第一百零七章 背叛者


小说:八零神医小娇媳  作者:种田妞
  八零神医小娇媳正文卷第一百零七章背叛者暂时不要订阅,还没有写完
  “族长,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些人看向京克炫。“你们族长身上差不多已经都是倭国人的血了,他应该不算是华夏人了吧!如果你们不相信,问问他母亲是哪里的人,奶奶又是哪里的人?或许当年他奶奶就是被倭国人播完种送过来的。不然他能这么快的投靠倭国?”张瑞也卖力的喊。
  “闭嘴!”一道声音伴随着一道针一样的真气朝着张瑞这边射过来。
  “牟!”洛天泽脚往地上一跺,对方的这道真气到跟前的时候散掉。震断了张瑞眉心的发丝。
  吓得张瑞整个后背汗湿。
  这时京家的修士这边喊声大震,朝着洛天泽这边的几人攻击过来,好在洛天泽几人已经集结成一个小型阵法,要是修为低的那些人过来直接放进阵法里面让洛晟西和洛晟南解决,要是结丹期的修士都是在外面解决,要是结丹后期的,都给洛天泽和齐璇解决。他们十来个人配合相当的默契。
  而京家的修士最终还是以筑基期为主,结丹的修士并没有多少,至于洛晟西和洛晟南别看年纪业务能力却很强,两个三个对付起来不在话下,要是放进四个他们也能勉强的应对。
  很快越来越熟练。不过这次不小心被放进一个筑基后期的,两人没有办法放了一个寒冰符,结果波及到自己人,差点被冻死,而后又放了一个火焰符,又累的人被差点烧死。搞得郑相烈恨不得把他们手上的符都收了。
  “不准在用符了!”
  “师父,那你们也看着点呀,别放筑基后期的进来,我们对付不了。”两人还振振有词。
  “这不这些人伪装的好,我们也一时不查。”郑相烈有些心虚。实在是看徒弟解决的太轻松想要看看两人的底线所以才这么“不小心”。
  眼看着京家的修士像被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倒下,京克炫也越来越心惊。他们没有想到这几个太阴司的人居然这么能打。
  一狠心,用刀划开手臂,顿时鲜血滴落下来。
  “以鲜血为引,诸魔伺身,群魔乱舞!”
  鲜血撒开,顿时被周围的魔雾吸收,只见魔雾中,出现一双双红色的眼睛。
  “这些是什么?”张瑞和郑相烈从来没有看过这些。
  “京克炫,你好样的,我说你们京家为什么要非要灭了三族,原来你们不是投靠了倭国,最终的目的原来是这些东西,简直好大的胆子。你们难道不知道把这些东西引过来,会让人族覆灭吗?你们这是要当人族的罪人。”完颜翎的话让京家的人都看向他们的族长。
  “小的们,你们也不用看我,这是我们京家家族的决议。你们也不用听完颜翎的话,我们世世代代守着,可是得到什么好处了没有?现在的环境怎么样?我们修炼到元婴又能如何?能飞升仙界吗?我们早就被仙界所抛弃了,既然没有希望那为什么不能走一条不一样的道路?而是一条道黑到底?我们修炼者最终的目的那就是飞升,既然无法飞升,我们辛辛苦苦修炼又为何?
  小的们,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只要我们打破那道结界,引异族进来,这个世界就会完全的不一样,就算是天道也没有办法控制。到时候我们想要飞升就飞升。”
  听着京克炫的话,齐璇只觉得荒谬,不由自主的她想起了上古时期好像也有人说过这番话的人,这是被异族所诱惑,全身心的背叛了人族之人的言论。
  想到这里,齐璇手中的捆仙锁瞬间朝着京克炫而去。
  京克炫吓得往后一退,虽然齐璇的气息之后结丹期,可是他本能的觉得此人危险,而且看到齐璇手中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不过害怕之后他心头升上来的却是狂喜。
  这东西肯定是一个宝物,只有至宝级攻击宝物,才会让元婴期的他感觉到害怕。
  捆仙锁没有锁住他,但是却甩在了这些雾气中。原本正在成型的魔物被捆仙锁一震,全都变成了之前的雾气,接着这些雾气慢慢幻化成了一幅幅画面。这些画面中人类痛苦的喊叫,人类修士和异族的打斗一幅幅的残酷画面尽现眼前,整个地面千疮百孔,根本不是京克炫所描述的那样。
  “不,这不是真的,这是假的!”京家已经有修士受不住画面中的景象大吼出声。
  “这就是你们所希望的世界吗?我告诉你们,只会比这个场面更加的惨烈,我们人族用了这个地方一般的气运这才铸成强大的屏障保住现在的生存空间,要是破开这个屏障你们想想那些虚空
  过完年,洛天泽把老爷子送了回去,他们要往更深处的深山前进,老爷子到底年纪大了,齐璇和洛天泽都觉得有风险,所以就把老爷子送回家。
  几人就继续往深山处前进,这次没有带老爷子,所以所有人都徒步前行,再往里面就算是汽车都没有办法进去了。
  洛晟西和洛晟南都背负了物资,往前进。虽然整个林海被大雪包围,但是他们这些人却走得大汗淋漓,这样的锻炼好处是直接的,这些人心境还是体魄都得到了锻炼。逐渐的变得凝实起来。
  以前在城市里面,这些人可都没有这样的机会纯粹的锻炼。
  要说这些人中谁最轻松,那就是常年在这里居住的孟丹巴古了:“以前师父也是这么锻炼我的。”
  一整天走下来,孟丹巴古都没有什么大的感觉,这里对他来说那就是家常便饭,他在林中找那些药材,有时候一找都是好几天,根本就没有注意时间。
  洛天泽本身特殊经历的关系,这雪地对他来说也是不算什么。不过其余的人就没有这么轻松了,张瑞这些年就给人看病,平常的锻炼也就爬爬黄龙山,其余的可就没有,而现在洛天泽又不准让他们用丹田,所以都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在撑,这走下来,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除了他,郑相烈也好不到哪里去,胸口剧烈的起伏,脸上身上都是汗水。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