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葛山村来人(五)


小说:秀才家的俏长女  作者:隽眷叶子
  “姐,还有呢,柳大伯还要让大江也去报考咱们族学,可惜咱们二房只有一人报考族学免费生的名额,所以大江子就算能考上咱们族学也得交一笔束脩,吃住还得另外交钱。
  大江好像不太乐意,我原先还以为大江如今不爱读书了,悄悄问过他才知道,他是担心家里供不起。唉,要是再有一个免费生的名额就好了!”苏泽臣像个小大人一样重重地叹了口气。
  苏族氏嫡支每房每年都可推荐一位免费生入族学就读,这在族里已经是上百年的规定,虽说也有例外却极少。
  虽说二房这些年从未用过这个名额,但是他们刚刚认祖归宗几个月就算有例外也轮不到他们这一房。
  苏云朵只当没听明白苏泽臣这小子的话,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苏泽臣暗自吐了吐舌头,刚才的话可不是他自己想要对苏云朵说的,而是苏诚志暗地指使的。
  虽说他觉得苏诚志说的没错,就凭苏云朵对族中的贡献,向族里多讨一个免费的名额并不是件难事,可是被苏云朵这么淡淡扫了一眼,就如同有只手掐住了喉咙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了。
  苏诚志自是将苏云朵的表情和眼神都看在眼里,知她并不赞同此事,只得暗自叹了口气,再不多话。
  族里刚刚才得了苏云朵的恩惠,他这里就琢磨着向族里多要一个免费生的名额,实在有携恩图报的嫌疑,不可取,很不可取!
  当然他是真的很想帮柳氏一把。
  毕竟他们在葛山村的时候多蒙柳东林以其柳氏族人的照应才能勉强活下来。
  苏云朵何尝不懂苏诚志的心思,事实上她也很想伸手帮柳东林一把。
  她很清楚虽说柳东林家在葛山村算是比较殷实的人家,可那也只是在葛山村,放在京城却只能在贫困线上挣扎,要在京城供两个人读书自是有相当的难度,更别说他们似乎还有进军京城并落户的打算。
  可是苏云朵又是真心觉得不好向族里开这个口。
  当年柳东林和魏大娘对自家又是送粮又是送被还帮他们阻止老苏家的迫害,对他们的确有恩,苏云朵却并不赞同苏诚志这样无休无止的报恩方式。
  再说报恩的途径多得是,更何况苏诚志将柳玉书送进国子监已经是对柳家最好的报答。
  恩要报,却不能无止尽。这是苏云朵的原则。
  万一养大了柳家的心,对自家可是一丝儿好处都没有!
  这世上白眼狼还少吗?!
  虽说现在柳东林和魏大娘对苏诚志是百般感激,谁知道以后会如何呢?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只要他们稍稍露出些难处,苏诚志就伸出援助之手,替他们解决困境,如此次次都能如愿,等到某一次不能如愿的时候,苏云朵真的不敢想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与其养大别人的心,倒不如从开始的时候就稳住,该出手相助时绝不手软,不该帮的时候也绝不伸手。
  柳东林既然敢带着大孙子来京城谋前程,自有他的考量,以柳东林和魏氏的处事能力,想必还是有些底气的,若不然能舍了蒸蒸日上的葛山村的村长来京城吃辛苦?
  苏云朵只愿自己想多了,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人心这东西太难把握,不是有知人知面难知心之说,又有人心不足蛇吞象之说嘛,还是谨慎些为好!
  当然苏云朵也不是完全不帮,没有免费生资格,却能不动声色地替柳沛江在族里说句话,待他进了族学之后让族学的先生们多些关注,也许比给他一个免费生考核机会更实在。
  对于爹娘事先什么都没说就带着侄儿来京城,柳玉书自是有颇多不满。
  爹娘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作为儿子柳玉书心里再清楚不过,让他庆幸的是,爹娘最后没有为柳沛江向苏诚志提什么要求,反倒是替柳家林说了许多好话,否则柳玉书觉得自己都快没脸见苏诚志了。
  苏氏族学的入学试要到年后,大约是在正月二十左右,柳家林因要迎考,一时间没再提见张平安一事。
  不过苏云朵在得知柳东林等人来京城之后,就决定要解决张平安的身契问题,自是特特地传了消息给张平安,告诉他柳东林和柳家林来了,让他务必进城过年。
  张平安收到消息还真没有耽搁,他赶到东明坊的时候,苏诚志正好带着儿子们参加族里的祭祀活动回府。
  张平安来了,苏诚志和苏云朵自是要与他见上一面。
  此前她已经与苏诚志谈过归还张平安身契之事,也与苏诚志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当时苏诚志只担心一件事,那就是生怕陆瑾康知晓后会不高兴。
  毕竟当初张平安的身契是陆瑾康签下之后交给苏云朵的。
  苏云朵却不以为意,当初陆瑾康之所以签了张平安的卖身契,一是出发在即,没时间让苏云朵犹豫不定,二也是烦了张家。
  当初陆瑾康将张平安的身契交给苏云朵时,就说过苏云朵想如何处置张平安都无需问他,他也无意过问。
  苏云朵的心里一直抗拒张平安卖身给自己为奴,虽说接了张平安的身契之后,却一直没有去官府落契,故而张平安虽自称为奴却并非奴藉。
  除夕这日虽然各种忙,得知张平安到了,苏云朵特地让秋喜带他到外院书房说话,苏诚志自然也在书房,一是为了避嫌,二也是为了增加说服力。
  父女俩与张平安谈话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大约一刻钟左右。
  张平安出了书房,依然由秋喜送他去客院与见柳东林他们,也算是让他在异乡他地团个年。
  张平安并没有接受苏云朵归还的身契,不是他不心动,而是有太多的顾虑。
  他自卖自身跟着苏家来京城,目的就是远离葛山村的那家人,若是让他们知道他其实并没有卖身,还被苏云朵看重当上了酒坊的管事,必会如嗜血的蚂蝗一般举家前来依附,然后重新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让他再不得安宁,到时候必定也会吵得苏云朵不得安宁。
  他绝对不能再过那样的日子!
  在他有绝对的能力和手腕碾压那一家人之前,他还是安安生生地给苏云朵当奴才。
  他与柳家林不一样,柳家林爹娘的愿望是柳家林能够光宗耀祖,而他的爹娘是希望他能够好好地活下去然后传宗接代。
  苏云朵对此深表遗憾,却尊重张平安的选择。
  细想之下,张平安与柳家林的确不一样。
  虽说两人都是父母双亡,可是柳家林身后有柳氏一族的支持,而张平安身后却有一家对他虎视眈眈的所谓亲人。
  就算她再想为弟弟们铺路扩展人脉,也得对方乐意,再说酒坊有张平安替她守着,的确更让她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