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 泰然弥彰


小说:金枝夙孽  作者:籽日
  火首并不喜欢被指责。可又没把不喜欢表达出来,说明来的家伙必定有一定分量。即使要给火首行跪礼,也只是给人看的表面尊敬,实际上的地位一定不逊于火首,很有可能拥有更多的实权。才能让这位傲慢的火首大人既讨厌又不得不敬重。
  “大人您更应该让他们回来!每当您身上充斥神职光辉的时候,那些在黑暗之中游动的恶祟,也会不断的贴近您的身体那时时刻刻贪恋着您的荣光,为了阻止那些东西对您神圣身体的玷污,我们会让护法时时刻刻保护您火种的纯净!这是写在圣录上,永远不会磨灭的字体!”那个跪在那里,把身体挺得跟站立一样,笔直的家伙,语音里面不含丝毫感情的念着这些刻板的段落,应该是出自他所说的圣录上的圣规!大王子的侍卫在一边,有些沮丧地想,看来,刚刚鲁哈尔的努力应该是完全被浪费掉了,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其中一个护法支走,现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职位的家伙,又把那个护法给送了回来。看他头头是道,而且有理有据又不可辨驳的样子,如果现在火首还不答应他的要求,他会一直跪在这里,阻碍他们之间的所有交流。
  果不其然。火首犹豫了一下之后,又面无表情的点了一下头。两名护法马上动作迅速地出现继而站在了他身边,甚至比之前的距离还要挨近,一起盯着鲁哈尔眼里,身上各处的变化。
  但事实上,鲁哈尔眼里根本没有那个变化,没有他们以为一定会出现的失望的变化。这两个护法只是看到了他眼睛里面对他们的无视,两个人当时被气得火冒三丈,这家伙居然当着他的面展现着他们在他眼中像沙尘一样虚无。
  其中的一个护法,马上转向他们的火首大人,“这家伙的袖子,根本没有那么大,但是他每一次取出东西都磨磨蹭蹭,显然有别的打算!况且,他刚刚都已经把这东西拿出来了,然后又那么泰然自若的放回去,本来就是对大人的不尊敬!”
  火首当然没有忽略鲁哈尔的某些故意为之,一半是为了给护法面子,一半是说出他的真实所想,“所以,你们认为我们的客人那只袖子里面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还是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
  火首大人说出这句话之后,抢到可以回答他话的并不是护法,而是鲁哈尔,鲁哈尔带出一脸冤枉的表情,匍匐在地大声的喊着,“大人,既然有的人有这样的怀疑,我也不能让别人这么一直怀疑下去,就请您赶快的来检查一下我吧,需要我脱衣服吗?还是把这段袖子截下来,给大家好好看看,无论哪一种,只要大人你喜欢,我都会做到!而且还要求求您快快给出意见,让我快快的自证清白!”
  护法大声斥责着鲁哈尔的焦急,“你不要再欲盖弥彰了,我们当然会把你的袖子拿下来,或者是把你全身的衣服脱光!要么是敲掉你的脑袋!而这一切根本就不能由你来决定!”
  “无论是什么样的方法我都会喜欢,大人也会喜欢!”鲁哈尔回答的彬彬有礼,心里却在止不住的冷笑。任何一个人对其他人都不会毫无理由的随便放任,只不过任何的不会都有例外,比如说任何一个人都会放任尸体携带着他的眼睛,携带着他的恶意,因为他们已经什么都做不了!
  火首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现在仿佛站在同一个战线上,强烈要求,他让鲁哈尔坦诚相见的鲁哈尔与两个护法,都那么一模一样的向自己投来期待之光。如果是在其他的时刻,他想他会说上神可以透视一切的蒙蔽,他将派他心中的神去到鲁哈尔的心中,看看他在想什么,或者是他的身上藏有什么,让所有人都知道谁才是图谋不良者,然而现在他忽然也变得对眼前的诡异情况心存疑虑。也许他该做一个小心谨慎的人或者……
  大王子的侍卫站在一边,手心捏着一把汗。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对鲁哈尔十分不利。他的衣服根本不能脱下来,他的袖子也不能离开他的皮肤,那里面藏着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哦谁都说不准,除了那块一定会存在的令牌。
  鲁哈尔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仿佛是正直而向上的请求,“火首当然也可以找更多的人来检查!无论我是一个正在处于冤枉之中的家伙,还是一个说真话的家伙,这些我都想要对世人宣告!”这是很明显的气话。两个护法嗤之以鼻。火首大人则仰天长笑,“可是他们不会喜欢身为男人的你,脱光衣服!更会因为忧愁,整个游戏结束之后没有什么好吃的饭菜,而拒绝来到这里!”此时,火首大人已经放下,他伸展了老半天功夫的手臂,因为两边的袖子终于被扣好,现在开始。要把他身上的铠甲系紧了,而那些火焰依然没有想要休息的意思,它们黄绿相间的簇簇燃烧,偶尔透出一种蓝色的光。应该是没有热度的吧,因为火首大人说话的时候,无论是他的声音,还是他的气息都异常的平静。
  “那可就有些遗憾了!”鲁哈尔这一次动作很快地拿出了他的令牌,那块石头做的令牌肉眼可见的,并没有经过任何的打磨或者切割掉任何一部分,它实际上比它外表看起来的乌黑而沉重又要更有几分重量,虽然个头很小,但是,绝对没有人能用两根手指的力道钳起它,这是一种禁忌或者是一种诡异能量的拒绝!鲁哈尔很吃力地高举着那块小小的令牌,估计,两个护法又不会相信那小东西又如此重量。少见多怪,让他们脾气暴躁。
  令牌之上的古老气味顺风而来。有一点常识的人就会闻出来,这种味道绝对不同于寻常。不过,鲁哈尔曾经考虑过火首会不会因为身处那些如同障碍物一样燃烧的火焰之中,忽略到这块令牌的味道,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
  但答案是还好,这家伙虽然狂妄,但是到底有一定的能力,他闻出了令牌的味道,在这东西向他靠近的时候,他已经满脸喜悦。是真的,他的双眼放出夺目的光彩,同时描绘着的心中的这三个字,鲁哈尔看得出来。因为他俩的面孔都是一样的,他见到很多大王子开心的时刻,和这家伙简直一模一样。完全不同的五官在因为贪婪微笑的时候,却会笑出同样的模样和棱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