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寨前】


小说:游戏天魔  作者:香甘
  退出了虚拟游戏,一片昏沉。木寻看了下时表,才临晨。
  虚拟游戏是在深度睡眠中进行,所以木寻现在并不疲惫。木寻现在全身都处于正常状态,像是生物钟正处在最佳时刻,想要大吼几嗓子那样爽。
  打开了好久没开过的食堂冰箱,透气冰箱并未有陈腐气息扑鼻而来,也没有冰凌在展示着寒野。木寻上次够买的食品物资还没有吃完,冰箱里冻馒头有十几斤,为了方便工作所储存。打开烤箱,冻馒头撒上调料,几分钟时间冻馒头就同冻肉一起成熟。
  “这么巧,你是为我准备的食物吗?”和山微笑着走进食堂。
  “刚巡逻回来呀。”木寻又把几个冻馒头放进烤箱,等待定时指针表走向0刻度。
  “那我就不客气了。”和山拿起烤馒头,拿起烤肉块,吃相优雅。
  “叮——”,木寻的食物也烤好了。
  刚吃完夜宵就传来了敲门声。木寻打开门,顺着灯光仔细观看,才发现是个褴褛的流浪汉衣衫站在门外。经常穿着白色衣装的木寻,展示着白色纯洁,以及防毒面罩的庄严。见到木寻,那个流浪汉微笑说:“给口吃食,我已经一整天没有进食。”
  吃食,即是精良食品药物,当穷苦面对装备精良的常话。
  “你来自哪地?”木寻白色衣装尽显经理这个岗位的尊贵,世上没有比白色更加高贵的色彩。
  白色的高贵,往往会把别色映衬,只有彩色能比白色。
  “你干什么这么怕我啊?”那个流浪汉微笑看着木寻的微闪躲,微笑说:“我只是丢失行礼,想要到此务工挣钱。”
  “我们这里招聘严格。”木寻身上白色羽绒服,也把远方污染烟雾映衬。
  “大学文凭。”那个流浪汉依然微笑,像是遇见这样的事情许多次。
  “请进来座。”木寻把流浪汉引进了食堂屋内,紧闭房门,阻挡污染环境。忽然,木寻想起了一个经典的词,叫引狼入室!流浪汉从容的行动,根本没当外人,打开冰箱熟练操作烤箱,像是厨艺非凡。
  “没想到贵公司布置还挺整齐。”流浪汉进屋门后,一边四处观察着,一边评价。很快把木寻的公司挑剔得毫无价值,说得像是薪资卑微的老工厂。
  木寻可不是老工厂里惧怕流氓的老保安,微笑说:“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常?大学哪系?”
  “数控大学,数字化控制编程系,制图量具有经验。”流浪汉微笑讲说:“我名叫火才。”
  木寻幽默说道:“我们这里不是外太空,对数控系没有需求。你学习的职业也太高远大气了。”
  “我还有力气,可以当装卸职工。”火才微笑说道:“你说的话我听过不少,很多人都有惋惜。”
  “我们这里个个都有力气,暂未安排装卸职业。”拿着啤酒给倒上一杯,木寻微笑说:“你说自己是大学文凭,文化功底怎么样?”
  “了解计算机操作。”火才还说出几种可以适合的技能,那模样像是要赖上木寻这个好人。
  “说实话,还有几名短工等着上岗工作,我这里岗位不够安排。”木寻微笑说:“你家在哪里,民政救助可以帮你回家。”
  “我对民政救助没意见。我不回去,我刚才从家里出来。”火才叹说:“那些人,总是把名字烂的人拿来调侃,烦死人了。”
  “名字不好,这不是你的错,是你没能力挽回这个错。”木寻很同情讲说:“现代文化已经发展到了文化调侃,我们这些穷苦人只能忍受着调侃。”
  “为了这个烂名字,我主动要求少发薪资。”火才向木寻致敬,讲说:“我不会给贵公司添麻烦。”
  “你先呆着,我给总公司发讯息,招聘个业务员、广告员。”木寻看着和山面无表情,像是见惯了这类人士的冷漠。木寻微笑说:“我们这里全是大学文凭,你一定要尊重人!”
  “澡堂在哪里,我要去洗澡。”火才不当外人的看着木寻。
  笑,那是种表情,可是如此熟练的笑容却叫人感慨。也许,见多识广的火才阅历无数,木寻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嬉皮笑脸。
  “澡堂真是干净,热水真是温暖。”火才很久没有这样放松,沐浴着洗澡水的滋润。
  “这不算什么,有时我们要洗三次澡!”木寻沐浴着洗澡水,讲说:“特别是吃饭的时候,不洗澡害怕患病。”
  “你身上的伤痕是枪伤吗?”火才很久没有严肃,当看见木寻身上的伤痕,那像是小狼看见老虎般。
  “战地采访时被跳弹所伤。”木寻微笑讲说:“那些不长眼睛的跳弹可怕极了。”
  “跳弹有光亮吗?”火才含糊话语,像是在琢磨些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像是流星划过天际,渐渐暗淡。”木寻强者般微笑。
  营养优良的脸蛋与营养不良的脸面。
  第二天,公司总部传回讯息,要求经理把计划账单和策划书上报。木寻带着火才,驾驶着三手车去向城市区,很快联系好广告公司,这是家经常为剧组服务的大公司。
  “好贵。”火才也感觉到那种垄断。木寻笑而不语,只需要把策划书与计划账单发到总公司。
  “工作已准备完毕。你先去网吧等我。”微笑对火才说话,木寻目光注视着街口的一辆白色跑车。
  传说七吧一咖,就是七家网吧与一家网咖。
  “喂,我在你家超市楼下,我看见你的跑车了。”木寻向话机微笑说道:“我有单广告找你。”
  “四楼,水吧。”苏米笑容,正在与人谈话。
  当木寻走向超市第四楼,看见一群女士围坐在沙发上喝饮趣味。见到木寻,苏米笑说:“白色羽绒服真是干净。”
  “是你家卖的新式漂白粉效果好。”木寻微笑站在一群女士边,像个不和谐的麻雀。价值不少的白色羽绒服,与几位女士对比,幻然暗淡无光。
  “就你爱干净!”苏米邀请木寻座在果冻沙发上,向几位女士介绍说:“这就是寻常百姓,木寻。”
  这果冻沙发能够承受半吨重量,踩在果冻沙发上跳舞都没事。很少见识有人在果冻沙发上跳舞,木寻并不感到稀奇,不会有人像是小孩子那样跑去啃果冻沙发。
  “好了,快说你到我家来有何贵事。”苏米从水吧冰柜里取出几罐奶茶,扔给了木寻,以及几位女士。
  “这是什么奶茶这么好喝?”木寻笑声说:“你不是不喜欢喝奶茶,怎么冰柜里面会有这么多好喝的奶茶?”
  “我需要清净的时候就会发生这种事情。”面无表情的苏米说道:”超市抽奖,抽中了赠箱奶茶,就是你手里拿着那种奶茶。“
  “苏米,你找不快乐是不是?”一名女士笑容对苏米讲说:“你怎么把促销商品给我们喝,多年老同学的份上,好歹也要给瓶好奶。”
  苏米笑容说:“哎哟,你温柔点不行啊!这么野蛮小心没人敢和你交朋友。”
  “要你管啊!”说罢,苏米接二连三受到骚扰袭击。这妮子真不是一般的有水平,爪子挠着可痒了!可惜都miss。一番打闹之后,木寻坐在果冻沙发上看见几位女士继续着闲聊。耐心与微笑是一名优秀业务员的基本素质,木寻在等待着广告机会。
  “午餐肉时间,请大家一起去慈善酒店吃席收恨。”苏米幽默说道:“吃完饭后可就别恨我了呀。”
  “今天又是哪家大财主办酒席?”粉衣白裤女士清新妆扮,白皙滑嫩的肌肤显着光泽,举手投足即是优美。
  木寻看得痴迷,久未显露的赫尔蒙般脸润红颜,置身在温柔圈,长久良好修养素质显露。
  “大家宾礼车上请座。”比众美人更漂亮的苏米微笑,看着面无表情的木寻。
  “我还有事情,下次再聊。”木寻尽显着莫名其妙的尴尬。
  “一起去吃酒席,你怎么走了?”兰衣白裤女士笑容看着木寻知趣地离开。
  依然笑容,见过有多少这样的客户,那种排斥感并没有刺激木寻。拿着蓝莓摊饼,木寻在网吧找到激情的火才,正在打斗热闹,几名旁观者像是电子竞技那般煽动激情。
  “对,就是这个点,穿墙就能干掉另一边蹲子。”“干掉了两个蹲子,这边应该清静了,快去b区桥口防守。”“吊桥上也能穿墙,直接穿墙干掉上方喷子。”“匪徒安置了c4,这边只剩你一个,对方可能隐藏在台阶下蹲号,潜行过去直接穿墙干掉。”
  “谁呀,作弊!”“那人还没看见人,穿墙干掉了我们四个!”“哪个不要脸的用外挂,局域网怎么拉得下脸来作弊?”“对,作弊才有能力把四个穿墙!”
  “谢谢你们难听的赞美。”火才微声对木寻讲说:“是这些年轻人没见识,这点发挥在电子竞技赛场很平常。”
  “这五十块钱是给你的枪手费用。”那名网友没有做出让火才签名的事故,微笑说:“下次再来批菜哟。”
  “你不会是没花钱就上了网?”木寻感觉遇见网络战友,那种欣喜像是泉水滋润。
  “这个蓝莓煎饼真好吃。”火才吃着新鲜蓝莓煎饼,妄想要掩饰那种潇洒无拘。
  “我也是个年青人,不会笑话你。”木寻笑容说道:“像那种老掉牙的射击游戏,都没有虚拟游戏痛快,那种身临其境的射击才爽快。”
  回到公司,木寻的虚拟网络连接棒可以联接三条线路,火才把廉价虚拟设备联接。这种虚拟头套比虚拟头盔廉价个0,功能不差多少,是虚拟游戏公司应对众多网络客户的全新产品。
  “你在游戏里叫什么名字?”火才说道:“快点到无极城来带我。”
  木寻问:“咋的,你在无极城那么远?”
  “这虚拟游戏公司真霸道,传送要收取巨额费用,想我玩游戏什么时候花过钱!”发觉新人限制颇多,火才感慨着虚拟游戏规则。各种措施保护新人受伤,也阻止老玩家提前馈赠。
  木寻通讯说:“我在虚拟游戏世界里叫年少,你在游戏里叫什么名字?”
  “寒香。”火才的通讯传来。
  “没有完成新人任务,无法联系。”木寻通讯说:“我关闭局域网通讯了,你完成新人任务后给我联系。”
  “好的。”火才微笑通讯。
  回到虚拟游戏世界,沉默的木寻有种失落感。
  无久村,安静无忧。这太多的安静里,往往藏着可怕的危险。
  无久村现在很平静,似乎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从无久村民众们脸上就可以看出这份喧嚣,会是多么的可怕。置身这安静环境的木寻,并不像着村民们那样激动,经历过许多场考验的木寻早已经熟悉了这种可怕的等待。等待可怕是因为不知道后面即将要到来的会是什么。
  到达了无久村长家里。无久村长此刻表情严肃镇定。
  “你回来了。”无久村长维西用期盼眼神看着木寻。在维西思维中,木寻就是那个奇兵,能够分担忧愁。身为战场决定因数的木寻有着点点不安,这份不安是木寻即将担负的责任。村民们都将希望寄托在木寻身上,这让木寻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以前木寻是独自一人,所以生死不会看得太重,但此刻决定着无久村几百村民们的生死存亡。木寻的压力很大,所以很低调,很平静。
  “嗯。”木寻慢慢平复着心境,讲说:“我已经有独自挑战20只怪物的能力,但觉得这还不够。那末世老妖十分强大,现在我根本没有把握纠缠。”
  “那个末世老妖实力非凡,但你也不用怕他,你只是负责拖延末世老妖行动,主要战斗还是交给地仙族勇士。”地仙族长维西安慰着木寻。维西给木寻的任务很简单,便是拖延末世老妖的禁咒法术,转移末世老妖的视觉,减少伤亡。
  “我一定会尽全力。”木寻面带微笑。对敏捷的不断练习,已经使得木寻爬树灵巧,逃跑技能更厉害。
  “吱——”,开门声音传了过来。听着开门声音,木寻不由好奇的转过头去,想看看会是谁在这么严肃的气氛中进来。门打开了,进来的是罗曼蒂,这么久不见她了,没想到竟让木寻眼前一亮。罗曼蒂的长裙配上轻装淡雅的身材,脸庞没有经过打扮却显得清纯美丽,许久不见之后的她竟少了分稚气,多了分成熟的妩媚。看着这美丽的人儿,木寻许久平静的心灵竟然有了一丝颤动。木寻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木寻是在为眼前这个虚拟人而心动么?
  “你最近还好吗?”罗曼蒂微笑着。从她闪躲的眼神中,木寻可以看出她的闪躲。
  “这么久没见,你变得更美丽了”木寻一边说着,一边平复着心情。可是,木寻越是想平静,越是在颤抖。
  “谢谢。”罗曼蒂在听了木寻的夸奖后不再闪躲了,直勾勾就与木寻的眼神对视上。在对眼的一刹那,木寻在不经意的闪躲。
  “咳咳……”终于,维西族长的咳嗽声缓解了木寻的尴尬。
  “族长,我们继续讨论解救罗多克的事情。”木寻赶紧使出了洗手锏——转移话题。
  “不是已经讨论好了?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你们慢慢聊。”维西族长面无表情。
  等族长刚一走出门,罗曼蒂就凑了上来。罗曼蒂说:“木寻答应过帮我……。”
  “我也有事情,需要去处理。”木寻表情很严肃。最近末世老妖做出的几件事情,已经证明了绝对的强势,根本无法直视的气势没人敢惹。
  “木寻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处理完?”罗曼蒂笑说:“不知道是否可以帮助你?”
  木寻依然表情严肃,说:“我要去卫生间,不需要帮忙。”去了卫生间,木寻就从另一个出口翻墙走了。在久村外山坡上绿草如茵,看着村庄淼淼炊烟,木寻陷入了沉思。
  日落月升。
  黎明渐白。
  这个黎明过后是继续着安宁,还是一直无忧……
  黑夜过后的黎明,预示着结束昨夜平静,也预示着新一天来到。
  西方的旭日从西边冉冉升起,带着万丈光芒刺破了黎明前的黑暗与宁静。
  黎明始终在交替着,无数次将黑暗变为光明。
  一缕阳光新照到了黎明的土地上,无数缕阳光降临在无久村土地上,带来耀眼的亿丈光芒。
  木寻站在无久村田埂边,看着眼前这缕缕曦光,感受阳光的自由。这阳光为木寻驱除了昨夜带来的寒冷,也带来了白日照耀的温热。
  木寻回到了无久村里。一回无久村门口,木寻就看到了全体村民都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好了行动。
  地仙族维西族长此时全身白袍,手持一柄长拐杖,道风仙骨打扮。维西族长看见木寻时,给了木寻眨眼,木寻立即就会意了——维西是让木寻劝罗曼蒂留下。
  木寻转过身来,对罗曼蒂严肃说:“罗曼蒂妹妹,你就呆在村子里等我们回来。”
  “不!”罗曼蒂焦急说道:“我要和你们一起去!”
  “不行,那里太危险了,你在村子里等我们回来。”木寻的表情也像是阳光那样温柔。
  “我要去,我要去救我爹回来。”罗曼蒂撒娇的态度尽显骄傲,像要炫耀那身武艺。
  “罗曼蒂,你要听话,我们这次不是去打猎,是去戮杀的战场。在战场上有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料,危险无处不在,即使是我也会有危险,你就不要再任性了。”木寻严肃说道:“前线紧迫,你应该带领村民留守,以免末世老妖偷袭!”
  罗曼蒂听见了木寻的话语,也不再说话,低头不语不言。
  “罗曼蒂已经同意留守。”木寻回过头,说道:“维西族长,我们可以行动了。”
  维西族长拐杖挥舞,全副武装的村民们队例浩浩荡荡,一齐向着墨火山部落前进。
  划破夜空的流星般闪耀光线。
  整齐队例慢慢的前进着。队例行径的气氛紧张,许多全副武装的村民都留恋回首,留念地看向故土。
  他们的眼神迷茫,就好像是在与这故土作别,就好像是再也回不来。
  他们在告别。他们毅然坚定的在向前行动着。
  队例渐渐远离了无久村,不知道等待队例再回来之时,会是什么场景。
  无久村的队例来到了墨火山地界。他们将在这里开始惨烈的对峙。
  墨火山的土地依然遍布着黑石与红沙,荒野的地面每吹过一丝黄风,都让这地更加荒漠。在这荒漠的红土地上生存着可怜的墨火山部落,没有依靠,没有繁荣,只有怨恨与不屈的争斗。仇恨像是每天必喝的饮水那样苦涩,充满仇恨的胸膛里不止是湿气,还有热血!
  木寻很同情墨火山部落,但是木寻的立场必须与墨火山部落对峙。木寻是玩家,作为玩家只能寻序虚拟游戏规则行为。虚拟游戏世界没有要求玩家帮助魔族势力,只有帮助神族、仙族势力的任务。要是帮助魔族的木寻,必定会成为神族主导世界里的叛徒!
  木寻再次叹出一口浊气,尽量不使思维受着煎熬。木寻为什么会这么固执?为了一个任务去伤害那些可怜的魔族?逃避,居然在一个玩家的思维里出现,是道德的规则约束,还是太过真实的世界令人无法自拔?
  “族长,我们能否再讨论对墨火山部落的争端?”木寻向地仙族长劝说:“试着去和墨火山谈判,也许能够通过谈判避免争斗。”
  地仙族长维西表情严肃,说:“还有什么战术需要商量?”
  “不是讨论战术,我是想要告诉你一些关于墨火山部落的事情。”木寻终是忍不住把墨火山的魔族故事告诉了另一个秩序阵营。
  木寻将墨火山部落的处境都告诉了地仙族长维西。在听后故事,地仙族长维西久久无语。不言语,是在思索。可是木寻怎么感觉这是在秘密与外界通讯,等待安排新阴谋?
  过了许久之后,地仙族长维西才开口说:“墨火山部落很可怜,可是我们地仙族就好过了吗?我们村子如果在月灵之夜没有圣物,我们的村子就会从此消失,那时候的我们该搬到哪里去?你觉得该是同情他们,还是该同情我们?攻打墨火山这是上天注定,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结局。”
  木寻无话可说,大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共同营造呢?本可以谈判的事情,为什么要搞到兵戎相见才罢休?
  “族长,在开战之前容许先谈判吗?”木寻表情严肃,能挽回这场连新闻都上不了的灾难?
  “可以。”地仙族长知道木寻想做什么事情,很爽快就答应了这个减少损失的计划。
  队例继续行进着,途中许多落单野兽、怪兽、小群墨火山半兽怪,都被集体轰炸式的打扫干净了。队例从墨火山外围走到了墨火山底,墨火山上居住着大群半兽怪,等待被打扫的命运。
  终会,队例来到墨火山寨门之外。
  此墨火山,墨火山寨里似乎早已得到消息,大队士兵怪物都站在门口整齐排列,向远处闪点着光泽。那末世老妖此刻正站在寨门之上,仰望着天空白云。
  浩日当空,阳光燥热,白云稀疏。
  末世老妖站在寨门上气势充足,大吼:“地仙族们,你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为什么带领大队人群来到此地?”
  这边,地仙族长维西也不甘示弱,大声回喊:“你我本来互不相犯,但是你们夺取我们圣物,关压我们族长。我们前来讨回圣物!救回族长!”
  “邪说!明明就是你们前任族长先来挑衅,我们才将他关压!”末世老妖态度坚决。要不是地仙族穷苦,早就捞大笔好处了,哪会那么纠结事态。
  “你们放人!归还我地仙族圣物!”维西族长有些气急了,火势欲发。
  木寻赶紧接过话来,喊说:“末世老妖,你是否还记得我?”
  末世老妖朝木寻看瞧,见到木寻就立既显露庆幸。
  “你怎么在地仙族群里?你怎么站在对面等着挨打?”末世老妖对木寻的出现有些诧异,却没有显露出老谋深算。
  “我是来帮助地仙族。”木寻朝前走着,手上提着锈迹金属盾牌。
  “使者想要与我们为敌?”末世老妖表情气急,似乎早已不将木寻看在眼里。
  “我不想与你们为敌!末世老妖,我们能约谈吗?”木寻顶盾站在空旷的寨门下。
  阳光把巨大寨门影子笼罩在盾牌上,像是压力。
  末世老妖毫不犹豫地答言:“好罢!”
  寨门降下绳梯。
  木寻冒着众怪物凶恶眼神,带着地仙族村民们担忧,顶盾爬上墨火寨。
  木寻爬上去有一柱香时间。地仙族长此刻观察地图,思考战术,定看太阳西下。
  木寻脸面铁青地爬下绳梯,盾牌已被缴械。谈判失败,末世老妖只答应释放老族长罗多克,话语间像是要看族长分歧。至于圣物,末世老妖决口不提,说语像是定海神针那么神秘。木寻也没有了办法,只好兵戎相见了,就让实力来证明一切。
  “呼呜——!”号角吹响了。
  自古,号角之声就是军队冲锋的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