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煌煌之大势(上)


小说:玉帝成长录  作者:艾芮宸
  便在孙悟空与西海龙王敖顺战斗不休之际,张昊天的弟子赑屃却来到了现场,轻易分开两人,对着敖顺道:“龙王,那鼍龙毕竟是你的外甥,你不严加管教却是你之罪过,更何况他还轻占他人洞府,更是罪上加罪,一旦玉帝知晓必将不会轻饶了你!你能化解此事,还有回旋余地。”
  敖顺也并非糊涂之人,那赑屃不说实力超越敖顺,更是与造化圣人的弟子,他敖顺有十个胆子也招惹不得,不得不放在身段道:“一切听您的,可是却不得伤那鼍龙性命。”
  孙悟空则怒道:“他绑走我师父,还要炼成丹药,如何杀他不得?”
  赑屃则劝道:“大圣,你师父危在旦夕,一旦让那鼍龙将其炼成丹药一切就都迟了,还是救人要紧。”
  孙悟空无法,只得道:“那就依你,如果那鼍龙冥顽不灵,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敖顺马上派出摩昂太子领兵,来到黑水河中。
  听说摩昂太子前来,兴奋的黑水河神也前来助阵,誓要将那鼍龙捉拿归案。
  那鼍龙不听摩昂太子劝解,言道:“我与你嫡亲的姑表,你倒反护他人!听你所言,就教把唐僧送出,天地间那里有这等容易事也!我还指望那唐僧肉长生不老呢!”
  鼍龙与摩昂太子两方战在一起,死伤无数虾兵蟹将。
  尤其那可怜的黑水河神最是倒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鼍龙与摩昂太子争斗之时,两人一失手竟然联手将那黑水河神打死了。
  摩昂太子:“不自量力,竟然敢管我这表亲,死了活该!”
  最终还是摩昂太子技高一筹,将那妖鼍捉住。
  沙僧看到妖鼍被捉,上前就要将其打死,却被摩昂太子拦下,对着孙悟空言道:“大圣,之前可是与我父王说的明白,虽然他捉走了三藏法师,可是要放这鼍龙一条性命。”
  很显然,摩昂太子顾念亲情,要将鼍龙维护了下来。
  沙僧看了一眼为难的孙悟空,说道:“那好吧!他捉走我师父可以饶他一命。”
  鼍龙与摩昂太子一喜,心想:“这三藏师徒还是不敢招惹我们龙族!”
  不想,沙僧却是话锋一转,指着被打死在地的黑水河神,对着鼍龙与摩昂太子道:“这黑水河神何其无辜,却被你二人打死,却是要给个交待。”
  鼍龙与摩昂太子俱是一惊,鼍龙则怒道:“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河神,想让我们给个交待,想要什么交待?”
  孙悟空看了沙僧一眼,他通过张昊天已然知晓了沙僧是天庭之人,定是为天庭谋取利益的,对于玉皇的身份他也是了解的,当然要向着沙僧,便道:“这黑水河神虽小,却也是正经神仙,不说之前他告状无门,此时却是无辜被打死,却是需要个说法。”
  摩昂太子怒道:“孙行者,你可别忘记与我父王的约定。”
  孙悟空淡淡地道:“我与西海龙王是有过约定,鼍龙捉走师父我可以饶他不死。但从未想过你们竟然将这黑水河神打死,却是要说道一二。”
  “你们这是让我们龙族给个说法,当我龙族无人吗?不怕我们龙族将你们……”
  摩昂太子虽怒,却不敢真的将威胁的话说实,他知道诸天有大能在关注此事。
  这个时候,那正在与赑屃说话的西海龙王也是怒极而笑道:“不过是一个卷帘将转世之精竟敢追究龙族对错,真是不将我龙族放在眼中,我倒要看看他想要怎么个交待?”
  说罢,他传音给摩昂太子。
  那摩昂太子对着沙僧恨恨地问道:“不知你想要什么交待?”
  沙僧一直都十分淡定,仿佛轻描淡写般道:“黑水河神虽死,却可以位列地仙榜,可重新封神,再次统领这黑水河。”
  听罢此言,那鼍龙与摩昂太子是真的惊呆了,摩昂太子指着沙僧:“大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是我龙族内部之事,何时要你一个取经人来指手画脚。”
  沙僧则道:“整个世界都在天庭治理之下,事有一平就要有人管,你们打死无辜之人,我虽是一个普通取经人,也要管上一管。”
  孙悟空笑道:“沙师弟说得在理,难道龙族还要大过天庭不成?”
  鼍龙则怒道:“我龙族稳居四海,放牧江河,江河湖海当然是我龙族说得算。”
  沙僧怪笑着看着摩昂太子,问道:“摩昂太子也是这般认为的吗?”
  摩昂太子变了脸色,冲着鼍龙一顿重打,直接将鼍龙打昏了过去,坚定地道:“这鼍龙一向口无遮拦,是无心之说,小龙可从未有过此想法,我们龙族当然要尊奉玉皇上帝,遵守天庭旨意。”
  这其中主要是涉及龙族和天庭的权力划分问题,之前含真只是通过龙君来调度龙族,给龙族高度自治,只要你遵守天庭旨意,至于你龙族如何管理江河湖海是龙族自身的事。
  就像之前黑水河神一事,天庭一般是不管的,因此河神是告不到天庭那里的,直接就被拦下了。
  即使河神真的告状到了含真那里,含真一般也只是一道旨意让龙族自行处理。
  除非像泾河龙王那般不遵守天庭旨意,那就没有情面可讲的。
  因此,黑水河神事小,可是要将死去的黑水河神重新封神却是极大之事,这涉及到龙族的管辖权、任命权问题,没有了管辖权、任命权,那龙族也就没有了自治,龙族权力将会受到极大的削弱。
  一旦通过地仙榜任命黑水河神,那就表明天庭要收回这种权力,这也是摩昂太子、西海龙王变色的原因。
  西海龙王真的怒了,带动着整个西海都波涛汹涌,言道:“欺负我龙族无人吗?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治罪我儿,怎么封神,那沙僧敢杀金蝉子八世转世之身,难道我西海龙族就杀你们不得?”
  赑屃站了起来,对着西海龙王道:“龙王慎言,你想到处龙族何地?难道想让龙族招来天大祸端?”
  西海龙王道:“赑圣,这取经人欺人太甚!我龙族乃是先天三大种族,也不是可欺之族。你也是我龙族子弟,难道要看着龙族受欺负吗?更何况,这可不是一般的小问题,乃是涉及龙族根本的大事。”
  赑屃乃是真正的半圣了,而且是具备圣人之资的半圣,不是因为此时时机不对,都可以冲击圣人位了。
  赑屃劝道:“我正是出身龙族,才会龙族考虑,才希望龙王三思。”
  “龙王,可知什么叫煌煌之大势,现在西游就是大势,天庭一统就是大势,世界晋升就是大势,任何阻挡大势的势力也好,个人也罢,都将化为灰灰。”
  闻听此言,西海龙王却是一下子愣住了,却是有些犹豫了,心中也打起了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