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0章 乖乖的


小说: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作者:楠楠李
  黎墨:“……”
  许清知没打算再理会他,眼看着她马上就要走,黎墨连忙开口:
  “还能怎么着,不去见他不就好了吗?不去见他什么事情都没有!”
  许清知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径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黎墨气的牙根儿有些酸。
  这个女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当他说话是放屁吗?
  塞了两口包子,几口将粥喝掉,站起身,铁青着脸走出了病房。
  --
  许清知到楚亦病房门口的时候,病房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人。
  大都是年轻的女性,房门紧闭,但还是往病房门口那一方小玻璃面前真的凑。
  “真的吗?真的是楚影帝吗?”
  “是啊,我刚刚在门口差点跟他撞上呢!他就是在这间病房里。”
  “我是听说他到了容城,但是为什么会住院呢?”
  “不知道啊,我看他似乎是跟谁打架了,脸上和头上好像都受了伤。”
  “什么?打架啊?!那这个如果让媒体知道,是不是会把事情闹大?”
  “刚来容城就惹上了事,这事儿如果真的捅出来,话题肯定会火爆!”
  听到这些话,许清知心里一咯噔,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堂堂国际影帝,在容城跟人打架住进了医院……
  如果只是内地明星,都能引起一起不容小觑的轩然大波,更何况,他还是国际影帝。
  多少人等着抓他的小辫子,如果真的曝光出去,对他的事业,绝对是一记重创。
  神色有些难看。
  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因她而起,真出了事情,她根本难辞其咎。
  许是这里的情况引起了医院的注意,几个保安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衣着普通的人,似乎是楚亦的经纪团队。
  门口的人有些不甘心的散去,过程中还在打探病房里的人到底是不是楚亦。
  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保跟经纪团队统一都是“无可奉告”。
  等到所有人散去,许清知才来到门口,刚想要敲门进去,结果腰上突然横亘过一股力道,熟悉的气息传来。
  她转头,看到黎墨臭着脸站在她身边,长臂霸道的将她揽在身侧,察觉她看他,冷哼了一声。
  “不省心的女人。”
  许清知还在想着刚刚的情景,一想到是他将楚亦打的住进医院,有可能引起媒体的关注,她心情就格外不爽。
  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她抿了抿唇,横起胳膊,用胳膊肘用力怼了黎墨的腰眼一下。
  黎墨冷不丁受到攻击,身子下意识地躬了一下,神色有瞬间的僵硬。
  许清知冷看了他一眼,伸手敲响了病房的门。
  “该死的女人……”
  黎墨低咒一声,看到房门打开,许清知径自走了进去。
  门没关,他第一时间也跟了进去。
  坚决不能再放许清知和那个姓楚的男人在一起单独相处。
  楚亦的脸色格外不好,黎墨昨晚安排的护工还在,只不过神情有些不对。
  病房里还有其他人,大抵是楚亦的经纪团队。
  见到许清知,几个人打了招呼。
  许清知看到他,难免有些愧疚,“医生查房了吗?情况怎么样?”
  楚亦的助理根本不知道楚亦到底是因为什么住进了医院,看到许清知,有些惆怅的脸色还是扯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脸来。
  “许总,您怎么这么早来了?”
  毕竟是现在的“金主爸爸”,楚亦的性格,想让他讨好谁,简直比登天还难,所以应对这些金主,他们只能小心再小心。
  楚亦可以大牌,但是他们也不能跟着大牌。
  他们没有资格。
  虽然知道,他们跟许清知,完全就是一个相互利用的关系。
  没有楚亦,知沁公司的产品无法得到真正的新上市效果,销量就是一个很直观的问题。
  但是,谁让人家在合同上是甲方,他们是拿钱给人家办事的。
  许清知淡淡笑了一下,“知道楚亦住院,我自然要多多关心一下的。毕竟是我邀请他来容城的,出事我难辞其咎。”
  助理惶恐,“许总言重了,是楚亦惹了麻烦可能会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影响……”
  许清知扯了扯唇,没有直接说其实楚亦是因为她,被自己所谓的丈夫揍进医院的。
  “重要的是人没事。”
  “还好,没什么大事,一定能赶上我们的新品发布会。”
  “那就好。”
  楚亦冷飕飕看了她一眼。
  这女人,果然是个万恶的资本家,有利益的时候她首当其冲,一旦有了冲突,她肯定是逃的比谁都快的那个。
  他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为什么她不知道吗?
  避重就轻不要太明显好吗?
  “早饭吃了吗?”
  许清知轻声问道。
  “楚亦他脾气不太好,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许清知看了一眼脸色格外难看的楚亦,忽然想起来他一个绝对不能随便碰触的禁忌。
  那就是起床这件事情。
  他的起床气,绝对不是什么秘密。
  以前见到她,多少还能装出两分温柔情深来,现在,半厘儿都没有。
  挑了挑眉,“楚亦,早餐是一定要吃的……”
  楚亦斜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不吃饭没力气,打架还是会输……刚刚黎墨吃了很多……”
  楚亦嘴角抽了抽。
  这是直接刺激他?
  仿佛是完全在配合许清知一样,她嘴里的主角,下一秒便出现在了面前。
  助理完全不知道许清知劝楚亦吃早餐为什么要提到打架和黎总,一头雾水看到黎墨,连忙笑着朝黎墨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黎总,真是太感谢您能过来探望楚亦了……”
  要说容城,谁能不知道黎家的存在。
  楚亦快被助理的反应给气死了。
  黎墨完全一幅高高在上的矜贵姿态,淡淡点头,看了一眼楚亦,“毕竟是我妻子公司的代言人,过来看看是应该的。”
  楚亦:“……”
  这他妈夫妻俩个,一个比一个虚伪。
  心中怒气难消,不过转眼看到黎墨那张有些糟糕的脸,嘴角扯了扯,还是笑出了声。
  “你昨晚是被妖精吸了精魄吗,脸色难堪成那个样子?”
  黎墨脸色倏然一沉。
  众人朝着黎墨的脸上看了看,果然……
  憋着笑,不敢出声。
  “许清知可是典型的外貌协会,你这个样子,小心她真的因为你这张脸甩了你。”
  说着,楚亦转头看向旁边的助理,抚着自己的脸,“我的脸怎么样?”
  “楚影帝的脸时刻完美,就算是现在有伤,也是无可挑剔的病态帅气。”
  楚亦满意的勾了勾唇。
  的确,虽然说助理的话听起来很虚伪,但是却也是事实。
  楚亦的脸的确,即使头上包着一圈儿白色的纱布,脸上甚至还挂着彩,但是英气的五官却在这个时候透着一种野性美。
  看着他,就像看到了上学时期那种帅痞的男孩儿打架挂彩的样子,痞坏的样子是很多女孩子心动的样子。
  现在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不然,肯定有很多女孩和女人争先恐后,就算头破血流也得伺候他。
  “许清知你说,他说的对不对?”
  楚亦又转身问许清知。
  许清知点点头,“嗯。”
  话音落下,许清知便觉得自己身旁有一道冷飕飕的视线朝着自己身上刺了过来。
  楚亦的起床气似乎消散了,转眸挑衅地看着黎墨,结果看到那张本就难看的脸色此刻更加难看,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许清知,我真觉得你完全可以移情别恋了!来,睁开你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看,我跟他,到底谁跟值得你喜欢?”
  楚亦的话,让黎墨的脸简直难看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而他身边的助理,双脚一软,差点瘫软在地上。
  这他妈是什么神仙对话?
  什么叫做神他跟黎总,谁更值得许总喜欢?
  人家是公明正大的夫妻啊卧槽!
  他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知不知道如果传出去,会有什么糟糕透顶的社会反应?
  他是嫌自己的职业生涯太顺风顺水了吗?
  他有些害怕地在整个病房里看了看,只有一个护工,在那里始终一幅云里雾里的表情。
  许清知有些尴尬又无奈地看了一眼助理,没说话。
  黎墨上前将许清知揽进了怀里。
  眯着眼睛危险地盯着楚亦,“如果你不想把自己养进太平间,说话最好过过脑子!”
  助理抓住了床尾的栏杆。
  双腿在打颤。
  这明显觊觎人家的老婆,人家不生气才怪。
  他们这些在娱乐圈里混的,看起来表面风光,但是却也是软肋最多的存在。
  各个方面都被无限放大,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如果得罪了权大势大的资本家,分分钟能让你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们家楚亦性格的确张狂,但是这么多年在国外,一直在国外拍戏,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在国内,这也是刚回来,什么都还没有稳定下来,如果来容城一趟,惹上这么一个大麻烦,可让他们怎么活?
  “黎总别气,楚亦他只是在开玩笑。”
  黎墨冷冷看了他一眼,“我长着眼睛,他开不开玩笑我不知道吗?”
  助理快要哭了。
  “所以您别当真就好。”
  “哼。”
  黎墨冷笑,转头看向一旁的许清知,“看完了吗?”
  许清知看向一旁的助理,“你确定楚亦不会耽误新品发布会吗?”
  助理连忙道:“我已经跟医生确认过了,绝对没有问题的。”
  “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好多人聚在门外,关于楚亦住院的事情,你们想好应对对策了吗?”
  助理点头,“这个我们已经通知了公关部,方案很快出来,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许清知有些担心,一旁的黎墨却冷不丁道:
  “如果……有媒体说是楚亦第三者插足的话,你们想好该怎么应对了吗?”
  助理一个趔趄。
  “黎总,楚亦他不会的……”
  黎墨冷笑,揽着许清知转身,“你以为,他之所以住院是被谁打的?”
  话音落下,他已经带着许清知走到了门口。
  身后传来一阵“噗通”声,助理彻底瘫到了地上。
  一脸惊恐地看着楚亦。
  “你……你……不会真的……”
  楚亦被黎墨最后那句话气的够呛,“把早餐拿过来!”
  助理:“……”
  --
  回到病房,许清知要回家。
  黎墨不肯让她走。
  堵着门,压根儿不给她任何离开的机会。
  许清知站在门口,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又气又笑。
  “黎墨,你不觉得你现在很无赖吗?”
  黎墨面不改色,“无赖也是被你逼出来的!谁让你总是不安分!”
  许清知气结,“我怎么不安分了?!就算是不安分也是你逼出来的!所以最后还是你自己把你自己逼成无赖的!或许你本身就是个无赖!”
  “哈!”黎墨冷笑一声,“是,我无赖,你第一天知道吗?可你还是爱我爱到现在!”
  “谁说我现在还爱你了!你以前那么过分,凭什么让我从一而终的爱你。”
  黎墨脸色一沉,“不爱我爱谁?!”
  “世界上那么多帅哥!比你长的好看的多的是!我爱谁不好,偏偏死心眼儿爱你这个从头到尾只知道扎我心的男人?”
  黎墨挺直了身子,漆黑的眸子紧紧锁着许清知,“你……你他妈敢爱别人!老子都跟你表白了,你居然想要半路退出,是不是昨晚没被干够?!”
  许清知脸色倏然一红,“不要脸!”
  “要脸你能有儿子?!”
  许清知噎了一下,“……让开!”
  “不让!”
  “幼稚,无耻!”
  黎墨轻嗤一声,“许清知,你不要嘴硬了,你就是爱我!承认会死?”
  “不会死你这么多年都不说?!”
  黎墨:“……”
  “许清知你最近越来越放肆了!”
  “那你跟我离婚啊!”
  黎墨蹙了蹙眉,神色有些僵硬,“你能不能别再提这两个字了,我现在不想跟你闹。”
  “那你现在让我回去。”
  “你回去干什么?”
  “休息。”
  “在这里休息。”
  “黎墨……”
  许清知无奈,但是黎墨却突然直起身,伸手拢住她,低头啄上她的唇。
  “留下陪我吧,嗯”
  许清知没想到他突然转换了态度,抱着她没完没了的亲。
  她侧头闪躲,“你……”
  “我不想看不到你……很奇怪,我现在就想每时每刻看着你……乖乖的,你乖乖的,别再折腾我了……”
  【我知道某某是你们的心头刺儿,但是我总想让黎·作作·傲娇·毒舌·墨一点点暴露本性,展现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喜欢去爱人,还有他跟清知别具一格的相处模式,更有他现在每次都被清知逼的跳脚又无奈的样子哈哈哈~挺阔爱啊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