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个无赖


小说:断尾鱼  作者:灰鸽子
  人们大多逃避孤独,于是用孤独做借口选择爱情,选择婚姻,想象着没有那么一个人,他们就孤独了,只有当那个人出现以后,才能摆脱。于是人们寻寻觅觅,终其一生,就好像生命的意义就是找到那个人而已,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人的到来在准备,然后那家伙来了,让灵魂得到满足。
  终于,终于,终于,那个人出现了,呵呵,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陌生的那个人,需要漫长的时间、过程、痛苦的拉扯,你来我往的试探,最终才能明白他或者她就是终结了孤独的那个人。这个过程也许你也骄傲过,但再回头看看简直滑稽可笑,也许有一天,你会陡然发现,即使全世界都在身边只要没有他在,没有那个人,其实你的世界一样的孤独,这时候,怕是才真的触摸到了爱情。
  于是人们开始更加孤独,因为没有这个人,世界无论如何喧嚣,你的内心依然渴望。接着人们会发现那个人的厌恶和冷漠逐渐的爬满他的脸,从此即使他就在身边,内心却是一样的孤独。
  终于开始痛苦了,人们挣扎,痛苦的人开始渴望没有这个人,渴望单纯的一个人,那是那样的自由自在,认定了心无杂念的孤单才是享受自由的象征,于是人们想回去,可惜却再也回不去了。
  因为爱是一种毒品,一旦沾染了,就再不能做到只爱自己了。
  ——
  贝贝扔掉手机的第二天就被邵白鸽发现了。
  他一大早把贝贝叫到办公室里,本来是想让她陪着孙凝去看演出的,可她一进门邵白鸽就发现了不一样。贝贝再也没有力气去掩饰什么了,她趴在那个大办公桌前扯光了他桌子上的纸巾盒。接着邵白鸽从冰箱里取来了啤酒,两个人对酌起来。
  “这家伙就是个畜生。”贝贝破口大骂,喷出来的啤酒四溅,一脸豪迈,她果然是跟第一次不同了,她没有歇斯底里的叫唤,转而是愤慨和叫嚣,到像是个战士。
  邵白鸽也不宽慰她,他不觉得贝贝需要宽慰,她像个男人那样灌酒,干喝不倒,总之在邵白鸽的心里,他到希望彭程的伤害来得更痛快些,或许那样她才能真的逃离他,而不再留恋。
  “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时间长了就好了。”贝贝悠远的看着窗外依然风沙漫天的旷野,她心里,疼。所有的一切她都还未曾忘记,他就又出新花样了,虽然她不再失去理智了,但这并没让她好受哪怕一点点,该来的痛苦一样都没少,只是她的承受能力似乎变强了,因为她已经是见过世面的人了。
  “最后一罐好吗?再多就能看出来了。”邵白鸽灰白色的西装干净得像是新的,他又拿了两罐啤酒出来,递到贝贝的眼前:“那你手机呢?你没有电话我爸找你你怎么办?我到是没事了,他肯定会发脾气的。”
  “哎!你是不是有点洁癖,你这衣服谁给你洗的?”贝贝没有回答他,她伸手拎着他的领子。
  “我明天给你买个电话吧!”邵白鸽也不躲闪也不生气,他知道她只是尴尬,她扔了电话,这让她觉得丢脸,和彭程间的所有事都让她觉得丢脸,她有着女孩子少有的强烈自尊,邵白鸽注视着要岔开话题的贝贝,她仍略显拙劣的表演着,显然她内心更加胆怯。
  “不用,我不想用电话。”贝贝收回了手,他的避讳让她觉得更加*,邵白鸽像是看进了她的心里,他平和而睿智,让她强大的外表也变得轰然坍塌了。
  “这是逃避。”
  “爱咋想咋想。”
  贝贝说着周干了剩下的啤酒,她转过身朝门口走了过去,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她在门口停了下来,两个人都陷入了等待,但没什么结果,她还是推门走出他的办公室。
  ——
  这之后的每一天,邵白鸽都会提醒心不在焉的贝贝打起精神来。她不是看着电脑发呆,就是躲在洗手间里。孙凝来找过她两次,带着她去临近的城市里玩了一圈儿,都不能阻止这个女人越来越孤僻,越来越干瘪。于是终于有一天,邵白鸽问她,既然她已经确定了方向,为什么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她确定的是她不认同的吗?
  “因为我还是喜欢他的?”
  贝贝回答得有些无奈,她也太诚实了,她抿了抿嘴唇,这句话她甚至都不愿意告诉自己,但这改变不了什么,就像太阳,就是太阳,高高的挂着,你不想承认它,它也还是太阳。
  她有些无助的塌下肩膀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像是整个人都塌在上面。她没聚焦的盯着某一个未知的点,接着轻轻的咬着下唇,平静下来,她咽了下口水:“这很糟糕对吗?”她尤为坦然的抬起眸子,似乎这一切都无所谓了,她已经强大的足以抵抗欲望。
  “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吗?”邵白鸽有些无力,他破天荒的也靠在椅子上,无能为力这感觉糟糕透了,他只觉得一股闷气堵在胸口里,舒坦不得。贝贝说过那么多的话,他几乎都记得,她总是能说些别人想都想不到的话,那些话是那么的一针见血,那么的应景而明智,可以让他摆脱苦恼,为什么单单是彭程,她就是踩不死他呢?
  “现在不能。”时间会改变的东西太多了,为什么单单改变不了她?贝贝以为能过去的一切,那些曾经已经过去的一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清晰透亮,剧烈疼痛,就像昨天一样,是新的痛苦和之前太类似了吗?是它唤醒了尘封已久的糟糕记忆?
  “这个男人值得喜欢吗?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别人都看不出来他哪里好?”邵白鸽奇怪透了,他甚少歪着头,把整张脸摆在对方的眼前,这很不礼貌。
  “贝贝你知道吗?我觉得他就是个流氓,是个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