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阴毒的南宫仓熙


小说:最强功德兑换系统  作者:澈公子

  幸亏苏澈已经把读心术兑换了下来,而且现在只剩下5点功德值,无论系统怎么打折他都不能兑换别的东西了。
  所以这一次,苏澈让系统终于吃瘪了一次。
  苏澈跟在南宫仓熙的身后,两个人抄着小路悄悄摸摸的来到了南宫奕的宫殿里,也没有让人通报,就进入了南宫奕的宫殿里。
  此时的南宫奕正躺在床上,报仇雪恨之后,南宫奕心头多少有些后悔。
  天使大人之前就跟自己说过不要轻易显露出自己恢复灵根的事,没想到他一回到自己的宫里就杀了一个人。
  南宫奕害怕苏澈会生气,因此不再继续帮助他恢复灵根了。他还有两条灵根还没恢复呢,如果仅仅依靠这单独的雷灵根,从现在重新修炼,南宫奕一辈子都不能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正在南宫奕思考之际,床帘外出现了两个人影。
  南宫奕撩开床帘,南宫奕和苏澈站在床前。
  “父皇,天……大皇子。”南宫奕立刻下了床,给南宫仓熙与苏澈行礼。
  “免礼,”南宫仓熙急忙问道:“奕儿,听说你恢复灵根了?”
  南宫奕目光扫过苏澈,发现他并没有生气的样子,于是道:“回禀父皇,儿臣的确恢复了灵根。”
  “真的?!”南宫仓熙激动的握紧南宫奕的手臂,随后神情突然冷冽了起来:“你不是三系灵根。”
  南宫仓熙握着南宫奕的手,检测到他只是单系雷灵根,有些不悦。
  有道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本以为南宫奕恢复了三系灵根,只要好好培养,之后就能够扳倒天煞殿,不再做天煞殿的棋子,没想到南宫奕只是恢复了单系灵根。
  有什么用?!
  南宫仓熙甩开了南宫奕的手,神情冷冽。
  “你是怎么恢复灵根的?”刚刚忙着激动南宫奕有可能恢复了三系灵根,根本没有考虑到他到底是怎么恢复的灵根。现在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里也平静下来,想到南宫奕突然恢复了灵根,这的确很怪异。
  “我……”南宫奕再一次对上南宫仓熙冷冽的眼神,心情似乎坠入了冰窖里。
  果然,这个所谓的父皇,并不是真正的关心自己,他关心的只有,自己能不能恢复三系灵根。
  南宫奕对南宫仓熙仅存的一点点希望,也被他亲手毁灭了。
  这个人,根本不配拥有亲情。看着南宫仓熙冷冽的眼神。
  南宫奕镇定自若,他道:“当初,儿臣被皇后下毒,毁掉了自身灵根,至此以后,便变成了一个废人。
  一年前,儿臣遇到了一位神医,他解除了体内的毒素。但是这毒素缠缚在儿臣的身体里已久,要想完全清除必须要时间修养。
  神医告诉儿臣,儿臣的灵根会在时间的推移下恢复。并且神医告诫儿臣,儿臣虽然恢复了雷系灵根,但是不可以修炼武技,只能单纯的修炼灵力。”
  “此话当真?”听到南宫奕的话,南宫仓熙的脸色好转了一些。道:“如果修养好了,是不是就能够恢复三系灵根了?”
  “是的,父皇。不信您可以探查,儿臣已经修炼了一年的灵力,灵海之内的灵力已经达到了武者5重的境界。”
  南宫仓熙探查了南宫奕的修为,果然如他所言。
  南宫奕此时十分平静,他看清楚了南宫仓熙的面目,对他再也不抱一丝希望。
  自小没有母亲的南宫奕对于父亲的疼爱也是十分渴望的,但是南宫仓熙从未正眼看过他。南宫奕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是个废物,让父皇丢了面子,所以父皇才不理他的。
  可是此时南宫奕才发现,南宫仓熙根本就不在乎他,甚至说不在乎任何人,他的心里只有权利,只有对强大的渴望。
  南宫奕一直以来,对南宫流云与皇后的是恨,而对南宫仓熙的也仅仅是怨,他认为,南宫仓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可惜……南宫仓熙的眼里心里从未有过他这个儿子。
  南宫仓熙惊喜于南宫奕可以恢复三系灵根,并没有把南宫奕的反应放在心里。
  而南宫仓熙也不怕南宫奕弄出什么幺蛾子,这皇宫,还是在他的掌控之中,南宫奕,也会沦为他的棋子之一。
  南宫仓熙已经打算好了,南宫奕不是需要修复身体吗?为了早点恢复三系灵根,天材地宝肯定要多吃。南宫仓熙可以在天材地宝之中加入蛊虫,等南宫奕恢复了三系灵根,南宫仓熙就可以用蛊虫控制南宫奕,为他所用。
  而南宫仓熙打算的这些,都被苏澈用读心异能探知到了。
  “没想到南宫仓熙是如此阴毒的人,”苏澈心里想着,南宫奕至少也是他的骨肉,他居然想要用蛊虫把南宫奕变成没有意识的战将,果然是皇室最无情。
  “奕儿,既然你能够恢复灵根,就好好休息。朕稍后会吩咐御膳房给你送着大补的东西,助你早日修复灵根。”南宫仓熙对南宫奕说道,转身便离开南宫奕的宫殿。
  南宫奕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澈,想给他使个眼色说些什么,但是南宫仓熙突然转过身来,又吩咐了南宫奕的几句话。
  虽然南宫奕对苏澈的眼神一闪而逝,但是也让南宫仓熙发现了。
  此时南宫仓熙才发现了不对劲。
  今天的“南宫流云”竟然会这么安静,一句话也没有说。如果是南宫奕只是恢复了单系灵根的话,南宫流云不在乎是自然的。但是如果是三系灵根就不同了,身为双系灵根修士,南宫流云肯定知道多系灵根修士的修为是有多迅速。此刻竟然能够如此淡定,十分反常。
  南宫仓熙带着苏澈离开,很快就回到了南宫仓熙的宫殿。
  进入宫殿,苏澈恭敬的行了个礼,道:“父皇,如果没有事的话,儿臣先行告退了。”
  “等等。”南宫仓熙把苏澈叫住了,道:“流云,你可还记得你10岁时,朕赐给你的生辰贺礼?”
  通过读心术,苏澈早就在南宫奕的宫殿就知道了南宫仓熙怀疑到了自己。但是苏澈并没有慌乱,等着南宫仓熙来试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