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说:哈利波特之存在  作者:进击de瓜子
  哦,稍微加快了一下剧情进度,毕竟这里不能花太久时间,只是过渡以及交代一些事情最后挖一下坑而已。
  看了一下时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今天我双更了(贱笑)。
  最后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
  ————————————————————————————
  梅乐思教授只问了这一个问题,然后便示意阿斯克可以走了。随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在午饭之前来到了校长阿芒多·迪佩特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除了校长以外,格兰芬多学院的院长、变形课教授阿不思·邓布利多也在。瞥了邓布利多一眼,梅乐思教授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只是过来坐坐,聊聊天而已。”邓布利多微笑着说道。
  “那你可以走了。”梅乐思教授似乎对于邓布利多有敌意,语气非常不友善。
  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阿芒多·迪佩特睁开眼睛,轻轻的用手敲了几下桌子,然后说道:“阿不思,你先走吧,我和嘉拉迪亚还有一些事情要谈。”
  “正好我也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格兰芬多那群小家伙好像又惹了一些麻烦。”邓布利多站起身告辞,而后离开了校长室。
  邓布利多离开之后,梅乐思教授坐到了邓布利多刚才所坐的位置上,眉毛一挑,问道:“他真的只是来找你聊天?”
  “当然……不是。”阿芒多·迪佩特靠在椅子上,懒散的舒展了一下四肢,“他想调到斯莱特林学院当院长,不过我没有答应他。”
  “去斯莱特林学院当院长……”梅乐思教授哼了哼,“斯莱特林的院长从来不会由其他学院毕业的人担任。”
  “没错,更何况霍拉斯干得好好的,没理由调换他。”阿芒多·迪佩特淡淡的说道,然后他看向梅乐思教授,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有了一点收获,不过没什么意义。”梅乐思教授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轻轻缀了一口润润嗓子,“我和格林格拉斯家族有点交情,虽然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个和邓布利多一样让我讨厌的小鬼确实是格林格拉斯家族的人,从相貌到性格,完全没有问题。”
  闻言,阿芒多·迪佩特有些诧异的问道:“一点问题都没有?”
  “没有问题。”梅乐思教授很肯定的说道。“我已经上门拜访过一次,得到的信息是那个小鬼一直都是这个性格,说他聪明,时不时做点蠢事,说他愚笨,但却天赋极高,学什么东西都很快……这是一个标准的坏孩子。”
  “没问题就好。”阿芒多·迪佩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前不久收到的那封信上面所说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就太糟糕了。”
  “那封信到底说了什么?”
  “未来会有一位黑魔王出现,滥杀无辜,坏事做尽,而且很不幸,他是霍格沃茨毕业的。”阿芒多·迪佩特没有隐瞒的意思,因为这种事情就算说出去也没几个人会相信,但阿芒多·迪佩特却相信了一半,因为那封信并不只是说了黑魔王的事情,还有一些其他事情。
  比如,几年后他会因为这个人而被迫辞职下台,因为那个人打开了传说中的密室,放出了里面的怪物,杀死了一个学生。
  信还是不信?
  此时说信又或者不信都不是明智之举,深思熟虑,谋定后动,不因为自己的主观情绪影响判断,这才是真正的明智之举。
  先看着呗,这便是阿芒多·迪佩特的处理方式。
  根据那封信,筛选出可疑对象,然后跟踪观察,确保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必要手段阻止他。
  话说回来,这倒也算是乌龙,阿斯克寄出去的信,可第一个上名单的却是他自己。
  知道家里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日常的信件交流足够,所以梅乐思教授问阿斯克的那个问题,就算回答正确也是毫无意义,回答错误却有可能出问题。而若是以为这样就可以过关,放松警惕,那么之后便会可能暴露出破绽。更何况,梅乐思教授已经去了格林格拉斯家族求证,这才是最要命的一点。
  阿斯克暂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人彻底摸底这件事,如果知道,恐怕他会对于自己没有立刻被人采取行动感到惊讶。不过,他现在已经很惊讶了,因为他收到了格林格拉斯家族的回信,信里的东西却让他不知道这到底算什么。
  阿斯克捏着一张空白的卡片,在卡片的背面还写着他此时的名字,瓦里安·格林格拉斯,这其实应该是一张照片,格林格拉斯家族留存的照片。阿斯克让他们帮忙寄一张照片过来,这只是预防一些情况的发生,但是却没想到受到的是这种东西。
  “空白的……”
  阿斯克一头雾水,格林格拉斯那边的人不可能不识字,而且是瞎子的可能性也极低,不可能索要照片却给了一个没有图像的卡片。
  很显然,这其中一定有阿斯克不知道的问题。
  时间也过了有一个多月,阿斯克也终于察觉出不对劲,他确实不知道使用时间转换器回到五十五年前会发生什么,或者发生什么才是正常的,但他能感觉到事情的真相和他最初的判断显然并不一样。
  从图书馆的禁书区找书倒不算难,有的是办法,而也不知道该说是运气好还是别的原因,等到阿斯克找到那本书的时候,他发现缺失的那一页并没有被人撕去,完好无缺。
  阿斯克翻到那一页,然后想也不想的就顺手把那张纸撕了下来。做完这些,他才反应过来,有些愕然的看着自己手上的书页。
  “不是吧……这一页其实是我撕的?”
  毫无疑问,这无疑又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无论此时心里有多少问题,阿斯克也只能压下,然后带着撕下来的那张纸回到自己的床上。
  之后的几天,阿斯克一直在研究着这张纸上面的东西,一直到差不多的时候,他便开始做实验。
  但凡有危险的实验,阿斯克都不会自己去做实验品,反正霍格沃茨学生多了去了,随便找个抽点记忆便是。不过,出于一些恶趣味,阿斯克把目标投向了他的室友,两个作者连名字都懒得起的龙套和重要角色之一的汤姆·里德尔。
  并没有花太大力气就获得了前两个人的记忆,放置在特制容器里面的记忆丝如同水银一般晶莹,但如果是用手去触摸却像是把手伸进雾气中,有些湿漉漉的,但却无形无质,无法持有。
  针对汤姆·里德尔的记忆抽取有些麻烦,但最后靠着生死水还是成功的放倒了他,最后抽取了记忆。不过,因为时间比较充裕,阿斯克抽取的记忆也就多了许多,几乎全部都抽了出来,好在不会影响到现实生活。
  一切都准备就绪,阿斯克便再次来到有求必应屋,这一次他是奔着答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