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她没有,所以没有否则


小说: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作者:楠楠李
  第971章她没有,所以没有否则
  佣人一边哭着,一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跑开。
  就连一旁闻讯急匆匆赶过来俞松都被自家先生的这一声怒吼都震慑的愣在原地。
  跟在先生身边这么多年,哪怕成功谈下一个期许已久的生意,还是攻破任何一件棘手的难题,最多也只是气场变得不再那么冷厉。
  就算一件蓄谋已久的事情失败,也只是见他的俊美的脸上彻底冷沉下来,沉稳冷静地找出问题,该处理的人处理,该解决的事解决。
  有时候,该隐忍的隐忍。
  就像忍着家里的这一颗颗定时炸弹一样……
  喜怒不形于色。
  他更知道繁星小姐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先生、
  情绪的波动,行为上的差异,每次他以为他见到的都已经是极限了。
  现在看来,还是他想的太简单了。
  繁星小姐在先生的心里,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种“可怕”的存在。
  事情发生,他刚刚还在提心吊胆。
  担心先生一边是完全不可抗力的亲情,一边是繁星小姐,他夹在中间,会陷入一种抉择的困惑中。
  不过看现在的样子,俞松心里陡然升起一阵寒意。
  子桡少爷,保不住了。
  薄家的动乱,或许……可能,要提前了。
  -
  沈繁星被薄景川的吼声惊得睫毛轻轻颤了颤。
  薄景川察觉到沈繁星被惊吓到,眸子一缩,线条绷的冷硬的俊脸一瞬间染上温柔和歉意。
  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发丝,声音柔到了一种低沉沙哑的程度。
  “抱歉……”
  沈繁星定定地看着他,伸出手想要触摸他虽然温柔但仍旧不减戾气的眉眼,然而手在半空中顿了一下,转而抓住了薄景川的衣袖。
  “我……我没有让他……碰……得逞……”
  薄景川看着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薄唇紧抿。
  看到他的反应和沉默,沈繁星的眸子缩了缩,抓着他衣袖的手不知道是该握紧还是该松开。
  “你不信我?”
  “我知道。我没有不信你。”
  他淡淡的声音带着冷意,揉着她发丝的手落到她的鬓角,碰触到她的肌肤。
  沈繁星眸子怔了怔,偏头,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脸颊偏离了薄景川的手掌,分毫只差。
  视线定定地望着薄景川脸上的每一寸的表情。
  在确定他的神色中没有任何质疑时,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嗯,我没有,否则……你不会再见到我。”
  失去了在他身边的资格,她也不会苟活。
  薄景川黑眸缩了缩,片刻恢复。
  嗯,她没有。
  所以没有否则。
  ……
  佣人很走心地叫了一个女医生。
  女医生在看到如此狼狈的沈繁星,心里也是一阵惊惧,给她处理了脚上的伤口,看了看沈繁星身上的青紫,紧绷的脸色微微送了下来。
  “最严重的伤是双脚,皮肉伤。身体其他地方看面积和伤势应该只是挣扎时被压制,碰撞的伤。身上有些烧,好好休养。”
  之后留了外敷的药,完成任务走人。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薄景川俯身抱她。“去房间。”
  而此时,俞松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医院袁慧昕打来了电话。
  救护车虽然到了医院,医生也就在那里等着,但是却没有一人敢给薄子桡做手术。
  薄景行高大挺拔的身形靠在急救室的门上,双手插着裤兜,视线扫过躺在急救车上仍旧昏迷不醒的薄子桡,漫不经心的俊美脸庞上,勾起一抹阴沉邪肆的浅笑。
  救护车可以叫,但是这跟救不救,完全是两回事。
  急救室的走廊里属于人行禁区,除了其他急救者的家属在等候区等着,一般很少人来这里。
  一整条几乎望不到尽头的走廊,其他家属也被这边诡异的场景吸引了注意力。
  明明急救车上躺着病人,医院里最权威的医生站成一排挺立在那里,却没有一丁点要救人的样子。
  真残忍。
  就像迷失在沙漠里濒临渴死的旅人,明明救命的甘露就在眼前,却只能看着……等死。
  希望,更绝望。
  老爷子的身体原因没能跟着来医院,电话打不通。
  跟在薄景川身边多年,这种事情,俞松自然办的利落。
  所有的电话,都被切到了这里。
  这件事情,当然不能经过老爷子。
  他刚刚设想先生的左右为难,也不完全没有道理。
  子桡少爷是老爷子的孙子。
  跟先生,跟二少爷,一样的,亲孙子。
  在繁星小姐这个未来的孙媳妇和亲孙子之间,老爷子的立场,根本无需多想。
  不过依照先生的行事作风,他想做的事情,自然要忽略掉一切障碍。
  包括老爷子。
  至于后果……
  先生也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
  把电话递给了薄景川,本就没有打算接的薄景川在看到沈繁星拒绝他拥抱时,还是接过了电话。
  “怎么?”凉薄的声音响起。
  “景川,景川我求求你,让医院给子桡做手术好不好,景川,他是你堂弟啊……你不能让他就这样死,不能呀……”
  薄景川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感情,凉的刺骨。
  “三婶,他擅自闯进我的院子,在我的院子里为非作歹。作为家主,他闯了禁区,挑战我的权威。作为男人,他差点动了我的女人,挑衅我的尊严。您说,我有什么理由还要去救他?”
  “弟弟,他是你堂弟啊。景川,就这一点,你就不能让他死啊……”
  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真的是唯一。
  “不要拿这个理由企图说服我。这样会让我更想弄死他。”
  既然是弟弟,他居然还敢染指他的女人。
  袁慧昕愣了愣,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景川,景川……”
  她跪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叫,然而薄景川已经挂断了电话。
  薄成江把院长的办公室砸了一个稀巴烂,也没能让院长松口,此刻走过来看到袁慧昕又在薄景川那里碰了壁,气的脸色青紫。
  “成江,怎么样?……去求爸,你快回去求爸,子桡是爸的亲孙子,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薄景川他是个疯子,他就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