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事与愿违


小说:三国主播大传  作者:醉影踏清风
  “你这是典型的婚前恐惧症,休要想太多,更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毕竟天底下还是疼媳妇的好男子要多的多,就比如大嫂二嫂,跟着你两位哥哥当下不是过的也很好吗?”秦飞道
  “她们还算幸运,两位哥哥秉性不坏。即便如此又能如何?还不是婚后围着丈夫转,产后围着孩子转,可以说一生都是在为别人而活。年景不好之时更是凄苦,拼命也要将最后一口粮食留给孩子,宁可自己活活饿死……”洛儿痛苦道
  “原来你一直对你娘的死耿耿于怀啊?母亲就是这般伟大,母爱更是世界上最无私,最伟大的爱。而我华夏伟大母亲更是其中翘楚,这等美得自古流传至今乃是传统美德,日后更会一直流传下去,千年万年皆不会改变。”秦飞感慨道
  “话虽如此,但每每想起母亲洛儿都会害怕,更怕嫁人。一旦嫁了人真的会失去好多好多。”洛儿纠结道
  闻言秦飞也只有一声长叹,而后斟酌了一番言词开导道:“确实,女子一旦嫁人便如你所说为别人而活了,更是会失去无比宝贵的自由。孩子就像是女人的枷锁,一旦出生便将母亲牢牢的锁住了。”
  “特别是你这般,出嫁前乃是一家人的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对于婚后那等落差感难以接受也属人之常情。”
  “但做人总要面对现实,每一个孩子的梦想都想快点长大,而长大之后的梦想却是想永远长不大,永远都是孩子。”
  “像你这般,日子虽然清苦,但却是被团团宠爱与幸福环绕,过活的自然是轻松惬意。可这一切不过都是虚幻的泡影罢了,迟早会彻底破碎。”
  “随着岁月的流逝老爹将会一天天老去,没有了老爹这根擎天柱的支持这个家迟早会散。两个哥哥都将会为自己的家庭而拼搏,而那时的你又当如何自处?还想做哥哥们的小公主?恐怕那时哥哥们都有属于他们真正的小公主了,对你即便再如何的宠爱终究不及自己的亲生女儿。”
  “岁月继续流逝,哥哥们的子嗣都已长大成人,反观你自己却是仍旧孤零零一个人,没有伴侣,没有子嗣。有的只是无尽的孤单与落寞……”
  “就为了眼下这几年不切实际的泡影生活,落得一生孤苦。你感觉值得吗?如果你感觉值得,本公子也愿意成人之美。给你个妻子的名分之后离开。这样你身为有夫之妇便不会再有人让你嫁人了,你可以一直过这般无忧无虑的泡影生活直到泡影彻底破碎为止。”秦飞道
  闻言洛儿简直如遭雷击一般顿时愣怔在了当场,必经之路就是必经之路。没有人可以避过的。
  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也确实是时候该醒转了,若是这般生活真能永远过下去的话,天下间不出嫁的女子该会有多少?
  “你当真舍得将我留于此处而后洒然而去?”洛儿道
  “人啊,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本公子虽不济,但身边却还是不至于会缺女人。与其带走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女人,反倒不如把这一切当做一场美丽的邂逅。缘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走的时候不会带走一缕烟尘。做人就应该豁达一些,不要太累,顺其自然。是你的走不掉,不是你的强求无意。是不是这个道理?”秦飞洒然道
  “心态好的简直就像是来凡间游历的神仙中人,还真是率性而为放荡不羁。”洛儿语气酸酸的道
  “这次算你说对了,哥哥我就是来游戏人间的神仙。缘起缘灭就是那么一回事,还是那句话,想要随我走便心甘情愿,想要留下来哥哥成全你。人生大事不容草率,你可要斟酌清楚在做决定哟。”秦飞一副吊儿郎当的口气道
  “嗯。”洛儿低低的应了一声
  “被你这么一闹也无心烹饪了,鸡捞出来之后沥干水分。锅中放一蒸屉将鸡放进蒸屉中,将蔗糖置于锅底,盖上锅盖后起火。大概小半柱香的工夫就好了。行,你自己玩吧,本公子要去睡觉了。还有,刚刚烹煮鸡的汤底最好保存起来。那可是个好东西,日后用它烹煮肉食会越来越美味。烹煮时稍稍加一些香料与盐巴即可。经常烹煮肉食的话,时间一长这锅汤自然就会升级为老汤了。老汤可是厨师手中的瑰宝,当今天下应该少有人会熬制。唉,走了。”言罢秦飞直接洒然而去。
  看着那道洒然而去的身影消失的地方洛儿久久不语,满眼尽是复杂之色……
  “如此一位有天分的厨师媳妇说放弃就放弃了?”秦飞刚刚走出厨房,一直鬼鬼祟祟偷听的吕雙便立即跳出来打趣道
  “心不在我身上,即便再好,留在身边也始终是一桩大麻烦,不要也罢。”秦飞随意道
  “无非就是年纪小,涉世不深罢了。只能说有些天真,舍不得放弃这般小公主的生活罢了。大一些自然就懂事了,夫君又何必这般没耐心?一言不合就放弃呢?”吕雙不解道
  “我与常人不同,没有太多时间花费在稳定后宫上面。有时候天真才是最可怕的,她会认为是我破坏了他之前美满的生活,心中难免会生出委屈。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若忙于公事无暇开导的话,这股委屈很容易演化成为怨气。到那时就有的玩了。”秦飞苦笑道
  “夫君这是杞人忧天吧?以夫君的为人又不会亏待于她,哪里会有那般严重?”吕雙不信道
  “你还别不服气,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难猜的。一旦生出怨气自然会越积越深,到最后直接弄些甜羹什么的直接毒死我都不无可能。即便是退一万步说,不至于那样,但心中存有委屈的人又岂能与我融洽相处?势必会碰面就别扭。即便无伤大雅,但起码也会影响心情的好吗?弄一个影响心情的人放在身边,我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吗?”秦飞翻白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