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 乌羽的来信


小说:掌家小农女  作者:南极蓝
  “太好了!”小暖连忙把信取过来,展开细看。
  小暖与三爷成亲之前,很怕害怕乌羽会冲动地跑回来观礼送礼。因为乌桓成亲那日,小暖曾与乌羽在乌府巧遇。论关系,三爷成亲,乌羽不可能不会来,但京城对他来说就是龙潭虎须,小暖真怕他回来后就回不去了。所以成亲那日没见他来,小暖不觉得失望,反而觉得很开心。
  第二日,小暖查看各府送过来的礼品时,将名单从头看到尾。她找到了金吾卫大将军乌桓,找到了漠北主帅藤虎,甚至找到了被贬去漠北的前羽林卫大将军高冲的名字,就是找不到乌羽。
  小暖去问三爷,三爷也没能给出一个能让她安心的回答。时隔近月,乌羽终于有消息了,怎不由得她激动。小暖展开,只见信上写道:
  三嫂:
  未能陪着兄长迎嫂夫人入府,弟羽甚愧也。羽本已备薄礼,不料归京途中与契丹盗贼狭路相逢。羽不能敌,败走荒野,终得出时吉日已过,羽抱憾而归。
  途中,羽与三嫂师门中人相遇,得知李家诡计。羽随道长同至于田,密审得知李家与琴鸣山玄孚有旧,玄孚入京所图,愈加扑朔迷离,三嫂慎之。
  羽将李家家财尽数归敛,不日将运至京城,聊做贺礼。被契丹夺走之物,羽当跨马持枪取回,送与侄儿玩耍。
  弟羽,拜上。
  小暖将信仔细看了三遍,寥寥数语却也读得她心情几次沉浮。
  将信给三爷看过,小暖怒道,“乌羽进京途中遇契丹军偷袭,这不可能巧合,三爷可知是谁暗中使坏?”
  三爷点头,“已查知这批契丹人与贺蓝与金竭有关,乌羽能从他们手中逃脱已是万幸。”
  贺蓝是柴严亭的心腹,柴严亭死后,其旧部大半归贺蓝指挥;金竭是柴严亭手下武功最高的打手,听说武功比玄迩不弱。他们带人截杀乌羽,定是为了给柴严亭报仇。因为柴严亭是想拉拢乌羽入伙时被乌羽刺伤,之后伤情恶化不治,才冒险入京,死在小暖手下。
  柴严亭的人,一定恨透了乌羽。小暖皱眉,“贺蓝不急着找圆通,却去找乌羽的麻烦。三爷,咱们不能饶了他!”
  乌羽遇袭九死一生,三爷当然也很生气,“我立刻加派人手去漠北保护乌羽,再令兵部下令析津守将,让他带人搜寻截杀契丹军。不过,贺蓝狡诈,抓他并非易事。”
  “三爷,我能不能透过贺青安插在咱们这边的探子给贺蓝送信,就说如果他再敢找乌羽的麻烦,我以后就从圆通身上找补回来?”小暖开始想办法。
  三爷反问,“你会么?”
  呃……小暖低头,因为贺蓝追杀乌羽,她就去为难圆通,这样的事儿她还真干不出来。这些人也相当可恶!
  小暖转念一想,还有一种可能,“或许,我真气不过派人去为难圆通,也是正中贺蓝的下怀。他们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圆通,将他接走。”
  这一年多来,贺蓝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圆通的下落,小暖一家身边的探子就没断过。前两日,小暖听大师兄说,金竭还曾偷偷潜入上清宫搜寻,此人能入上清宫还活着逃出来,也是相当了不得了。
  三爷推测道,“柴严亭杀君岳,绑走严景,随后放出严景是清王之子、圆通才是真正的七皇子的假消息,这一系列的行为足以说明,他在临死之前制定了周密的计划,他想给圆通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造势推圆通上位。”
  “柴严亭杀君岳,就是为了逼反柴严昌。柴严昌反,蒋常胜和勒峻必起兵追随,匈奴和契丹也回趁乱入漠北。待西北和漠北两地大乱,圆通就能趁乱而起,成就一番霸业。”
  “谁知柴严亭的计划还没展开,圆通却失踪了,让柴严亭的计划落空。”小暖觉得师祖这招釜底抽薪用得实在是妙。不过,“圆通身俱佛性,与世无争,就是他不失踪,也不会听柴严亭的,令生灵涂炭。”
  见小暖一脸笃定,三爷暗道这小丫头还是嫩了些,“圆通年幼,生性单纯。能令封江兆、袁天成和柴严昌都为他所用的柴严亭,要说服圆通为父母、兄长报仇,犹如探囊取物。若我所料不差,柴严亭应给他留了血书和父母的遗物,甚至还有当年伺候清王妃的仆妇跪诉清王妃等人之死状,令圆通心性大乱。便是圆通心志坚定不肯妥协,贺蓝和金竭也能架他上位,结果还是一样的。”
  小暖辨无可变,“但愿圆通能在外边多待几年,待风平浪静后再回来。”
  她实在不想看到那个眼里带着星光,连一只鹅都不舍得杀的小和尚双手沾满鲜血,走上复仇之路。
  小草还等着他回来,给自己做上门女婿呢。若是圆通真的踏上复仇的血路,他与小草就不可能在一起了。
  三爷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无牙道长那边还没消息?”
  小暖摇头,“再过几日出海的商船该回来了,且看展聪他们有没有什么消息吧。”
  去年春末,小暖派展聪、玄澄和刘守静一起出海,如今转年入夏,他们的归期终于临近了。
  待商船归来这日,小暖带着妹妹在岸边等候,此时码头上已经站满了各商号的人。这些人齐刷刷地给小暖行礼,小暖颔首,在人群中搜罗了一圈,走到赵书彦的父亲赵令行面前,与他打招呼。
  见一身郡王绣龙袍的小暖过来给自己行礼,赵令行连忙深揖还礼。小暖今非昔比,站在她面前,被她身后这一大群人盯着,赵令行手脚都不知往哪放。
  在三爷的严令下,小暖出门随行的,除了带着玄舞和两个贴身丫鬟外,还有二十余人的护卫队,这些都是以一当十的高手。他们无声无息地站在小暖四周,就让人觉得压力十足。
  小暖看出赵令行的不适,便笑道,“伯父,小暖去那边跟几个熟人打招呼。”
  目送小暖离去后,想到府中虽然装得镇定却苦闷异常憔悴不堪的儿子,赵令行心里难受,转头望着茫茫江面,深深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