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墨阳辉


小说:最强功德兑换系统  作者:澈公子

    异变灵根,噬血灵根。
  这灵根,并非是天生的灵根,而是由甘佳欣体内的血蚁血脉与血蚁能量相辅相成,最终变化而成的灵根。
  苏澈自然是能够感受到甘佳欣的变化,这倒是因祸得福,拥有了这异变灵根。而且噬血蚁能量传承,自己将甘佳欣的修为提升到了大武师1重的境界,虽然境界不稳,却比之前强了无数倍。
  “我借了你的玄阴之血,剩下的四座城也会帮你打回来。”苏澈看向南宫雪,不徐不快的说道。
  你这是借吗?问过我了吗?南宫雪苦笑一声,道:“既然如此,希望你说话算数。”
  ……
  阴风瑟瑟,天地间一片黑暗。
  不,是她的世界一片黑暗,四周静悄悄的,让杜映萍感觉到内心荒凉。
  “你在哪里,你不是说要帮我报仇吗?”杜映萍小心翼翼的说道,此时的她就如同在大海之中漂流的一叶扁舟,一不小心,就会坠入无尽深渊。
  “不用担心,我只是去给你拿吃的了。”男子暖暖的声音响起,让杜映萍突然觉得心安。
  她想,他是对的。自己为什么要死,为什么要让林皓鸿活的好好的,无论如何,她也要让林皓鸿付出代价。
  “来,我喂你吃吧。”男子声音似乎拥有无穷的诱惑力,让杜映萍莫名的心安。
  乖乖的张嘴,吞下男子喂给她的食物,她吃不出来是什么,但是那食物蕴含的力量是强大的,杜映萍发现,自己残败不堪的身体开始有所好转。
  “这是什么?”
  杜映萍不禁疑惑的问道,这种食物,她从未吃过,向来良药苦口,即使是有恢复身体的灵药,那也是难以入口的,可这男子喂给杜映萍的,吃起来嫩滑可口,分明不是她记忆中的苦口灵药。
  “这是我族中秘方,放心,对你没有任何副作用。”男子声音带笑,如同冬日的一抹微阳照耀着杜映萍的内心,让她心安。
  “还不知你的名讳?”杜映萍手指触碰到桌上的一杯茶水,喝了一口。
  瞎了的这几日,她觉得整个人都废了,什么都做不了,整个杜府都大火焚毁,弟弟为了保她安全,用性命挡住了那些屠府的人。
  这一切,都是拜林皓鸿所赐,她虽双眼失明,却能听到,肉翼扇动的声音,那是魔族特有的肉翼!
  “我复姓墨阳,单名一个辉。”墨阳辉道,“你可以叫我辉。”
  “这不太合适,”杜映萍拒绝道,“墨阳公子,谢谢你愿意帮我,可是我……”
  “没事,我帮你,并没有任何目的。”墨阳辉暖暖一笑,将碗放下,出了门。
  杜映萍坐在桌前,手里紧紧握着已经空了的茶杯,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门外,墨阳辉看着杜映萍,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眉间阴鸷。
  “没想到,这杜映萍意志力如此之高,不过,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林皓鸿,你等着吧。”心中冷笑,墨阳辉闪身消失。
  ……
  “主人,你没有死,主母是不是也没有死?”苏澈的房间里,皮皮虾看着苏澈,疑惑道。
  当时的情况是,一场巨大的爆炸将战场轰碎,之后苏澈3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所以皮皮虾一直以为苏澈与越月死了。
  而现在苏澈没有死,皮皮虾以为越月也会跟着苏澈一起回来。
  “月儿她,我也不知道她在哪。”苏澈摇摇头,眸间带着几分无法掩饰的失落。
  现在,苏澈只有一个目标,那便是将系统升级到5.0版本,届时,他一定能让月儿回来。
  “皮皮虾,我有一个任务交给你。”苏澈看着皮皮虾,郑重的说道。“你领兵,将东铭国的四座城池都给打回来。”
  苏澈见识过皮皮虾的修为,实际上,皮皮虾的修为不亚于自己,4级灵兽,已经相当于武宗境界了,只是皮皮虾不属于攻击型灵兽,所以战力才没有苏澈高。
  然而,对付北幽国,皮皮虾已经足够了。
  “好!”皮皮虾点点头,其实他也曾当过将军,六百年前的神魔大战,他便率领了一部分皮皮一族的人击退了魔族的攻击。
  苏澈现在有两件事,第一件,努力赚取功德值,从而升级系统。第二件,努力提升修为,自从南宫仓熙一事之后,苏澈便知道,在天武大陆这个吃人的世界,实力最为重要,之前苏澈一味地想要赚取功德值,而忽略了实力的提升,才会在杀南宫仓熙的时候付出了那么巨大的代价。
  因此,苏澈决定闭关修炼。
  三天后,皮皮虾带领东铭国精兵,开始向被北幽国占领的城池发起攻击,而苏澈,也消失不见了。
  而此时,苏澈正在混沌空间之中修炼,源源不断的混沌灵气滋润着苏澈的身体,灵力耗尽又被混沌灵气补充,循环不断,淬炼着苏澈的身体。
  而此时,妖族的封印之外,一个淡黄色纱裙女子剑指另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女子。
  “妖族封印尚未开启,你回不去。”魅魔目光看向谢小姗,谢小姗此时浑身浴血,皆是剑痕。
  “呵……魅魔,我的好妹妹……”谢小姗声音微弱,却带着笑意。
  “闭嘴,我不是你妹妹!”魅魔眉头一皱,面前的人,根本不配做她的姐姐。“你以为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一点都不知道吗?谢小姗,你变了,变的我不再认识你了。”
  “不,我没变。哈哈哈!”谢小姗突然大笑起来,“魅魔,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你一直被我骗得团团转,可笑,真是可笑。”
  “嗤啦!”
  魅魔挥动手中的剑,在谢小姗身上多添了一道血痕。
  狰狞的血痕在谢小姗的身上显得异常恐怖,可是她却如同没有感受到一般,好似这一剑并不是割在她的身上。
  “呵呵,魅魔,我的好妹妹,你知道吗?”谢小姗看着魅魔,笑容阴鸷,“苏卿瞳被我刺中心脏的时候,他脸上一副难以置信,他想不到,他一直深爱的熊小虾,竟然会将利剑刺进他的胸口。”
  “不!不是我,是你,你假扮了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