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说:哈利波特之存在  作者:进击de瓜子
  压点更新,倒不是不能早一点,嘛,玩游戏玩到九点多开始码字,一边和人聊Q一边写,加上家里人时不时的过来一下,效率提不上去。
  收藏5470,比我想的快多了,好像5000收藏之后增加速度快了不少。
  书的问题,还是没反应,鬼知道起点想做什么。
  ————————————————————————
  汤姆·里德尔,几个月前还是普通麻瓜孤儿,如今已然是霍格沃茨这所魔法学校的一年级学生。
  魔法,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未知的领域,他好奇、憧憬着魔法的力量,如饥似渴。
  相对于那些没有资格接触魔法的麻瓜,汤姆是幸运的,相对于那些资质平平,不甚努力的同学,他是优秀的,但是当他碰到一个人的时候,在那个人的面前,他好像又变回了孤儿院的那个普通男孩。
  “今天的作业答案,一份两个银西可。”
  阿斯克从室友的手中接过钱,而后在公共休息室里众人诧异惊讶的目光中旁若无人的离开公共休息室,出去溜达。只是花了不到别人十分之一的时间,阿斯克就轻松的解决了今天的作业,其他学生却还要在公共休息室里把作业搞定才能去做别的。
  和阿斯克一届的学生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永远不用担心作业的问题,只需要付出对应的价钱,什么作业在阿斯克面前都是手到擒来。
  “虽然人有点……但确实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已经被阿斯克收拾过的两个室友即便在阿斯克不在的时候也不敢说他的不是,这是经历过惨痛教训的,但一边被阿斯克修理,一边又享受着他带来的便利,对于阿斯克的喜恶也变得模糊了。
  抄一份现成的和自己写一份,这其中的难度只有学生才懂。没过多久,抄完作业的两个人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看向了愁眉不展,冥思苦想,对着习题一筹莫展的另一个室友。
  “嘿,汤姆,这里有答案,抄完我们就可以去休息了。”
  停下笔,汤姆抬起头,眉毛依然紧皱着,看着室友好心递过来的作业本,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嫉妒与不甘。
  【我和他的差距难道真的这么大?!!】
  “汤姆?”看着汤姆好像走神,室友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道。
  汤姆勉强笑了一下,说道:“哦,放在那里吧,我等一会带回去给你们。”
  “嗯,我们先回去了。”室友伸了个懒腰,“上完魔法史,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唔,好困,我先去睡了。”
  “我们走了,汤姆。”
  两个室友都走了,阿斯克跑出去溜达了,只剩汤姆还在写作业。那份已经写好的作业本就放在他的手边,但是他却看都没看一眼,就当它压根不存在。
  或许很傻,但这是汤姆的坚持,他的尊严,他的骄傲。
  “真是无聊。”
  此时在外面溜达的阿斯克却没有其他人想的那么悠闲自在,他之所以选择出来无非是因为待在公共休息室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两个星期过去了,那本书他已经背下来了,但是至于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才明白不到三成,而且越看他越觉得这本书和他现在的处境没啥关系。
  该怎么说呢,大概就是你知道万有引力定律,知道火箭原理,但是你没办法把自己发射然后登上月球。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两个星期,阿斯克是越呆越无聊,于是今晚他便打算去有求必应屋走一圈,看看这个名字很牛逼很腻害的房子能不能帮到他。
  来到八楼,站在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阿斯克集中精力想着回到五十五年以后这件事,然后三次走过那段墙。一切都很顺利,墙上便会出现一扇非常光滑的门,阿斯克打开门走了进去。
  然后他回到了五十五年以后……才怪!
  有求必应屋确实是鲜为人知的地方,或者说知道的人有一些,但是进入这里的估计几十上百年都未必有一个,大概就和斯莱特林的密室差不多了。想到密室,阿斯克这才发现其是霍格沃茨还是有一些比较有趣的地方的。
  内部陈设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这里的很多东西阿斯克都非常熟悉,比如他找到送给赫敏一个小冠冕的雕像,只不过如今那里空空如也,也不知道是不是后来的人放在那里的。
  房子的正中央有一张桌子,上面有一个盆,像是石头材质,但经过打磨之后显得很光滑,如同玉石。
  直觉告诉阿斯克,这就是有求必应屋给他的答复。
  一个盆是答复?
  那要先看看是什么盆。
  走到桌子前,阿斯克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盆的作用,只不过他好奇的是给他一个冥想盆是几个意思,难道回到之前的记忆,也即是相对于现在五十五年之后,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离开?
  “玩我啊。”
  阿斯克嘴角抽了抽,先不说这个冥想盆到底有没有用,单单那个把记忆提出来的魔咒他就不会。而且涉及到脑袋和灵魂这方面的东西,就算是他也不敢乱来,就算想用冥想盆,那也得等到他学会提取记忆的方法。
  只是,这个东西谁会呢?
  霍格沃茨禁书区倒是有这方面的书,阿斯克见到过,但是不知道哪个缺德的把那一页撕了,只剩下目录上还证明曾经存在过。
  “算了,先去图书馆看看,兴许这个时候还没被撕了。”
  打定主意的阿斯克在有求必应屋里面又待了一会儿,到处转转,翻翻,确认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之后便离开了。
  只不过,那种讨厌的感觉又来了,阿斯克在关上门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又错过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烦!”
  出来一趟,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更烦了。
  带着脾气的阿斯克闷着头走路,谁知道走着走着却撞到了一个人。
  “邓布利多……教授。”
  邓布利多看了阿斯克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而后离开。
  目送邓布利多离开,阿斯克却没有动,摸了摸下巴,他的表情有些诡异,想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如果我把未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邓布利多,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呢?”阿斯克的笑容有些扭曲,“真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