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说:哈利波特之存在  作者:进击de瓜子
  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运气,今晚上线,找到人带我大米,然后我进图前先用碎片换了点单手武器,看到有四把重型武器就拿去升级。
  结果前两把就直接出布刀一套了,虽然不是远古咯……
  运气还不错是吧,然后我6+2旋风蛮子,那伤害太美我不敢看,还是回去玩我的元素七相尼姑算了。
  本来就是,无脑刷只存在于低级,而且也吃装备,至于高级的话,洗洗睡吧。
  ——————————————
  “黑魔法防御课的目的是让你们学会如何应付黑魔法,在之前的课程里,我已经教过你们什么是黑魔法,对于一些常见的黑魔法也作了介绍,布置了作业……”
  嘉拉迪亚·梅乐思教授看了一眼桌子上堆着的作业本,然后拿起魔杖,轻轻一点,整个霍格沃茨一年级的作业本就全部焚为灰烬,下面的桌子却丝毫无损。随手把这些灰烬移进垃圾桶,梅乐思教授双手按在讲桌上,俯视着讲台下的一年级学生。
  “你们并没有把这门课程放在心上,在你们的作业里,我看到的是敷衍、粗心,但却没有看到你们对于这门课程的敬畏,对于魔法的敬畏。”
  一年级的菜鸡们显然被梅乐思教授镇住了,战战兢兢的看着虽然没做出什么暴力举动,但是气势逼人,能把人吓尿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此时梅乐思教授下巴延伸到喉咙的那道伤疤显得如此醒目。
  “作为一名退休傲罗,你们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这是我第一次提醒你们,也希望是最后一次。”梅乐思教授严肃的表情像是大理石雕塑,生硬、刻板,“魔法,不是儿戏,生命,同样如此。”
  教室里鸦雀无声,但却并不代表着学生们的内心也是如此。
  叮嘱、警告、训诫……从出生开始就不断经历的这些事情,到了某个时期,某个程度便不会再放在心上,也只有到了那一天,或许才能真正领悟那些良善之言的意义所在。
  这是限制,是画地为牢,是限制自由,但也是保护。
  若是不关心你的人,对你的死活,生活好坏与否并不挂念的人,他们是不会说这些的,而对你说这些的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并不是你所喜欢的那类人。
  曾经有人普查过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类历史上最错误的战略决定是什么。
  赞同度最高的答案是武力进攻德国,第二名则是帝国坟场阿富汗,前者坑了横扫欧洲的拿破仑和他的法兰西,坑了横扫欧洲包括法兰西在内欧洲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后者则是坑了世界上仅有的三个超级大国,分列一二,实至名归。
  这两件事发生的时候,有反对者吗?
  有。
  他们后悔吗?
  当然。
  有后悔药卖吗?
  怎么可能。
  梅乐思教授很负责,这对学生来说是很幸运的,但负责任的老师却未必会受学生的欢迎。
  至少,梅乐思教授就看到一个连面子工作都懒得做的学生,他把不屑写在了脸上,眼神漫无目的的逡巡着,显示他此时很无聊,也对这门课毫无兴趣,包括梅乐思教授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格林格拉斯先生,你对我刚才所说的有什么异议吗?”
  阿斯克稍微坐正了一些,然后摇头,说道:“不,我没有异议,您说的很好。”
  和老师对着干固然挺有趣,但却是没必要的事情,偶尔为之倒还好,娱乐怡情,天天追着人咬那就是疯狗所为了。
  “那么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一次的作业所有人的答案都几乎一模一样?”
  “正确的答案难道不是都一样的吗?”阿斯克歪着头看着梅乐思教授,反问道:“1+1=?这种问题,就算全班答案一模一样,难道就不正常了?”
  “确实如此。”梅乐思教授淡淡的说道,“但是我记得最后一道题是论述题,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那道题的答案也是大同小异吗?”
  “梅乐思教授,您问错人了,我怎么可能知道答案。”阿斯克眨了眨眼睛,“不过,如果我没弄错,这种题目好像您每年都会给一年级的学生来一份,也许他们是从高年级学生那里弄到了答案也说不定。”
  “多谢提醒。”梅乐思教授转过头看着其他的学生,没有人敢和他对视,全部都低着头像是鹌鹑一样老实,“那么,这一次的作业我会重新布置,一篇你们自己对于黑魔法防御这门课程的理解与思考的文章,不少于三英尺长,”
  “嘶!”
  教室里响起一阵吸气声,一英尺约合0.3米,三英尺即是0.9米,用羊皮纸写接近一米长的文章……这个作业量简直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尤其是对于教室里的这些新生。
  “你们有意见?”梅乐思教授冷冷的扫视了一圈,教室里重新安静下来,然后,他拿起书说道:“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你们每天只要写十分之一英尺,一点也不难。这一次如果还是无法让我满意,那么下次翻倍,直到我满意为止。”
  学生们满肚子牢骚和怨言,但却只能选择服从,因为谁也不敢保证如果梅乐思教授会不会根据心情再给他们加几英尺。
  阿斯克大概是没心没肺的那一些人了,反正搞定他自己的那一份并不难,就像梅乐思教授所说的,每天十分之一英尺,简直不要太轻松。然而,学生的尿性决定他们肯定会拖到最后才开始写,那个时候的难度就增加不知道多少了。
  但是,这又怪谁呢?
  这一节课,用心听课的人多了不少,黑板上的笔记、讲课的要点都认真地记了下来。这种情况就像是大学的时候,老师会说期末考试题目从板书里找一样,学生们无论情愿不情愿,无论高兴不高兴,最后还是会老老实实的抄,然后在考试前看,能做到这一步就很不错了。
  梅乐思教授上课倒是没什么可说的,大概就是带着学生学习课本知识,穿插一些他自己的理解和认知,偶尔会轻描淡写的展示一下身上的伤疤,介绍一下是怎么受伤的。
  对于这位值得尊敬的教授,除了他比较严苛,态度认真,眼里掺不得沙子,其他倒也没什么问题。要说喜欢,估计没几个学生会喜欢这个老头,但要说厌恶,可想想他所做的其实也是为了自己好,要真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恨了下去,那种行为只能用傻哔来形容了。
  “格林格拉斯,你下课后留一下。”
  下课后,阿斯克被留了下来,虽然不少学生都显得有些幸灾乐祸,但阿斯克倒不觉得梅乐思教授留自己是为了惩罚,毕竟这个老头是很守规矩的,阿斯克没有明显的违逆,他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喜恶对阿斯克打击报复。
  “您找我有什么事,教授。”
  梅乐思教授看了阿斯克一眼,然后问了个问题。
  “你爷爷最近身体如何?”
  阿斯克挑了一下眉毛,他现在很想耸耸肩膀,但是他接下来要回答的内容和这个动作有所冲突,于是就换成一副很困惑的表情。
  “我爷爷?他不是五年前就去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