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节 张刀虎的故事 新


小说:灵拳天行  作者:火云邪蛋
  小北宫颤抖着站起来:“北宫……北宫……哈哈哈!可是北宫带给我什么了!兄弟姐妹?他们算什么!爹娘?他们做了什么!家主?狗屁!他们只知道欺负我,克扣我,他们从来都看不起我!没有一个人看得起我!没有一个人!”
  “别的少爷从小就服丹习武打基础,每月有练气丹和玉粉,我呢?从五年前,我小娘过世的时候开始,我就没见过月例银子!我就没见过月例丹药!我不是不想好好读书习武,可是我没办法!我九岁的时候,在家族大比中打伤了五哥,我在擂台上堂堂正正获胜,竟被扣光了奖励,说我不顾兄弟情谊,打伤兄弟!可他呢?在我之前,他打伤了好几个兄弟,有谁说他的不是了?以前不让我做北宫,凭什么现在让我做北宫!”
  张孝恒冷冷地说道:“五少爷是家主之子,主母所生,正统嫡系,你算什么?”
  “对!就是因为这个!就是这种嘴脸!我受够这种嘴脸了!我凭什么要替他们报仇?他们都是罪有应得!”小北宫气喘如牛:“我现在,只想活下去,我不想替他们报仇,我有什么错!”
  “说的对,你没错。”张孝恒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他把伤药往创口上一裹,一碰伤口,肌肉就是一阵收缩,但他眼都没眨一下:“所以你就自暴自弃,甚至不顾一切?你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你兄弟姐妹对你不好,你家里对你不好,你家主对你不好。可是就算再不好,你依然是上族北宫,依然是四代高贵,现在,你依然是最后一个北宫。”
  “……”小北宫低着头,梗着脖子:“那又有什么用呢?”
  “呵。”张孝恒冷冷说道:“你说了那么多,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嗯?”小北宫抬起头来,脸上全是不解。
  张孝恒回忆了一下这个张刀虎的经历,缓缓说道:“十四年前,我进了北宫家,没有任何修炼,没有任何丹药,也没有半本武典,我被扔进了血犬营,知道什么是血犬营吗?一直不给饭吃,十犬相争,最后活下来的那个就是血犬。”
  “当时我六岁,那一笼共有五人五犬,不错,我们也被当成了犬……血犬营的规矩,如果活下来的是人,则送入战刀营,通过考验可以入战刀派;如果活下来的是犬,则送入警犬营,我活了下来,所以,我被送到了战刀营。”
  “即便送到了战刀营,我们这样的人也一样没有练气丹,一样没有武典可学,一人只有一把刀,可是一百个人的战刀营,每天只有五十个人的食物,就这样,我们饥一顿,饱一顿地挺了半年,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整个战刀营就开始内斗,我们以为杀了别人,自己就可以吃饱……但我们都错了,那一次,打到只剩十个人,可我们只吃了一顿饱饭,到了第二天,我们又补了九十人,又是一百人……”
  “后来大家明白了,想要天天吃饱,就要天天杀人,每人每天,至少杀一个人。”
  “……”小北宫听得一阵窒息,每天至少杀一个人?有人在那样的环境里活下来,他会有多可怕?
  “一年后,我活下来了,因为我们的教官被我杀掉了……”张孝恒回忆着张刀虎的记忆,心中难免颤抖,他也经历过血杀营,可是墨玉的血杀营为的是培养人才,这个战刀营却仿佛以看着孩子们自残为乐:“本来,因为我,我们这一批人全都要处死,可是北宫破大人看上了我,他说我武功也许比他还高,所以他留下了我……”
  说到这里,张孝恒的眉头一直皱着,显然,他也不喜欢这个张刀虎的人生观,从小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他的观念已经极为扭曲了:“跟着北宫破大人,我得到了丹药和武典,但对我来说,最关键的是……可以吃一顿饱饭。”
  小北宫颤抖地问道:“你……你的武功比二伯如何?”
  张孝恒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我想,我是不如破大人的,但若将我和破大人一同放到一个房间里分生死,我会是活下来的那个。”
  “……”小北宫窒息了,这个张刀虎说得如此肯定,完全没有半分怀疑,他在陈述一个事实,即便我武功不如他,但是我就是能活下来。要知道,他说的那个人,可是北宫家主的两大臂膀之一,北宫破和北宫幻可是架着北宫家成为一方霸主的强人,他们可都是武功绝顶的人物,可是眼前的男人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张孝恒说道:“我不在乎你报不报仇,替谁报仇,我之所以救你出来,除了因为你是最后一个北宫以外,还因为,你说了,你想要活下去。”
  小北宫跪倒在地,半天无语:“可是……我该怎么活下去?”
  “弱者,没有资格选择活着的方式。”张孝恒说道:“我们的敌人是星旗,你投降星旗,他们不可能当你是自己人,即便此时不杀你,万一哪天想起你这个北宫独苗了,他们就会一刀把你了结了。北宫在这此地经营多年,虽死不僵,暗地里还有许多人躲开了星旗的杀戮,如果你降了,你的投降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让很多原本不必死的人们为了你而现身,为了你而死掉,而北宫家势力残存下来的人,估计找不了星旗的麻烦,只会以你为目标。星旗可能会莫名其妙杀了你,北宫残余会千方百计杀了你,作为降者,你里外不是人。”
  小北宫哭道:“可是……我北宫家的祖先北宫行也是一个降将啊!”
  张孝恒脑中迅速翻了翻北宫行的资料,他闭上眼,好片刻才再次睁开,然后他二话不说,冲着小北宫脑袋就是一个暴栗“啊!”。
  “你还有脸自比先祖?”张孝恒怒道:“北宫老祖与你有本质的不同,他的降是成全了忠义,投奔了明主,自此北宫家飞黄腾达,你呢?你的降,毁忠灭义不说,甚至连自身都不能保全,既下作又不智,如此行径,安敢自比先祖!”
  “我……”小北宫顿时泪奔了:“那我该怎么办?”
  ……
  力之试炼场,鬼鬼吹了吹鼻血,按了按青肿的脸:“哼!肌肉巨魔又怎样?还不是被我打败了!这个力之试炼场一点儿也不难!还想对付我鬼鬼!”
  低头看,原来三个肌肉巨魔也被揍得倒地不起,与那三个肌肉牛头人作伴了。
  谁知这时——“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又是那熟悉的台词,又是那熟悉的配方,这次,从阴影之中跳出了三个肌肉光头男,还是熟悉的味道,只不过这回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