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一十六章 逐法


小说:金枝夙孽  作者:籽日
  护法大怒回怼鲁哈尔,“你们这些蠢民身上流淌的是笨重而浓厚的血液,你们需要的只有天神的疼痛打击,不然所有的神兵在你们的眼中什么都不算!你们是一群狗屁不通的家伙!既然你也在质疑着我们的存在,那么你又何必来!有求于我们!”
  “可护法大人好像是搞错了,质疑的人是您自己,我一直在相信着火首的神奇,如同相信黑夜之后,太阳必定升起,光明之后黑夜必然降临一样!”鲁哈尔仍然在不紧不慢地坐着回击,现在大王子的侍卫感觉到好奇,其实他没有必要说这个,听起来没有什么趣味的故事,然而,他又认真的说了,而且又很奇怪的跟一个他不需要打嘴仗的家伙,认真的打着嘴仗,那么这一切就一定是有他必然存在的目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应该马上快来了吧。鲁哈尔今天带来的谜题有点儿庞大!
  火首已经被他们两个没完没了的争执惹火了,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那个护法立马闭住了嘴,看来他平时被驯化的不错。从他一直低着头恭恭敬敬的站在火首旁边的时候,鲁哈尔就看出了这个,也同时看出了他握住宝剑手臂的力量非同一般,如果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要赶走那位火手身边最厉害的人,所以他……他故意把脸上的表情调整到,势必要跟这人理论出个一二的表情。
  火首看出了鲁哈尔脸上不是肯对此善罢甘休的意思,抬了抬手,让护法出去。
  那位护法很显然不理解主人的决定,可是他没有办法。只能稍微僵硬了一下身体,然后马上俯身向他的主人行礼,又退着走出了大帐!
  大王子的侍卫看到此处,也终于明白了鲁哈尔的意思,他在心上笑了一下,看来,他是想赶走这个护法,现在目的达到了,难道,他还会有办法赶走火首身边的另一位护法吗?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可就真的服了他了。不可能再有办法了吧。大王子的侍卫居然觉得有些失望,因为鲁哈尔已经没有要再说什么指鹿为马的事情的意思了,反而是把他的手摸向了他的袖子,那块令牌,就藏在他的袖子里,很浅的地方,只要轻轻勾动食指就能拿得出来,他之前几次在那地方打着圈圈不肯把东西拿出来。就是为了吊足人的胃口。而至于为什么要赶走活手身边的人,大王子的侍卫觉得这一次罗哈尔的胃口可能有点大。他也许会像那家伙当成是出现在他故事里的那个可怜的叛徒,一样,让他吞掉什么东西,或者是在他身上拿走什么东西,反正一切都是鲁哈尔的专场。
  “现在我们的客人可以不必烦恼了,这里没有什么吵闹的声音,那块在传说之中如此与众不同,而且又被愚蠢人的血液污染过的灵石,现在该露出他的真面目了!刚刚它已经展露头脚了,现在是它完全现身的时候!”火首道,现在他那身复杂而且绝对火热的神袍终于开始穿第二只袖子了。
  大王子的侍卫还盘算着鲁哈尔必然会进行又一次的拖延,结果,那家伙又变得没有什么抗争的,直接把那块令牌拿了出来,“把这珍贵的东西当成礼物送给火首您,从前是大让大王子极其犹豫的一件事情,他一直在扪心自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把他的宝贝献给别人,而且是心安理得的,不会让他有一分后悔的想法,后来,他得到了真正的答案,那就是,现在已经落入了巴伦王子和宰匹他们手中的那位执事大人,如果他能够安安全全的回到武器库的话,大王子会觉得,这块令牌是本来就属于火首您的礼物!如此独特的它,就应该属于如此高贵的您!”这世上也就只有他鲁哈尔能把这种黑暗交易描绘的如此充满正义之光!也只有他能够把如此看上去火热,但其实冰冷虚伪的词语说得如此慷慨激昂,尖不夹杂任何一点的矫揉造作。此时此刻,知道他一切打算的大王子侍卫能够看得出来他是一粒闪闪发光的人间妖孽!将所有无论是高贵还是卑微无论是伯爵还是贫瘠的家伙,都玩弄于他的股掌之间。
  火首拖大的接受着鲁哈尔故意膨胀的吹捧,感觉通体的舒服!然后,用手指点了点,意思是让鲁哈尔靠近他,把那个东西首先呈给他瞧瞧。
  大王子的侍卫,盯紧鲁哈尔的全部动作,火首对鲁哈尔放松了警惕性,他觉得这应该正合鲁哈尔的意!
  罗哈尔一脸谄媚的压低腰杆赶紧按照火首的指示向前走,与此同时,仿佛是下意识的因为想要专心行走,他又把手里的东西慢慢的缩回了了他的袖子。等差不多到了火首近前,才开始在他宽大的袖子里面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明明没有多大的地方,他却做得仿佛那东西。是真的承受着光辉的重担,重有千钧没有办法一下子拿出来。终于他的动作有一丝丝改变,似乎马上就要再次拿出他袖子里面的东西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于是鲁哈尔顺理成章的又把东西收了回去。
  来人没有掩饰脚步声。走到大帐中间的时候,脚步声停止,然后是行礼的声音,那人的脖子上带了很多的项链,他们互相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让人能听出来那些石头与金饰的珍贵,“火首大人,现在,距离马上就要来临死礼时刻已经越来越近了,大人您不能让您的护法离开您的身边,超过十步的距离,我看到他们在外面,所以把他们送了回来!他们应该马上回到他们的位置上去!”
  “没关系,是我让他们出去的!他们在这里面待的时间久了,也应该出去放放风了,这是体恤,并不是疏离!”火首大人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与他说这个话有关的情绪,所以所有人都看不出他现在到底是快乐还是不快乐!鲁哈尔却知道如何判断这位大人的情绪,刚刚在火首的脸上完全充满的得意神色已经被收起,这说明,他并不喜欢有人指责他的疏忽。可又没有把这种不喜欢表达出来,说明来的这个家伙必定在他们的族群之中是有一定分量的人物。即使现在要给他下跪,也只是因为祖训上的某则明述,但实际上的地位,这个人一定不逊于火首,有可能拥有更多的实权。才能让这位傲慢的火首大人既讨厌又不得不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