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领主晚宴(下)


小说:网游之绝武乱国  作者:毒魔子
  罗德注意到奥布里的宴会桌很有特色,这算是自己在异世里看到的第一道真正的烤全羊。长条石桌中间被挖出了一个凹槽,里面放满涂过油脂的木炭,粗长的铁杆从羊嘴巴插入体内,架在长桌凹槽上烧烤。微微露出台面的烧烤架子刚好可以让桌上每个人取到食物。当然,烤肉不是自己取的。领地再小,也算是贵族一枚,在奥布里的宴会上,有身份的人从来不用自己取食,而是让仆人替自己取食,并端到自己面前。
  “巴隆斯牧场的羊,经过了一整个冬天的养膘,已经可以开宰了。可惜你们不能再等等,若是再等上几个月,等这个冬天过了,牛羊将更加肥美。”
  奥布里说着,将盘中已经烤好的羊肉塞入自己嘴中。香甜的油汁差点从他嘴角流出。看得卡洛琳一脸嘴馋,好在仆人很快给她切下一块羊腿肉,放在了她的盘中。
  罗德无心用餐,但也只能入乡随俗,先附和着。
  用盐腌制过的羊肉嫩滑无比,但是相比于前世真正的烤全羊,奥布里的这桌烤全羊味道还是逊色不少。首先,用于除腥的姜条这里都没有,其次,用于调制味道的各种香料这里也没有。
  生姜原产地在阿拉比,接近赤道的地带,因为只有赤道的温度可以让生姜存活下来。帝国和巴托尼亚的商人曾经试过在他们本土种植生姜这种作物,但是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毕竟这个年代并没有什么蔬菜大棚之说。
  而香料的产地就更远了,位于遥远的印达王国,鲜有旧大陆的船抵达过那里,大多数香料都是由阿拉比商人转手卖给帝国和巴托尼亚的商人。由于路途遥远,海上运输风险极高,导致香料这种东西的价格也是天价。运到帝国的时候,其价格甚至超过了黄金。更别说基斯里夫在帝国北端,连王侯贵族都很少享用到,铁环城位于北境边疆,没有自然也是很正常。
  这两种产物的稀缺让一盘大好的烤肉味道丧失了三分之二。但是,有肉吃终究是好的……罗德咬了一口,继续无奈的听着面前的奥布里领主吹嘘。
  “龙涎酒。朋友们,这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从白狼荒原获得。很少见啊,朋友们,知道这种酒是如何酿造的吗?”
  “龙涎酒,不明思议,就是用龙涎酿造而成。”奥布里自吹自擂到。虽然没有人真的听下去,但是每个人都表现出至少表面上的尊敬。
  巨龙一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了,甚至有人说龙族早已消失。所以奥布里所说的用龙涎酿酒,罗德和他的手下也是听听而已。
  宴会不仅有酒肉,还有歌舞。
  然而,在这荒凉的北境,并没有多少真正能歌善舞的人。但是奥布里也不需要,他要看的,并不是优雅的宫廷舞蹈,而是属于北境的民舞,从小在铁环城长大,奥布里很少去过王国的首都,对帝国更是陌生,自然对那里的文化也就不敏感。
  拥有北境特色的歌声回荡在城堡宴会厅内,加上炉子里温暖的火焰,每个人脸上都呈现出红润的血色。排除目的性的交易和往来,这场晚宴还算不错。
  罗德注意到奥布里男爵身边有个小侏儒,这家伙看起来就是他的管家。每道菜都必须先经过他的嘴,才能送到奥布里餐盘中。大概是个忠心耿耿的仆人,担心城堡里有人会给领主大人下毒。毕竟,树大招风,铁环城在荒原几里内算是最繁华的城镇。是人,总有邪念和私心。
  终于,等到酒肉下肚,晚宴即将结束的时候,罗德开口了。
  “兄弟,感谢你的热情款待,现在,这件事我必须和你商量了。”
  他说到……
  “到底什么事使你如此急切,我的老朋友?”
  奥布里男爵皱起眉头问到,食物的香气还在他面前萦绕着。但是饱食之后的他已经疲态尽显,躺在石椅上,一脸困意。
  “邪月,邪月马上就要来了。”
  罗德说到。
  “这不是很正常嘛?每年都要来一次,几天后就好了,那些狼人还有野兽人不过是没脑子的兽群,他们爬不过高大的城墙,只会到更南方的地区寻找猎物。到时候会有王国的正规军消灭他们。这件事不值得我们顾虑,我们只是负责缓冲而已,难道你还指望凭我们这点人手正面打败他们?”
  奥布里回答着,和罗德一样,他也在暗中观察着对方的脸色。虽然罗德所管辖的黑锤堡是三者中最弱的,但是奥布里也不想得罪人。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当然不指望我们可以正面打败这些狼人和野兽人,但是今年的情况不太一样。”
  罗德说到。
  “有什么不一样?野兽人又变异了?变高了?变强壮了?”
  “不止……他们不仅变高变强壮了,数量也变多了。”
  “多少?”
  奥布里问到。
  “根据学士官的测算,今年的邪月将是百年一遇的,野兽人和狼人的数量将是以往的三倍以上。”
  罗德说到。
  奥布里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容我想一想,你是想让我帮你守住黑锤堡?”他凝神望着罗德问到。
  “不是帮我,是帮我们所有人。黑锤堡位于北境最前沿,是抵御各种异兽和狼人的桥头堡,一旦黑锤堡沦陷,海德堡和铁环城也要遭殃。我说话比较直接,朋友,希望你能理解。但这是事实。”
  罗德凝神说到。屋内的火炉还在冒着热气,但是显然气氛已经不如刚才融洽。铁环城领主和海德堡领主一样,没有涉及利益的时候,大家都是兄弟,都是朋友,一旦谈到切身利益问题上面,就另说了。毕竟奥布里知道罗德不可能用钱来租他的部队。黑锤堡地处荒凉之地,唯一的收入就是那座挖了几百年的铜矿场。罗德能有几个钱奥布里心里十分清楚。
  “事实?噢,不……这不是。一百多年了,一百多年来,黑锤堡从未真正沦陷过,这座城堡自从建成那一刻起,便是北境最坚固的防线和壁垒。只有二十五名战士在城头,上千的野兽也无法攻破它。”
  奥布里想了一会儿,用狡猾的语气反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