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领袖


小说:网游之亡者征途  作者:千江花火
  “他的子民尊称他为‘领袖’。请”
  领袖……
  异界生物的统治者?!
  斯特润姆尖叫一声,抱住费马,死不撒手。费马埋怨道:“你反应慢一拍啦!也太丢人了!”然而颤抖的双腿出卖了他,让他的呵斥全无底气。
  两人又敬畏地看向莱布尼茨——陛下居然认识领袖?而且领袖也对陛下有印象?
  “你们一定很好,我和领袖之间有什么关系?告诉你们也无妨。”
  莱布尼茨用梦呓一般的语气,娓娓道来。
  …………
  那是“末日交锋”的战场。
  战况已经达到白热化。永恒大帝身先士卒,以一己之力迎战来自异界的两位王爵。因为后勤几乎打光了,作为后勤总管的莱布尼茨终于得以从繁重的任务脱身,投入战场,与战友一起抵御悍不畏死的异界先锋。
  忽然,在战场的边缘,一个时空虫洞打开,飘出一团白光。它的到来引起异界生物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这是王爵都不能享受的待遇。
  永恒大帝咆哮道:“那是领袖!进攻!胜利在前方!”
  死灵军队也发出层层叠叠的啸声,与异界生物的浪潮剧烈碰撞。
  莱布尼茨没有多想,一声令下,无暇憎恶以肉身堆积成塔,他站在塔顶,扛起专属武器——魔导炮“亡者呼声”!!!在死灵王者的驱动下,暗元素魔法弹肆意泼洒,像一道黑珍珠链子,在半空跨越数百米距离,甩向漂浮着的领袖!亚神器级别的杀伤力,绝对可以对领袖造成伤害!
  结果魔法组成的链子直接从领袖身穿过,仿佛领袖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又或者只是个幻影,谁也无法干涉。是“亡者呼声”没有杀伤力吗?不对,被扫到的异界生物全都当场暴毙,怎么领袖毫发无伤?!
  战场不容犹豫,莱布尼茨没有气馁,魔导炮的核心积聚能量,准备释放。只要杀了领袖,战争可以结束。
  然后领袖面前出现了另一个虫洞。
  正眯着眼瞄准的莱布尼茨诧异地放下炮筒。他看到虫洞里站着一个人,和他一样发色银灰如金属,和他一样面容略显瘦削,和他一样身材精壮,也和他一样,头发梳得很整齐。若要说有什么不同,那是对方褪下了军装,眼里再也没有锐气,有的只是无言的淡漠。
  那是一个陌生的自己。
  为什么……会看到另一个自己?
  另一个莱布尼茨只看了这边一眼,便开始与领袖交谈,而领袖似乎做出回应了。由于战场过于混乱,导致灵魂力场覆盖不均匀,莱布尼茨完全听不到那两人的谈话内容。他觉得极其荒谬。他确实站在这儿,与异界生物对抗,那么与领袖交谈的是谁?
  “杀过去。”他咬牙道。
  无暇憎恶在他的命令下,硬生生用身体在浪潮破开一道缝隙,艰难地往虫洞靠近。如此猛攻并非莱布尼茨的指挥风格,何况无暇憎恶的用途广泛,实在不应该浪费在白刃战,可莱布尼茨心目已全无大局。他必须解开这个谜,纵然大帝也不能阻止他。
  新虫洞很快关闭了,领袖转身飞走,从原本的虫洞里回到异界。领袖离开后,异界生物竟然开始撤退,所以莱布尼茨得以赶到既定地点。在尸骸之,一枚小巧的机械装置反着光,捡起一看,面写着“黄昏帝国费马”。
  战役莫名其妙地结束了。不,不止是战役,在零星几场小规模的冲突后,整个“末日交锋”都进入了尾声,好似异界生物后劲不足。尽管所有人都认为是死灵生物的功劳,但莱布尼茨知道,不是的。是领袖决定停战。
  领袖为什么停战?
  他的目的达到了。
  他有什么目的?
  他的目的是来到乾坤世界,然后打开一个虫洞,去见另一个莱布尼茨。
  想通这点,莱布尼茨此后几乎是陷入绝望之。他为了证明这只是自己的错觉,私底下找两位好友确认,结果发现,因为角度问题,大家都只能看到领袖打开虫洞,却看不到领袖在干什么。莱布尼茨只能隐瞒事实,并被这个秘密折磨灵魂。他感觉“异界交锋”是一个阴谋,而乾坤世界只是阴谋的一部分,所有人都被利用了。战争还有意义吗?再打下去,乾坤世界得到的是自由,还是死亡?
  无法把痛苦分享给他人,以至于痛苦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压垮了莱布尼茨。他向永恒大帝汇报,说自己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已经不配再成为死灵王者了。永恒大帝表示理解,解除了莱布尼茨的兵权,却没有剥夺其王权,只让他去后方好好休息,争取早日把心境调整回来。
  莱布尼茨离开前线不久,获悉“末日交锋”彻底结束,他心想,既然世界和平了,不如集精力钻研那个谜题,或许能有所发现?他带着疲惫的灵魂离开故土,躲起来做研究。等到他重见天日的时候,才发现,永恒大帝被其余神明围攻而陨落,死灵阵营不复存在。
  他变成孤身一人。
  他陷入深深的自责。如果他没有离开,该有多好!起码他还可以死在战友身边!起码他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都能对得起他的灵魂,他可以大声说:“我为保卫我的神明而死,我的灵魂光辉荣耀!”
  睁开眼睛,世界剧变。一切都成了昨天,但愿望没有实现。还想看看父母,还想走在海边;还想再见那人一面,还有一句问话留在心田。回来,我不相信事过境迁……
  …………
  深远的记忆让两人仿佛琥珀里的虫子,连灵魂都陷入悲哀,动弹不得。
  “刚才他打开传送门的时候,你们看到门对面了吗?”
  “没有,陛下。”
  “是啊……没有我以外的目击者,搞得好像是我臆想出来的一般。幸好我有证据。那天我捡到了一个小玩意儿,尽管我没有把它带在身边,但我画下了它的结构图。”
  莱布尼茨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交给费马。费马打开一看,便叫道:“这确实是我设计的微型动力炉!哎,我那个呢,刚才明明还在的,书呆子你见到它了吗?”
  “它已经掉落在过去,被以前的我捡走了。它是一个线索,所以我一直关注着黄昏帝国。实话实说,我之所以邀请你们前来钢铁都市,
  /52/5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