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说:哈利波特之存在  作者:进击de瓜子
  失踪两天,没做别的,就是玩,这点我很坦白,不会遮掩,最近几天D3活动,双倍盒子于是刷的很勤快。今天做了一天活动,早上七点半到晚上八点半,期间碰到城管、无业游民、刻薄的大妈、傻子、喝醉酒的闹事者等等,收获很大。
  然后,书评区那两个帖子,我删了,不是说我容不得别人说我坏话,只是也有读者说了,影响很大,很碍眼。
  我懒得去管发帖人是什么目的,也懒得管我删了它们帖子是不是就会被说心虚,对于一个混了贴吧这么久的人,删封一条龙无比顺手的瓜子,反正被骂也不是一次两次,表示抗压能力不说MAX也差不多了。
  之前不是没看到,而是觉得你现在说也没什么卵用了,而且我已经在前面的更新的开头做了回复,作了解释并且给了下架的建议。估摸着,如果你们按我说的,或者说按照你们的心意,此时应该也下架,看不到我此时说的这些了,感觉又废话了。
  总之,我删了,因为有碍市容,话说我今天因为这个理由被扣了五十块钱,城管干的好事。
  我就不扣你们钱了,也被谢我。
  最后,你们若是觉得有什么想和良……瓜子说,良……瓜子不介意奉陪到底(良辰体)
  ——————————————————————
  最先实验的肯定是那两个倒霉室友的,随便挑了一份,打开瓶塞,阿斯克稍微倾斜了一下手腕,然后用魔杖引导记忆丝滑落至冥想盆。
  这坨记忆像一块明亮的白银,不停地流动着,像水面在微风中泛起涟漪,又像云朵那样飘逸地散开、柔和的旋转,像是化为液体的光,又像是凝成固体的风。
  “挺漂亮的。”
  阿斯克赞叹道,他倒是有个想法,如果把记忆抽取出来,放在特定的容器里,那效果一定非常美。
  魔杖伸进冥想盆,轻轻地搅动了一圈,等到盆口以及周身密布的奇特符号和文字一一闪光并且达到最亮之后,原本流转如漩涡的记忆流逐渐减缓,银色的表面像是一面镜子,逐渐清晰,倒映着阿斯克的脸庞。而如果仔细观察,在这层表象之下还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其他景象。
  阿斯克下意识的凑近了许多,集中注意力之后,那些模糊的东西逐渐清晰,似乎是一间大屋子,阿斯克的视角就像是倒挂在天花板上的垂直俯视,他能看到的是两个脑袋,只有头顶,其中一个应该就是记忆的主人,至于另一个阿斯克认不出来。
  国际惯例,试验这种事情不能亲身体验,于是阿斯克便把早就准备好的试验品取出来,也就是一些小猫小狗老鼠这样的小动物。用绳子绑住它们,阿斯克把它们一个个的丢进去测试,就像钓鱼一样,过一会儿再拉上来,然后检测结果。
  应该说结果是很不错的,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之后便可以进行更进一步的测试了。
  像是洗脸一样,俯下身子,阿斯克把脸浸入冥想盆,他能感受到一股很明显的拉力,像是要把他拉进盆里一样。没有抵抗,阿斯克整个人就好像被冥想盆吞了一样,从这间屋子里消失,而等到他从漆黑混沌中脱离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他之前所观察的那间屋子里了。
  阿斯克抽取的记忆好像是这个倒霉孩子开学前被他老爸喊到书房训话的场景,内容又臭又长,几乎都是那个面容古板,一副未老先衰,瘦削的像是撑衣杆的男人在单方面交代。从恪守礼仪,好好学习到打好人际关系,拉帮结伙,就好像他要把未来七年要做的事情在今天下午一口气说完一样。
  “好了,你回去收拾行李,那些玩物丧志的东西就别带到学校去了。”
  一句命令多过关心的话结束了这个场景,只不过,想想开学第一天晚上那货从行李箱里掏出来的一堆玩具,阿斯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正义高一一英尺,邪恶就要高十英尺?
  反正只是测验,这种无聊的记忆,阿斯克也没兴趣,那个贪玩室友的前世今生,阿斯克更没有兴趣。
  时间到了,阿斯克退出了这个场景,这个过程就像是吸尘器吸垃圾,当然,我不是在说阿斯克是垃圾,而是在座的……总之,清理完冥想盆,阿斯克倒入了第二份记忆,这一次依然是先用各种小动物测试,然后阿斯克又是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了冥想盆。
  这一次的记忆,阿斯克也是懒得看了,大概就是小孩子打闹,然后两边都叫家长过来,最后变成两个家族的撕逼。
  “真是无聊。”
  阿斯克看着都快睡着了,若是他们动手打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或许那场景还值得一看,可是光打雷不下雨,放狠话但却不肯对着那人脸吐一口痰的吵架,那种事情看着就会犯困。
  靠在墙角发呆,在哈欠声中,阿斯克结束了这一次,回到现实之后,他几乎想找张床睡一觉再说其他的。不过,对于答案的追求还是让他打起精神,把最后一份试验的记忆倒入冥想盆。
  其实,有了这两次试验,阿斯克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手法没什么问题,他所截取的记忆片段也都是近期的,三个月以内。如果对自己使用,只要把那个倒霉的时间点左右的事情全部截取下来,放在冥想盆,理论上就能找到答案。
  之所以说是理论上,无非是有求必应屋这种东西,怎么说呢,它也是有极限的,并非真的就是有求必应。
  有求必应这种东西就像神是无所不能的一样,听着玩可以,当真还是歇歇吧。
  神是无所不能的?
  那无所不能的神能不能造一块你自己也举不起来的石头呢?
  如果你能造出来,可是却举不起来,那你就不是无所不能的;如果你能造出来,也举得起来,说明你造的石头并不符合要求;如果你造不出来,你真的是无所不能的神?
  同样,有求必应屋无法提供它无法提供的东西。
  所以这个冥想盆,呵呵,也只是理论上可以给出答案。
  汤姆·里德尔的记忆团比其他两个人多了许多,他们的是用试管形状的瓶子装的,而汤姆的则是用坩埚大小的桶装着的。
  比较了一下大小,阿斯克觉得如果一次性把记忆全部倒进去,那么冥想盆绝对装不下。反正也只是测试,而且重头戏是自己的记忆,所以阿斯克最后就取了一缕记忆放入冥想盆。
  “汤姆?有人来看你了。这位是邓布顿先生——对不起,是邓德波先生。他来告诉你——唉,还是让他自己跟你说吧。”
  这是一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装饰的小屋,只有一个旧衣柜和一张铁床,一个男孩坐在灰色的毛毯上,两条长长的腿伸在前面,手里拿着一本书在读。
  这就是汤姆·里德尔,未来的黑魔王,此时此刻他只是个受歧视的孤儿院的一名孤
  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的问题,对十一岁的孩子来说,汤姆的个子算是高的,黑黑的头发、脸色苍白。他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站在他对面的邓布利多,他的衣着相对于麻瓜的审美实在是有些奇怪。
  阿斯克坐在汤姆旁边的床上,两只手撑着床,身体微微后倾,举目打量着这间屋子。对与邓布利多的出现,他只是稍微惊讶了一点,因为邓布利多出现在这里确实挺有意思的,毕竟这只是一所麻瓜的孤儿院。
  “你好,汤姆。”邓布利多说着走上前伸出了手。
  男孩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去握了握。邓布利多把一张硬邦邦的木头椅子拉到里德尔身边,这样一来,他们俩看上去就像是一位住院病人和一位探视者。
  这是一次意义非凡的握手,邓布利多的身份也并非是探视者,至少,此时此刻,他心里所想的是把眼前这个孩子引入魔法世界,那才是他应该待得地方。
  许多年后,他或许会自责,或许会愤怒,可谓有一样情绪他永远也不会有——
  后悔。
  我并不后悔把你带入魔法世界,并不后悔教授你知识,因为那是你应得的,你本就属于那里;那也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是邓布利多,我是老师,我是霍格沃茨的变形课教授……这些,是我应该做的。
  我,邓布利多,并不后悔。
  只是不知道,汤姆,你后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