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空空空


小说:校花的龙神护卫  作者:夜雨春风
  以卢观经的行事风格,肯定会在高考前夕行动,因此今夜裴曼殊和苏南就是在钓鱼。
  不光是卢观经,他手下的四大金也都针对各自目标展开了行动。
  梳着冲天辫长着双三角眼的曹不群有着和他老祖宗曹操一样的嗜好,所以他的目标是具有人妻气质的童舒。
  在所有目标中,童舒也是最容易的任务。
  苏安琪有苏南伴着,最为困难。
  其次是陈芷珊,陈望海是江左大佬,手下李飞捷也是号人物。
  沈芳也是富家女,住的小区保安措施严密。
  只有童舒的父母只是大学教师,相要得手最为容易。
  也因此,曹不群大摇大摆毫无困难地就来到了童家所住的小区。
  想着童舒那张一看就是贤妻良母的清丽瓜子脸,曹不群就有些兴奋。跟着三爷干就是这点好,知道自己这点喜好,就把童舒分配给了自己。
  像大爷卢观山,就太过死板。至于四爷卢观云,从来对他们哥儿四个最是不屑,哥儿四个自然对他也最无好感。
  心中有些小兴奋的曹不群进入了电梯。
  在电梯门快要合上的时候,一只手阻止了电梯门的关闭。
  一对帅气靓丽的年轻男女进入了电梯。
  男女一副夜间体育锻炼后的打扮。男的手里还拿着一副网球拍,女的手里提着一个长条形包袱。
  曹不群见女人青春靓丽,紧身衣下的身材玲珑浮凸,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虽然他酷爱人妻,但美丽的女人他同样喜欢。
  “你看什么看?”女人的同伴不乐意了。
  曹不群在燕京都是桀骜惯了的人,何况是在地方上的江左。
  “看看又怎么了?要是大爷高兴,把她就在这里脱光了都行。”
  电梯门正在此时合拢,紧接着里面传来不上的动静。
  电梯缓缓上升,在来到四楼时,电梯门打开了。
  那位帅气男人腋下夹着曹不群步出电梯,靓丽女人紧跟在身后。
  曹不群晕迷不醒,他的头上套着一个白色的网,网绳上闪烁着独特的光彩。
  帅气男人手中网球拍上的网已经消失不见,而女人手中的长条包袱也被打开了,露出一柄宝剑的剑把。
  如果苏南在这里,一定能认出那把宝剑就是他和裴曼殊颜夕月得自东海龙宫,最后又送给裴曼殊的那把。
  “师妹,你去物业那里拿走电梯里的录相。”男人道,“我先把他带回局里,然后我们在天都山下会合。”
  女人答应了一声。
  男人又叮嘱道:“记住,我不到你千万不能独自上山。”
  女人朝男人温柔地一笑,道:“记住了。”
  看女人看男人的眼神,这应该是一对情侣。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沈家所在的小区外,裴冲拦住了喜吃人肉的胖子。
  路灯明亮,但街上此时却没有一个行人。
  胖子前后看了看,叹道:“江左裴家果然是江左裴家。”
  裴冲傲然一笑。
  “我知道你。你叫裴冲,常年跟在裴曼殊身边。不过你以为你能挡得下我?”胖子道。
  裴冲道:“我可以试试。”
  胖子道:“除了裴曼殊,裴家的年轻一辈没有人能挡得住我。我劝你不要冒然尝试,我们卢家并不想和裴家为难。”
  “我想试试。”裴冲语气坚定。
  “好。”胖子不再废话,向裴冲走去。
  他的体形庞大,走得不快,却有一种压迫感,就像一头大象走向一只小猫小狗一般。
  裴冲深吸一口气,脚下发力,一拳击出。
  胖子不闪不避,任由裴冲的拳打在他的肚子上,然后他浑身的肥肉都颤动起来。
  裴冲的一拳就像丢进水中的石块,而胖子颤动的肥肉就像是水面的波纹。
  用肥肉的震颤消解掉裴冲拳上的力后,胖子一脚踢出。
  这一脚竟踢得灵活无比,又力道千钧。
  裴冲想要收拳闪避,却发现自己的拳头已被吸进胖子身上的肥肉里。
  危急关头,裴冲临危不乱,运起家传的长春真气,真气布满右腿,硬顶了上去。
  劲气相撞,两人各自蹬蹬蹬地后退了几步。
  再看裴冲,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反观胖子,并无异状。
  裴家的长春真气对决卢家的搬山心法小败一局。
  “我早说过,裴曼殊不来,你挡不住我。”
  说罢,胖子乘胜追击,踏步向前,两只手臂抓向裴冲的肩膀。
  “未必。”
  裴冲不退反进,在与堪堪与胖子接触之际,一个诡异的滑步,由胖子手臂下滑到了他身后。
  与此同时,一张黄色的符纸从裴冲的衣袖中滑到他的手掌。
  反手一甩,那张黄色符纸牢牢地贴到了胖子的背上。
  胖子只觉得一股奇怪的术法之力以后背为圆心,瞬间布满他的全身,而在这种术法之力的禁锢下,他体内的修为竟然再不能动用分毫。
  他心中大骇,颤声道:“这……这是什么?”
  裴冲一挥手,从街角迅速冲出几个男人,上前抬起胖子,又迅速消失。
  等他们都消失后,裴冲浑身气势一泄,右腿再才无法用力,只能靠单脚支撑。
  “好厉害。幸好九宫山新近研究出的禁锢符管用。”裴冲喃喃道。
  在胖子失败的时候,留着莫西干发型的瘦子也在李飞捷的连环飞刀下左支右绌。
  看着自己身上的几道刀口,瘦子怒道:“以气御刀,李飞捷,原来你也是修行者。”
  李飞捷道:“否则你以为陈望海凭什么能成为江左大佬?”
  第三十六柄飞刀出手,飞舞的小刀构成了一座刀阵。
  瘦子再难抵挡,一着不慎,其中四柄小刀立刻钉在他的左右大腿上。
  瘦子也是悍勇之人,怒吼一声,劲气勃发,四柄小刀弹离大腿,反射向李飞捷。
  而瘦子自己则带着血流如注的双腿远遁而去。
  李飞捷将那四柄射来的小刀收入手中,望着瘦子遁去的方向,露出沉思的神色。
  “海爷,来的是卢观经手下四大金刚中的瘦马。我伤了他,但被他逃走了。”李飞捷回到陈家别墅,向陈望海道。
  陈望海愁眉不展,道:“卢家为什么会向我下手呢?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在燕京卢家和顾家发生了什么吗?”。
  李思捷道:“海爷,还是通报顾家一声吧。如果卢家卷土重来的话,我们绝不是对手。”
  陈望海沉吟着,道:“裴曼殊为什么会知道卢家要对付我,连时间都知道的这么准确?还有,她为什么要暗中通知我?她又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