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该孤等了


小说:吕布之雄图霸业  作者:东逝水
  章陵城头燃烧着滚滚黑烟,城头上的战旗早就换成了高字。
  “报~将军,后方~后方吕军大将赵云率领七万大军截断了我军后路啊。”
  刚刚从章陵选择撤出来的岳飞听到斥候的禀报后,猛然瞳孔一惊,而脸上却未露出丝毫惊慌之色。
  望着眼前诸将,岳飞淡定的指挥大喝道:“赵云所带兵马绝对不多,大军集结一鼓作气冲杀出去。”
  诺!
  回眸一望,狼烟四起的章陵令岳飞眼底蒙上了一层阴霾,铁血高顺果然名不虚传,尤其是那陷阵营他总算是亲身体会过了。
  “将军,大军已经集结了。”
  “好!传令三军连夜撤往襄阳。”
  章陵城内大火弥漫,大街小巷中到处都是吕军在屠杀慌乱的江东军。
  “哈哈~将军,岳飞已逃了,哈哈~”
  “是啊将军,咱们终于拿下了章陵城。”
  残破不堪的城墙上,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恶臭味,而高顺却淡漠屹立在城头上,遥遥望着城内的景象。
  “大王有令,召集三军追杀岳飞!”
  诺!
  “可将军,城内依然有不少乱军啊。”
  猛然间这位刚刚提出意见的校尉被高顺淡漠的双眸一望,顿时冷汗直流,紧张的低下了头,双手抱拳沉声道:“末将遵命!”
  “城内留下一万大军足矣,其余将士追杀岳飞!”
  诺!
  夕阳似残血,章陵、襄阳两地间杀伐飘荡在孤寂天地间,大地上的血色与黄昏的夕阳相互映照着。
  襄阳一带!
  杀声震天,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西山只露半个红色的太阳时,大地上黑压压厮杀的将士们厮喊声更是有些虚弱沙哑。
  “该死的!”
  刘辩懊恼的跺脚,远处烟尘滚滚下已过了好一会,可依然没有出现敌军的骑兵,他明白这是吕布的虚招。
  吕布的骑兵依然还蜀军挡在新野一带,而他与刘备却因着虚招白白浪费了小半个时辰。
  若是平时还无碍,可此时太阳已快消失,待夜幕降临后眼前的战火谁也说不上来下面的发展。
  “大王,快入夜了。”
  刘伯温沉默的摇头叹气,最后一句提醒下,刘辩听后更是有些愤怒,可他却知道天黑前若是还不撤出这场混乱的厮杀,恐怕会出现哗变。
  “传孤令,后军三万先行撤退!”
  诺!
  咚咚!
  擂鼓声下,远处战场上江东竟然开始撤兵了,在这等几十万大军厮杀的战场上,撤兵比进攻更加复杂更加困难。
  当看到江东军准备撤兵时,贾诩长长松了一口气,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赶紧对着身旁的士兵说道:“快~快给大王传令,江东准备撤兵了。”
  诺!
  随着江东军的动向,刘备也是不甘心的狠狠挥下了手臂,传令缓缓收兵。
  蜀军!江东军!双方开始从大后方的军阵撤兵,先是试探性的双方各自撤回了几万大军,然后二人都直勾勾的盯着战场上的吕字战旗。
  若吕布依然还是选择冲阵,那么他们也绝对不会留手,他们怕出现哗变,难道吕军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漆黑的夜幕下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还激战了一日,人困马乏下,夜幕下的激战稍微有些风吹草动都会引起骚乱。
  “大王~大王,蜀军、江东准备撤兵了。”
  屹立在军阵前线的吕布冷静的指挥三军冲杀,当听到亲兵的禀报后,顿时眉头露出了一股轻松之色。
  “传孤令,三军稳住阵脚!防守!”
  御!御!御!
  接二连三的大吼下,引起了几十万的吕军的嘶吼,在震天的咆哮声下,无数的吕军选择了三五成群结阵,冲锋的脚步更是停留下来。
  而厮杀惨烈混乱的战场上,吕军听到这海浪般的啸声后,一个个分别停止了冲锋的脚步,反而有些隐隐约约的后退的迹象。
  冲到一起容易,分看却难的很!
  双方大军都在克制的分离,吕军与蜀军和江东军三路大军后方的不断的开始后撤士卒。
  密密麻麻的大军分别在后方列阵,前方的将士们更是不断的减少。
  当夕阳之露一个尖时,三王的大军才堪堪撤退了一半以上。
  吕布、刘备和刘辩三人都克制的压制着下令冲杀的欲望,而后退下来的士卒一个个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的模样。
  激战一日,他们早就人困马乏疲惫不堪,干裂的嘴唇,沙哑刺痛的喉咙,显示出他们几乎已到了极限。
  黑压压的大军犹如潮水般退去后,三路大军交锋的战场上狼藉一片,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凌乱的刀枪剑戟更是散落了一地。
  痛苦的呻吟声在耳旁回应,大地已染成了血红色,尸体更是铺了厚厚的一层。
  武!蜀!吴!
  三张战旗下,吕布与刘备还有刘辩三人隔空相望,虽然谁也看不到谁,但三人彼此间仿佛看到战旗的一瞬间已经看到了对方此时的脸色。
  “留下一万将士打扫战场,其余大军撤往襄阳!”
  “留下一万将士打扫战场,大军返回襄阳!”
  刘备与刘辩几乎同时下令,可下达完军令后,二人却遥遥望着远处的那张武字战旗。
  鼻尖回荡着浓郁的血腥味,战场上无数痛苦呻吟的将士们,吕布看到这一幕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留下两万打扫战场,周瑜汝现行率领五万大军为大军开路。”
  诺!
  粗壮的手掌缓缓抬起,在无数吕军的注视下,吕布大喝道:“传令三军后撤。”
  呜~呜~
  凄凉的号角声回荡在天地间,顿时远处的江东军与蜀军也纷纷松了一口气,三路大军中都响起了撤退的号角声。
  三路黑压压的大军透着一股疲惫之色分别朝着各自的营地返回,撤退时刘辩的脸色更加难看。
  “斥候给孤探查清楚吕军扎营之地,一旦吕军阻挡了章陵撤退的后路!”
  说道这里时刘辩眼眸中杀意澎湃,吕布若真敢这么做,他也敢夜战吕军!
  刘伯温听后却是苦笑摇头道:“不会的,吕军激战一日早就人困马乏,就算当真要拦截章陵退守兵马,恐怕也来不及了。”
  望着昏昏沉沉的夕阳,此时此刻刘辩眼中却透着一股忧色,不知为何他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军师,岳飞所率之军不知撤到哪里了?”
  刘伯温皱着眉头望着夕阳,“一个时辰前章陵飞鸽刚到,消息也该传来了。”
  黑压压撤退的吕军疲惫的赶路,赤兔马更是打着响鼻,马背上的吕布回眸望着刘辩与刘备旌旗时,脸上却浮现出一股诡异的笑容。
  “刘辩!刘备!这一次该孤等候你们来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