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蜂蜜酒


小说: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作者:炼语
  是的,本身,如果继续下去的话,那么血狼的话大概是几分钟就可以解决掉,但是相对应的是,在接触的瞬间,自己就已经感知到了,血狼这家伙,很明显的是和下面的祭坛有着一定程度的链接的,而仅仅是之前产生攻击的这段时间,血狼这家伙的话就已经变强了不少了。
  “原因,自己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相对应的话,因为受到攻击,所以变强了,老实说这种说法也稍微有点站不住脚就是了。”是的,并不是受到攻击所以变强了,而是,因为受到攻击,所以汲取了地下的祭坛上面的力量从而变强了这种说法更加的适合吧。当然,本身那些家伙就是从祭坛中诞生的,所以从本体吸取一点力量老实说的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对自己来说的话这一点也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就是了,然后的话……再次的思索了一下之后,自己也是继续的说道。“嘛,事情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虽然说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事情大概会变的麻烦不少,但是的话……”
  “那么,虽然十分的遗憾,但是接下来的话……就轮到我们开始了吧。”而下一刻,梅芙的手中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一个蜂蜜酒,嘛,虽然其他人因为战车基本上是封闭的所以没有办法观测到吧,但是的话……很明显的是,和梅芙签下契约的自己的话,却还是能够轻松的感知到的,也就是说的话……
  “唔,总之的话……”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自己也是继续的说道。“嘛,总之的话,梅芙的能力的话,虽然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这应该是第三个能力没有错了。”是的,每个英灵的话基本上都是有着三个能力存在的,虽然对梅芙来说的话,因为自己的记忆的下降的原因,导致没有办法那么简单的进行说明,但是就算是这个样子,自己现在也是多少感觉到了异常的,但是的话……“啧,真是的,虽然我在之前猜到了,但是的话……”伴随着蜂蜜酒微微的晃动,炼也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浑浊感。
  “对魔力进行了操作……不,并不是这么单纯的情况啊。”是的,很明显的,现在并没有对魔力进行操纵,毕竟的话,空气中的魔力,现在却并没有进行改变,而且就算是一个英灵,但是想要操纵空气中的魔力的话,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就算是这个样子,感知也是进行了改变。”是的,很明显的,这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看出来的情况,但是的话,对自己来说的话,现在的情况也多少可以看出来,是自己陷入了晕厥……不,大概是醉酒状态吧。
  醉酒也是一种异常状态,而且的话,还是比起中毒什么的更加的单纯的异常状态,虽然冒险者们可以挡下毒素的侵蚀,但是和毒素同为本质的酒精的侵蚀的话却并没有办法完全的挡下来,嘛,这大概也是碍于冒险者们的传统吧,按照冒险者们的传统来说明的,酒精就是作为冒险者们的代表,而抵抗自己的代表什么的,也是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
  “呼,真是的,虽然在之前猜到了这一点了,但是的话……竟然是醉酒的能力什么的。”酒精能够麻痹感知和判断,老实说的话是十分麻烦的一种能力,虽然对自己来说的话,就算进入了醉酒状态了,也还是保留一定程度的判断,但是这大概也只不过是自己和梅芙进行了契约的原因吧,不然的话……
  “影……”当然,影也是并没有什么影响,再怎么说的话,区区醉酒的话和鬼化的状态到底是谁更加难以控制的话这一点的话根本不需要那么简单的说明就是了。“而且的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之后,自己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笑了。“嘛,老实说的话,虽然在之前猜到了这一点了,但是的话……”是的,十分遗憾的是,虽然不清楚到底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的话……老实说的话,炼肯定是不相信现在就只不过是处于醉酒状态而已,也就是说的话……真是的,虽然在之前猜到了这一点了,但是的话……
  “原来如此么。”是的,十分遗憾的是,老实说,仅仅是思考的话,那么也是或多或少可以猜到这一点的,但是相对应的话,现在的情况的话,也不是那么能够让人接受啊,想到这一点的瞬间,自己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笑,紧接着,一股作呕感也是偷偷的摸上了自己的背脊,很明显的,单纯的这么思考的话,这也是自己被酒精给腐化的证明才对。“啧,真是的,这个能力,就算一开始没有发现,但是的话……”是的,到了现在的话自己才明白,那杯蜂蜜酒到底代表了什么。“空气,并不是空气中的魔力,而是空气中所有的一些都化为了酒精。”
  是的,空气中的所有存在都已经化为了酒精了,不管是呼吸时候所夺取的氧气和二氧化碳这种十分基础的存在,又或者是为了使用魔法所消耗的魔力也是一模一样,但是的话,只需要夺取空气中的物质,身体就相当于慢慢的摄入酒精。
  “啧,这还真的是十分麻烦的情况。”毕竟的话,自己到现在为止的话,还完全没有清楚到底有什么药剂可以抵抗酒精的效果,所以的话……“啧,真是的,现在甚至仅仅是呼吸一下就已经带着不少的压力了。”当然,就算现在喝醉了,其实对局势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而且,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自己甚至还多少可以操控自己体内的魔力对身体进行一次大扫除,但是老师说这么说的话,会让自己十分的难受,所以可以的话,自己基本上是不想要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但是的话……“啧,真是的,虽然在之前就猜到了这件事情了,但是的话……”是的,很明显的,梅芙的能力的话,似乎是没有办法控制敌我的,毕竟的话,她的能力就只不过是把空气化为酒精而已,而如果不吸取空气的话,那么理所当然的不会进入醉酒状态。
  “不过的话……就算阻碍呼吸的话,其实到最后的话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用途就是了。”是的,就如同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一样,单纯的思索这种程度的记忆的话,那么也根本是无所谓的情况了。而且的话,既然空气变成了这个样子了的话,那么对自己来说的话应该也算是比较麻烦的情况才对了,毕竟,现在的自己的话几乎是全身泡在高度酒精里面的状态了。
  就算不呼吸,皮肤表面的汗腺也是会把酒精悉数吸入到自己的体内的,老实说的话,甚至站在这里,想要不醉酒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有些人可能要询问了,如果是幽灵的那个血狼的话,那么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醉酒的,但是不然……
  是的,十分遗憾的是,虽然对自己来说的话稍微有点不合适,但是,因为只是把空气概念上的成为腐蚀精神的酒精,老实说身体是没有任何的醉酒异常的,不仅皮肤的体温没有升高,老实说精神如果要思考起来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异常,但是的话……很明显的,仅仅是这么思考,大部分的事情就产生了改变了,这一点的话也是没有任何的奇怪的现象,而且的话……“说是这么说,但是相对应的是。”是的,单纯的这么说,自己现在的情况的话也不是十分的清楚,而且的话……比起这一点的话,现在的情况也是多少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了。
  “好了。”稍微的思索了一下之后,自己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笑了。“所以说,这家伙现在应该比起自己还严重吧。”是的,这一点的话,对自己来说的话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的话……“啧,真是的,虽然在之前猜到了这一点了,但是的话……”深吸了一口气的同时,自己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笑。很明显的,单纯的这么思考的话,也多少会产生一些影响的,然后的话……发现这一点的瞬间,自己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笑。“好了。”这家伙,多少开始出现影响了吧。
  是的,酒精慢慢的侵蚀这家伙的精神,嘛,这家伙的话,身体已经开始慢慢的晃动起来了,虽然一开始的频率还没有这么高,但是很明显的,如果继续下去的话,那么这家伙的酒精的话也很明显的没有那么简单的进行说明的想法,所以的话……
  “好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梅芙也是再次的摇晃了一下这杯已经开始多少变的粘稠的蜂蜜酒了,紧接着,也是一口而尽,本身略微出现苍白的脸色也是瞬间变的红润了起来。“魔力转化为了生命力……”是的,本身,力量的转变的话是十分艰难的,就算是人类体内的所有魔力转化起来的话,能够成为的生命力的比率也只不过是十分之一不到而已,而这一点的话自己在之前也是猜到过的,所以的话……
  “原来如此么。”发现这一点的瞬间,自己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笑了。是的,这就是蜂蜜酒的第二个能力,能量的转化,当然,虽然转化的量只不过是一个杯子的大小,里面的容量也是有着一定程度的区别的,但是的话,极限也只不过是一个杯子的容量而已,超过一个杯子的容量的能量的话也没有办法做到的。
  “嗷呜!”身体微微的晃动,当然,就算梅芙喝掉了大部分的蜂蜜酒,但是能力却依旧没有解除,空气中依旧弥漫着大量的酒精,老实说的话,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那么梅芙也就没有能够轻松的了解这一点了,所以的话……
  “啧,真是的,虽然在之前说过了这一点了,但是的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的瞬间,自己也是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了。“梅芙这家伙,还真的霸道啊。”梅芙十分清楚,自己的能力影响的不止是对象,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会影响自己人,而这一点的话就算十分的清楚,也没有能够打算清楚掉的样子,所以的话……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自己也是多少清楚梅芙这家伙的本质了。“清纯,但是——却依旧有着作为女王的本性么,这可真是。”是的,确实,如果这么是这么看的话,很明显的就是女王的任性了,但是的话……“嗷呜。”而下一刻,发现不对的血狼也是瞬间朝着梅芙扑了过去了,那家伙也是清楚吧,老实说的话,再继续下去的话,直到身体被酒精腐蚀掉的瞬间,自己就已经没有办法挣脱掉了——这一点的话确实十分的麻烦就是了。
  “不过……”下一刻,战车却突兀的停下来了,本身,如果战车继续的在战场上面疾驰的话,那么这只血狼的攻击的话还不是那么简单的可以击中梅芙,但是相对应的,如果停下来了,那么本身就已经缩小了的战车,防御力也是理所当然的下降了,而既然是这种情况的话,那么……
  “啧。”大大的啧了一声,是的,十分遗憾的是,下一刻,就在爪子马上就要击中战车的瞬间,血狼的身体却直接急停了,是的,本身,如果是按照血狼这种速度的话,急停肯定是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影响的,但是的话,就算是这个样子,这家伙却还是急停了,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梅芙这家伙,应该是没有做出防御的设施才对。”
  是的,确实如同炼所说的,梅芙这家伙的话,除了酒之外的话,应该没有其他能够防御的能力才对,但是就算是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了。”老实说,血狼这家伙可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劝退的,嘛,再怎么说的话,血狼这家伙的本身的组成,是由大部分的怨灵的情况下的话,血狼也就没有办法进行挣脱了才对,不过,很明显的是,现在的情况也是多少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了,嘛,再怎么说的话,单纯的思考这种程度的事情的话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的话,想要做到这一点的话,自己还是需要多少清楚梅芙现在的情况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