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说:哈利波特之存在  作者:进击de瓜子
  啊,到了第二天,不过就差十分钟不到,请相信我不是昨晚十一点才开始写,而且之前没有因为玩D3什么的花了太多时间。
  这一个分支剧情即将结束,接下来进入下个剧情,因为阿斯克已经找到让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了。
  求收藏,5609收藏,接下来我打算冲刺一万收藏,不知有人愿意陪我一起吗?
  ——————————————
  “我是邓布利多教授。”
  “‘教授’?”汤姆重复了一句,他露出很警觉的神情。“是不是就像‘医生’一样?你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她叫你来给我检查检查的?”
  “不,不是。”邓布利多微笑着说道,他的笑容很有亲和力,但是眼前这人似乎并不买账。
  “我不相信你。”汤姆说道,“她想让人来给我看看病,是不是?说实话!”
  最后三个字他说得凶狠响亮,气势吓人。这是一句命令,看来他以前曾经多次下过这种命令。他突然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盯着邓布利多,而邓布利多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和蔼地微笑着。过了几秒钟,汤姆的目光松弛下来,但他看上去似乎更警觉了。
  “你是谁?”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是邓布利多教授,我在一所名叫霍格沃茨的学校里工作。我来邀请你到我的学校——你的新学校去念书,如果你愿意的话。”
  听了这话,汤姆的反应大大出人意外。他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后退着离开了邓布利多,神情极为恼怒。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最好对付的就是有欲.望的人,但看此时汤姆与邓布利多的对立,恐怕不少人都会认为这次会面不欢而散。然而,邓布利多最后还是把汤姆“诱拐”到了霍格沃茨,而且并未付出什么,只是说了几句话,秀了一下魔杖和魔法。
  这两样东西,在汤姆·里德尔看来,其实就是一样东西——
  力量。
  十二岁生日还没到的汤姆虽然还不知道力量是好是坏,但已经有了对于它的渴求,因为他享受过,所以对于失去无法容忍,对于不如其他人,更加无法容忍。
  “所有的细节都写在信封里的第二张羊皮纸上。”邓布利多说道,“你九月一日从国王十字车站出发,信封里还有一张火车票。”
  汤姆点了点头,邓布利多站起身,又一次伸出了手。
  “我可以跟蛇说话。我们到郊外远足的时候我发现的——它们找到我,小声对我说话。这对于一个巫师来说是正常的吗?”在分别的时候,汤姆突然问道。
  “很少见,”邓布利多迟疑了一下,说道,“但并非没有听说过。”
  邓布利多的语气很随便,但他的目光却好奇地打量着里德尔的脸。两人站了片刻,男人和男孩,互相凝视着,然后两人松开了手,邓布利多走到了门边。
  “再见,汤姆。我们在霍格沃茨见。”
  这段记忆到此戛然而止,其实有点像看剪切过的电影,没头没尾,最后那句台词基本等于是未完待续,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而开头和中间交代的比如孤儿院一些人被坑了,汤姆对于那谁的不信任和敌意,疯人院什么的,其实等于到处都是坑,但稍微用脑子想想又都能推测的差不多。
  然而,推测和脑补的就算和正版一样,可是如果没有看到正版,没有看到由作者、导演、编辑鼓捣出来的正版,怎么都觉得少了什么。
  到了这里,其实测试已经完成,接下来应该就是对于阿斯克自己的实施。也算是费了些力气迫使自己不去继续赏阅汤姆·里德尔的其他记忆,把冥想盆清理干净之后,阿斯克用魔杖在自己的太阳穴轻轻点了几下,画了几个圈,然后念着魔咒从那里抽出一根银色的细线,小心翼翼的牵引到冥想盆里。
  阿斯克之前在抽取那三个人记忆的时候,其他两个人都是控制在最近几天,而汤姆·里德尔则是因为好奇使然多抽了一点,但是最后从那一大团中还是较为准确的抽取了最近三个月的某部分。
  来到这里也才两个月没到,阿斯克第一次下手抽取的便是来这里之前没多久的记忆。
  从冥想盆进入,阿斯克发现自己恰好出现在阿尔巴尼亚的森林,那棵被人砍断截走的大树之前,他看到自己,看到自己在检查附近的环境,寻找可能留下的线索,他知道自己没有收获,然后使用了那个坑爹的时间转换器。
  虽然知道这个过程是无法阻止的,但阿斯克还是觉得异常羞恼,因为经常坑别人的他居然稍不注意就被别人坑了。
  冥想盆忠实的还原了阿斯克的记忆,连带之后的几个小时无聊的时间也还原了,一直到重新出现在霍格沃茨的车站前。
  “今天是几号?”
  “今天是9月1日。”
  “9月1日……开学的日子。”阿斯克自言自语道,然后又问道:“今年是公元多少年?”
  “……1938年,今天是1938年9月1日。”
  “什么!”
  “1938年,今天是1938年9月1日。”
  一连串问答,阿斯克一边听着,一边四处打量着,可是当时在车站他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在自然也发现不了。
  冥想盆是以阿斯克的记忆还原场景的,也即是这里出现的一切都是阿斯克的记忆投影,换而言之如果之前他所经历的确实有问题,但是阿斯克没有发现注意,那么即便用冥想盆也是无法发现的。
  大概意思就是阿斯克的记忆是照着场景画画,画完之后用扫描仪扫描到电脑上,然后用电脑软件放大查找。
  然而,若是阿斯克画的画出了问题,那么电脑上无论怎么找也是找不到答案的。
  阿斯克很清楚这一点,但他也相信有求必应屋给的答案。
  其实阿斯克以前觉得有一种情节特别扯,那就是某人拿枪指着主角脑门,然后问主角怕不怕,主角淡定自然的微微一笑,然后巴拉巴拉扯一通最后说自己不怕。某人很惊讶,然后追问原因,主角很自信的回答:
  “如果你想杀我,早就可以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阿斯克其实并不是很理解一件事,那就是杀人的时间和早晚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想现在杀你,因为现在心情好,刚才心情不好;我就是想现在杀你,因为现在心情不好,刚才心情好;我就是想现在杀你,因为中午吃饭了,早饭没吃;我就是想现在杀你,因为中午没吃,早饭也没吃……
  阿斯克一直觉得,换做是他,估计这个时候会笑着点点头,然后叩动扳机,目送对方死不瞑目。
  “我本来确实不想杀你,但是你现在这幅样子比我还拽,真是不杀你不念头通达,本心不畅,必然心魔丛生,实力无法再进一步……俗话说阻人证道,犹如杀人全家,你阻我证道,我合当杀你全家以偿因果!”
  (以上出自我对《死亡开端》和《无限曙光》偶尔提起但却让我非常不爽的本心不畅、念头通达的讽刺,我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在说这件看起来很无厘头的事情。)
  有求必应屋不会给出毫无意义的回答,说来有点可笑,阿斯克现在所寄托的希望其实和他一直所看不起的那种情节其实本质并没有区别。
  他认为有求必应屋不会给出毫无意义的回答,因为这没有意义,但是是否给出正确回答和有无意义有关系吗?
  我就是想玩你,看你一副不爽但又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不行吗?
  当然行。
  阿斯克运气还不错,他寄托希望的对象并没有他那么丧心病狂,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正常人,也因此留下了一条出路。
  时间又过了一会儿,眼看剧情的主场就要转移到霍格沃茨城堡,阿斯克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出到底哪里不对劲了。
  “今天是几号?”
  “1938年,今天是1938年9月1日。”
  阿斯克有些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释然的笑容,原来如此,问题出现在这里,一个看起来合情合理但却有着致命问题的地方。
  “五十五圈=五十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