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终焉


小说:法爷的英雄联盟  作者:夜隐枭
  没人能想到,贾克斯熄灭烈焰之炬不是因为他彻底被虚空同化,而是为了通过虚空之心的屏障。
  也没人能想到,已经被虚空侵蚀到了这种程度,整个人都长出了鳞甲、眼睛已经彻底变成了紫色的贾克斯居然还能够点燃这烈焰之炬!
  而随着这柄安静的燃烧着的火炬落下,虚空之心就如同一个被点燃的炸药包,轰的一下爆炸开来,强大的冲击波直接将其他人冲飞出去,如同被甩出去的泥块一样,直接“粘”在了地下空腔的内壁上。
  至于贾克斯……
  他的身形已经彻底不见了。
  ……………………
  好半天之后,其余的几个人才缓缓地从墙上“滑下来”,蹒跚的来到了爆炸的现场。
  此时,庞大的虚空之心已经在冲击结束后直接原地消失,只留下了一个看起了像是通道大门一样的东西。
  卡莎尝试着向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差点就直接失去意识、主动走进去。
  “这是一道传送门。”感受着这扇门所带来的吸引力,卡萨丁皱起了自己的眉头,“而且,很有可能是直接通往虚空的传送门!”
  直接通往虚空的传送门?!
  其他的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一扇直接通往虚空的传送门,这是否意味着虚空生物可以通过这扇门,源源不断的来到瓦罗兰?
  “不过情况没有那么糟糕。”卡萨丁看到队友担心的表情,开口宽慰了一句,“从刚刚的情况来看,似乎虚空生物没有那么容易主动进入我们的世界,反而是我们世界的人如果行差踏错、被虚空所蛊惑,反而比较容易进入虚空之地。”
  想到卡莎刚刚恍惚的模样,其他几个人都若有所悟。
  “至于贾克斯先生……”
  卡萨丁没有继续说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卡萨丁要说什么。
  贾克斯不在了。
  和之前霍洛克的封印不同,这一次贾克斯真正的消灭了虚空之心——当初恕瑞玛的天神战士并不了解虚空,最后霍洛克只能用诅咒的力量强迫虚空之心不能继续影响别人,但贾克斯却凭借着艾卡西亚人为“控制虚空”所准备的底牌,一举消灭了这颗虚空之心。
  而作为代价,贾克斯燃烧了自己的一切——他的生命,他的意志,乃至于他的灵魂。
  在白炽的火焰中,贾克斯完成了当初一整队天神战士都未能完成的壮举。
  但同样的,随着贾克斯的倒下,艾卡西亚辉煌的见证者也有少了一个。
  微微叹了口气,在霍洛克冥界之刃的幽光下,卡萨丁想要找到贾克斯留下的那柄火炬,但或许是因为光线太暗,或许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几个人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无奈之下,卡萨丁终于还是放弃了寻找——这样也好,放弃了寻找之后,贾克斯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够将其点燃,但出于对贾克斯的尊敬,他还是主动将其背到了自己的后面。
  此刻,卡萨丁只有一件事情有点弄不清楚。
  之前的时候,己方的几个人明明感觉到了来自虚空之心的束缚,明明生命力和心跳都被同步,为什么现在贾克斯倒下,大家却还活着?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他第一时间还在怀疑贾克斯有没有可能根本没死。
  但随后,他感受到了自己心率的变化——他的心跳不再是沉稳而一成不变,当他想起自己刚刚的经历时,心跳随着会议有了起伏和波动。
  而这也意味着,卡萨丁的心跳同步被解除了。
  具体是怎么回事,卡萨丁不得而知,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快点回去复命,然后带着更多的人一起来封印这扇门,同时找到那柄火炬,等到艾卡西亚之战后,将其留在那片曾经被虚空所侵蚀的土地上,告诉后来者,人们从未放弃过。
  小队的任务完成了。
  和预想之中的所有人一起牺牲换取虚空之心的毁灭相比,现在的结果或许好了不少——但在归程中,活下来的四个人心情却越发的沉重了。
  虽然这颗虚空之心被消灭了,但无论是突然乱入的巨神,还是等待处理的虚空之门,这些都需要他们去小心和注意。
  ……………………
  而在几个人离开了地穴,挂上了绳索,开始向上攀升的时候,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了虚空之门。
  “愚蠢的凡人。”来人悬浮在地面上,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牺牲很了不起?那不过是愚蠢的自我奉献而已——感谢你们愚蠢的风险,让这个世界能够更快的感受到虚空的伟大!”
  下一刻,他开始了低声的吟唱,而随着他的咒语,这道虚空之门逐渐出现了打开的趋势。
  然后,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真正带来虚空降临的时候,他身后却火光一闪。
  “早知道会有小人作祟。”贾克斯不知道从哪个角落之中爬了出来,用手中的火炬一榔头锤在了这位虚空先知的头上,“我怎么可能不做防范!”
  玛尔扎哈完全没有感受到贾克斯的存在,毫无防备之下,直接被砸了个正着——可惜,这真的是贾克斯最后的力量了,他勉强隐而不发,竭力的一击甚至无法真正引燃火炬。
  这狠狠的一棒子下去并没有任何的火焰燃起,顶多带了点火花。
  随着一击得手,贾克斯整个人终于完全失去了意识——至于玛尔扎哈他更是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地面上爆炸留下的虚空之门中传来了一阵强大的吸引力,倒下的玛尔扎哈和贾克斯几乎同时跌入其中,彻底的消失在了这地下深处。
  这一次,真的彻底安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