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山雨欲来(4)


小说:百鬼邪术  作者:痞子狗阿旺
  小凯已经大致清楚了我让他研究的两种新生物,他在解说之前,先是把我和赵华生的手臂看了一遍,然后喃喃自语,没错了,果然如此!
  接着对我说“吴念哥,有一点你被误导了,你们的皮肤并不是被这些白片儿灼伤,而是被细菌感染了!”
  细菌感染!?我一时错愕。www.
  这倒是让我大感意外!然后再认真看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
  果然!之前我被诡异白片儿接触到的皮肤并不是灼伤,而是一片红肿。
  小凯接着说“我从头说起吧!”
  他用手晃了晃手中的玻璃瓶,“这里面的其实是一种昆虫!当然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昆虫,不过生物界中有一种名为广翅蜡蝉若虫又名羽衣虫的,倒是与这种未知昆虫长得很像。
  不一样的是羽衣虫只是尾部长着与身体极不协调的白绒毛,对植物有危害,但是对人体无害。
  而这种昆虫恰恰相反,它们对人体有害,它们的这些绒毛长得细如婴儿汗毛,其作用是当它接触到皮肤组织时,更容易刺入毛孔,接着身上绒毛毛腔内的毒液便注入皮内,因毒毛的毛腔内充满强烈毒液,可引起皮肤剧烈痛疼,导致如被火烧一样。
  其实昆虫界中有这样能力的很多,最明显的就是毛毛虫,每当人体皮肤接触到毛毛虫时就会感觉皮肤肿痛,这就是细菌感染,不过很奇怪的是……”
  小凯话到此处微微停顿,然后面露难色,继续说“奇怪的是这些昆虫的毒素比毛毛虫强化百倍,所以不是普通的灼伤感,而是如一块烧红的铁烙上去,一般人会直接疼晕过去!不知为何,生存在这片区域的动植物的功能好像都被强化了!”
  我恍然大悟点点头!便不由想起那夜皮肤传来的疼痛感,又忽然想到声音分贝增强的诡异事,但我想通了其中的奥秘,便用求证的口吻问道,“如此说来,声音分贝和这些昆虫无关,要么是那片鬼雾作祟,要么是那片区域问题?”
  小凯眉头微皱,说道“我也这么认为的,通过你今天的描述,我反反复复做了实验,但由于设备不足,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这些昆虫作祟才使声音分贝无限扩大,还是那片区域有问题?
  但我更偏向于你的推断,因为从目前我们所知的,这里的动植物功能被强化便足以说明这片区域有诡异现象。”
  我忧心忡忡,正色说道:“那片石林确实诡异异常,希望我们接下来的路,不用再往那去了!”
  在场所有人听了我们的对话都云里雾里,除了昨晚经历过那场生死的人都面露细思极恐的神色。
  欧阳教授问“小凯!那这又是什么?”他说这话时,是指着夜啼的尸体。
  这下小凯的脸色明显变得更难看,缓缓说道“这东西说真的,我完全下不了明确的定论,甚至找不到与它有相符的动物出来,不过我感觉它们好像是变异过的生物!”
  小凯说得平淡,但是那“变异过的生物”六个字着实让我们都倒吸一口凉气!
  “何解?”桐教授问。
  “吴念哥说它叫夜啼,有取人喉管,模仿婴啼,换化黑烟,行如闪电,脚下无声的习性,这些种种诡异特征,除了模仿婴儿啼哭这项在娃娃鱼身上能找到相似的外,其它的都没有!
  而且我检查过去它的尸体,发现它们的身体构造很奇特,全身几乎没多少肉,除了基本的支持身体需要外,无乎找不到多余的一块肉,看着和猫的结构有几分相似,但头长得奇丑无比又诡异!”说着便把头部掰正给众人看。
  一时问在场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哇”一声,语气中尽是充满不可思议。
  小凯可能是看了一天这张怪脸,习惯了,若无其事,继续说“它身上的黑毛异常柔软,有点不正常,这是我见过最软的毛发了,而且你们看!”说着他将夜啼前后脚各抓住一支,尽量张开,并让我帮忙把身上的毛拨开。
  毛一拨开,顿时露出一片薄如纸张的皮,皮连着前后脚,“你们看!它
  四肢之间有如鼯鼠一样的飞膜,根据以上特点,我有一个大胆又科学的推断。
  我估计它们并不是能如妖魔鬼怪般换化黑烟,而是身体可以迅速放出黑烟,然后通过异常柔软的黑毛完美的让身体在黑烟中隐藏,而之所以能在黑烟中神龙见首不见尾,估计就和它的飞膜,还有身体过分轻盈有关。”
  一直没表态的赵华生这时提出疑问“自然界中能放烟雾的动物有很多,但多为是从肛*门腺释放出强烈恶臭的分*泌物,可是夜啼的黑烟无色无味,这说不通呀,通常身体分泌出来的都有味道呀!”
  小凯一听这话,立马把夜啼摊开放桌上,腹部朝上,并让众人围过来!然后神经大条地直接用手伸进被我剖开的肚子。
  一下掰开,众人嫌弃地“咦”一声,小凯根本没放心上,指着腹膛内某一处,说道“你们看这,这里应该是有一个器官没了!”说这话时是看着我的!
  我会意过来,应道“好像是有,当时情况危急,我为了方便带回让你研究,就把恶心的内脏全部去掉了。
  小凯说“这就对了!我想黑烟无味的问题就出在它的器官,它们应该是从毛孔里迅速排放出黑烟,不过没有实验研究过,我现在不能完全下定论。”
  一时间临时指挥部里的人都哑然失色,挂上细思极恐的表情,无一发言。
  这时沉默中的何卫国突然走向一处地方,不过刚走出一步,好像意识到什么,突然又止步,然后转身面向我,啪地一下,肃然起敬地一个立正,铿锵有力说道“报告队长,由于情况特殊,我请示向指挥部报告!”
  “不可,万万不可呀!”桐教授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从人群中蹿出来,正色说道“何队长,如果你把这些事上报,那我们这次的行动就可能会失去部队的协助,那我们这次的考古行动就可能被迫停止,那我多年来的研究心血就要付诸东流。
  你知道我在苗族问祖,与巴人寻根的研究上下了多少心血吗?”
  话到这里明显激动起来“老夫大半辈子的光阴都用在这上面了,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呀!”
  欧阳教授也付合道“对呀何战士,你是有所不知,这次的考古中还有关于女娲石的传说。
  这有可能是改变人类对上古时期的从新认知,如果这次的行动因为你的行为被迫停止,那你负不起这责任!”
  何卫国就是倔脾气,认死理“可这次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你们!如果……”
  “好啦!”欧阳教授突然态度大转变,打断他“现在我和老青铜不需要你们这种豪无胆识的弱兵保护!
  你们回去吧,有吴念他们在,顶得上你们一个连!”说着一甩说臂,背对何卫国。
  看这意思,是大有“滚回你的部队去吧”的激将法在其中。
  本来还打算说点什么的桐教授,也一时明白这老欧阳疯,老奸巨猾,用起激将法了。
  立马也是态度强硬起来!冷一声说道“胜利的路上总免不了用鲜血和英雄的身躯铺出一条光明大道,如果说研究和认识人类过去的这份事业上,总是有人需要牺牲自己的性命,那我和老欧阳疯,这两把老骨头会毫不犹豫的!你们回吧!”
  说罢!转头对我说!“吴队长,辛苦你们了!我和老欧阳疯的老命,就交给你们了!”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决择,但忽然一个自私的念头战利了我的理性。
  如果要找到女娲石,通过它了解到烟雨的身份,从此找到烟雨的下落,那有欧阳教授和桐教授二老的帮助,对我而言自然是如虎添翼。
  机不可失呀!私欲的魔力就像毒品一样,会吐食人类不堪一击的良知。
  于是我作了一个让我后悔一生的决定,正色说道“我吴念保证,这次考古行动哪怕是我倒下了,也不会让你们二老倒下。”
  欧阳教授再加一剂猛药,“好小子,果然没看错你!从认识你开始,你就没让老夫失望过,这份胆识!这份气魄!将来必有大作为。”
  帐篷里的四个军人都炸锅了,堂堂七尺男儿,军中绿花,怎能受得了背负缩头乌龟的名份,这鸟气他们轻易咽不下。
  四人同时啪地一个立正,异口同声说“报告班长,我们请求完成这次任务,誓死捍卫军人铁打的尊严。”
  何卫国额头青筋跳动,目光如炬,一股军人不畏生死的气势油然而生,立时叫道“立正!”
  后面四个军人身体又绷直几分,何卫国紧接着下令“向这次行动总指挥吴念,吴队长敬礼!”
  声音一落,刷地一声,五人齐刷刷地一个敬礼。
  我自幼立志当特种兵,一时间他们这种军威震撼到我,触碰到我的灵魂,唤醒我的军人梦,我立马从痞里痞气的姿势立正站好,铿锵有力下令道“听我口令,到外面集合,等我指示!”
  何卫国他们出去后,欧阳教授和桐教授二老紧绷的脸也立马松了下来!大有赌局大胜的意思。
  我说道“二老!这地方现在是山雨欲来呀,已经不安全了!你们的研究要加紧时间了!”说罢我便准备出去。
  这时欧阳教授叫住我“吴念老弟,布置好巡逻以后,就进来参与我们的研究,我们需要你的罗辑思维!”
  我点头同意,便夺步而出。
  到了外面,全部军人已经立正站好!见我出来,何卫国立马一声“敬礼!”
  我回敬一下后,便正色说道,之前是因为你们不相信我,觉得这里没有想象中危险,不听我指挥,我担心出事,所以才对你们严肃,但现在你们已经初次体会到了,但是我声明一下,这只是山雨欲来,真正的危险,还在后面,所以希望接下来大家一条心,把这次的任务漂亮完成!能不能做到!
  “保证完成任务!”声音如鼓锤雷击般有劲。
  我原形毕露,吊儿郎当说道“行啦!都自由站立,每个人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建议,大家集思广益,把晚上这一岗站好。”
  本来我还担心这些人当兵久了,会死板板的站着听我指示。
  但其实是我想多了,他们一听放松的口令,立马是哗啦一声,全部都没个正形
  了。
  二狗子说“吴队,这方面俺们还是听你的!你让俺们怎么做,俺们就怎么做,对吧,兄弟们!”
  “对呀!”
  “没错”
  “ok啦!”
  每个人都各自回答着!
  何卫国笑骂二狗子“能得你!”接着说“没错,吴队,王队,你们说吧,我们照做,保证把这次任务完成的漂漂亮亮的!”说着还锤了锤胸口。
  大个子付合道:“对呀,好家伙,刚刚你们没看见吴队那专业的样,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知识,老佩服了!”
  二狗子也说“你们没看见王队刚刚那枪法吗,老快了去,俺都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掏的枪?就击中目标了!”说着嬉皮笑脸问幽灵“王队!你是不是就是特种旅里传说的那种“幽灵战士”的狙击手呀?”
  这时我明显看见何卫国脸色微微露出尴尬之色。
  一下从正房被打入冷宫的感觉谁好受呀!他这人也不坏,就是脾气倔,我有意给他台阶下,便清了清嗓子说:“行啦!越址越远,当务之急是把晚上这一岗站好!
  我有必要和大家说一声,今晚我们遇见的并不是什么邪物,只是会点得障眼法罢了!所以大家首先要明确一点,你们手中的家伙是可以干死它们的,不要被自己的恐惧心里影响。”
  都明白没有?”
  “明白!”众人异口同声,不过二狗子马上就泄气问“吴队,可是我们看不见它们呀!”
  “山人自有妙计!”说着我便告知他们应该这般如此,如此之般……
  有模有样地布置好一切后,便转身进去和欧阳教授他们一起研究樊蛮蚩的墓殿冥宫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