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开个玩笑(第三更!)


小说:哈利波特之存在  作者:进击de瓜子

  阳光是明媚的,仅仅隔了一道海峡,和多佛港相距不过三十公里的加莱,这里有着法国独有气息,有的人称之为浪漫,有的人称之为自由,有的人称之为闲适……
“法国,这可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地方啊!”
站在加莱的大街上,阿斯克张开双臂,感受着和风吹拂过身上,带走疲倦之后留下的那种轻松自在。就在他闭上眼睛,有些陶醉的时候,原本趴在他脚下假寐的大黑狗睁开了眼睛,悄悄地站起来,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慢慢离开。
“如果能吃上一顿烧烤狗肉,那就更好了,你说对吗,布莱克先生!”
阿斯克睁开眼睛,勾了一下手指,已经跑出去十几米的大黑狗猛地摔倒在地,然后苦着脸在一根好像透明的绳子的拖拽之下回到了阿斯克的脚下。
“如果你不想再回到阿兹卡班,我奉劝你一句,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边,别想开小差!”阿斯克蹲下来,轻抚狗头,笑着说道,只是他的笑容里一点笑意都没有,看起来很僵硬,没有一点善意。
有善意才有鬼了!
要不是这只该死的狗,不对,该死的囚犯……总之,如果不是这个混蛋捣乱,恐怕阿斯克早就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他的初恋女友,他也不至于狼狈不堪的从摄魂怪手底下逃得一命,他也不至于让已经受伤多次的左手再次受伤……
归根结底一句话——
如果不是这该死的混蛋,阿斯克现在一定活得无比滋润!
“没错,都怪你,都是你的错!”
阿斯克对着大黑狗愤愤的说道,后者翻了一个白眼,一脸鄙视的扭过身子,用屁股对着阿斯克,借以表达他的不屑。
“呵呵,别忘记你的身份,布莱克先生。”阿斯克冷笑一声,飞起一脚提在黑狗的屁股上,只差一点就能踢到他的蛋蛋,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做蛋蛋的忧桑。“你最好不要惹我不开心,否则我会把你交给傲罗,我想这一次等待你的就不是什么无期徒刑,而是摄魂怪的亲吻了!”
对于阿兹卡班出来的人,用摄魂怪来威胁他们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一招果然效果拔群,大黑狗突然老实下来,也顾不得屁股还隐隐作痛,腆着脸贴到阿斯克的脚边,尾巴也垂下来,看起来很乖的样子。
“贱人,就是矫情!”
阿斯克耸了耸肩膀,大摇大摆的朝着远处走去,大黑狗微微抬起头,对着地面啐了一口,然后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夕阳西下,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惜现在不是九月初三夜,否则就能看到露似珍珠月似弓了。
对于阿斯克来说,这是很好的一天,不是吗?至于他身后的那只大黑狗是怎么想的,那和阿斯克有关吗?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
这次跑到法国,只不过是阿斯克随性之举,反正在英国肯定不舒服,那倒不如来这边散散心,玩一玩了。毕竟,法国可是阿斯克最喜欢的国家,这里有五颜六色,色彩缤纷的花,这里也有各种新奇美味的菜肴,这里还有热情大方的法国美女!
阿斯克或许还好一些,大黑狗自打进入热闹之处,他的口水就没有停下过,犹如一条小溪,天知道他是怎么制造出那么多口水的。
时间是夏天,人们穿的都很清凉,这条街也算很热闹。待得傍晚时分,天气凉爽,在家枯坐一天的人们自然而然的要出来转一转,法国女人的开放,热情大胆,阿斯克也算是见识了。
“呃,如果法国女人都这么热情大方,那上次碰到的是什么情况?”
阿斯克摸着下巴,他很自然的回忆起他与一个法国美女的认识过程,除了最后被她用石化咒定住,变成一尊雕塑在巴黎中心的一个广场上站了一天以外,其他的事情……呃,应该还是挺顺利的,双方都成功的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考虑到阿斯克一贯的行为作风,他给法国美女留下的印象显然……
路过一家冷饮店,阿斯克买了一支冰淇淋,舔上一口,凉到心里,甜到心里,美到心里,那感觉别提多棒了。脚下的大黑狗吐了吐舌头,咂了咂嘴,显然也想弄一支尝一下,只是现在的造型多少有些不方便。
阿斯克从口袋里掏出兑换好的法郎,低头看了一眼大黑狗,想了一下对老板说道:“给他也来一份。”
“没问题。”
很快,在路边的一张长椅上,人们会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阿斯克坐在椅子上,翘着一只腿,靠在椅背上悠哉悠哉的吃着冰淇淋,他的脚下,大黑狗用长长的舌头舔着装在盘子里的冰淇淋,时不时的用爪子摸一下刮到鼻子上的奶油,看起来也很开心的样子。
习惯于在别人痛快的时候给别人找不痛快,阿斯克笑摸狗头,低声问道:“阿兹卡班的伙食怎么样?从你这幅吃相来看,好像也不怎么样吧……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不选择自杀,别跟我说没条件什么的。生活在摄魂怪的恐怖笼罩之下,死反而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阿斯克成功了,他成功地让大黑狗陷入了对往昔的回忆中,好像突然没了食欲,大黑狗爪子一拨,装着冰淇淋的盘子就被他推到了一边。趴在地上,五体投地,微眯着眼睛,大黑狗的眼睛里居然泪光盈盈。
“我还真是一个坏蛋啊!”
阿斯克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三十二个赞,只见他微微一笑,手上的动作温柔无比,顺着大黑狗的脑袋一直捋到背部,循环往复。他张开口,声音温和可亲,说出的话却好似万箭齐发,射穿大黑狗已经血淋淋的心。
“出卖朋友的滋味怎么样啊?”
“听说波特夫妇对你很好,你被布莱克家族开除之后,是他们给了你容身之地,是他们给了你家人般的温暖……我很好奇,你的阿尼玛格斯真的是一只狗而不是一只狼?呵呵,都说狗最忠心,是人类的好朋友,可我怎么觉得你的心分明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的狼心呢?”
大黑狗的眼神犀利起来,他微微弓起身子,脸上写满了愠怒。他用轻微的磨牙声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愤怒,希望阿斯克能够识趣的闭上嘴巴。
没有人能够强迫阿斯克做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包括狗!
“啧啧,生气了?因为我说到了你的痛处?”
阿斯克用手在大黑狗的脸上拍了几下,换做是人的话就是抽了他几个耳光,这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羞辱了。大黑狗也不含糊,反身就是一口咬了下去,于是阿斯克饱经创伤的左手,才刚刚从骨折中康福就被大黑狗狠狠的来了一口。
“噗嗤~”
就好像肥美多汁的番茄被人跺了一脚一样,阿斯克的手上的血喷了出来,射在他的衣服上,脸上,头发上,也射在大黑狗的嘴里。
“小天狼星·布莱克,你也就这样了。”阿斯克好似没感觉一般,他只是冷笑,还摇了摇头,好像很失望一样,“你很厉害啊,毫不客气的出卖了最信任你的波特夫妇,一个魔咒杀了十几个毫无反抗之力的麻瓜,一口把一个十一岁的男孩的左手咬断……很好啊,你永远只敢对比你弱小得多的人展示你锋利的獠牙,对于比你强的人,你一定会真的像一只狗一样匍匐在他的脚下……”
大黑狗缓缓地松开了嘴,阿斯克的左手早已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干得漂亮,布莱克!”阿斯克举起左手,放在眼前端详着,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他居然还笑了起来,“这一口要的一定很开心吧,啊,我真厉害,我只用了一口就咬断了那个男孩的手掌,这下他可不敢再对我无礼了吧!”阿斯克用很别扭做作的声音说着,冷冷一笑,他用完好无损的右手在大黑狗的脸上又拍了几下,白皙的手掌沾上了鲜红的血液,触目惊心!
大黑狗只是咬着牙,紧闭着嘴,忍受着羞辱,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来啊,怎么,这次认怂了?呵呵,麻瓜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别人打你的左脸,你要把右脸送上去给他再打一下。”阿斯克用手强行扭过大黑狗的脑袋,逼着他与自己对视,同时用自己的右手在他的另外一张脸上拍了几下,“很好,你的右脸我也打过了,接下来换你了,我的右手你要不要也咬一口?”
阿斯克把右手伸到了大黑狗的嘴巴边,示威一般的摇了摇,可大黑狗紧闭双眼,咬着牙闭着嘴,默默地趴在那里,忍受着羞辱。
“哎,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阿斯克突然笑了起来,这一次,他的笑容里多了一点幸灾乐祸的元素。大黑狗慢慢的睁开眼睛,啪的一声,一个被咬炸开的西红柿掉在了地上,摔得稀巴烂。微微抬起头,大黑狗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然后他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比之以往都要愤怒的多的愤怒。
阿斯克用完好无缺的左手摸了摸下巴,笑容可掬的舔了一口冰淇淋。
“开个玩笑,你该不会当真了吧?”
大黑狗龇牙咧嘴,微微一笑,脸上写着的东西很简单。
“我也和你开个玩笑,你一定不会生气的吧!”
————————————————————————————————
最终,大黑狗还是没有真的给阿斯克来一口。
夜色渐深,街上的人越来越少,阿斯克靠在长椅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可是,大黑狗却没有一点睡意,趴在地上,凉凉的晚风拂过,很舒服。肚皮下的草地柔软无比,就好像趴在云端,飘飘欲仙。这里的环境比之阿兹卡班,不知道好多少,环境的不同或许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恐怕就是这里多了一点东西——
自由和希望!
为什么不在阿兹卡班选择自杀?
答案不是很明显的吗?
只有活着,才能有希望!
只有活着,才能去追逐希望!
只有活着,才能去把希望变成现实!
扭头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阿斯克,大黑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虽说夏天很热,但是海边的夜晚还是有几分凉意的,就这么谁在长椅上,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一定会很不舒服的。
现在的小孩啊,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
大黑狗默默地想到,看着阿斯克的睡脸,他犹豫了一下,这是一个逃走的好机会。无论是谁,无论他清醒的时候多么厉害,只要睡着了,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一阵微风吹过,阿斯克蜷缩了几分,他的表情宁静自然,口水沿着嘴角一直滴在长椅上,这一刻的他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十一岁男孩。
大黑狗猛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阿斯克,轻轻地转过身,小心翼翼的走了几米,然后放开脚步,迅速的没入了黑夜中。
“切,还是选择了逃跑吗?”
阿斯克微微睁开眼,月光如纱,给整片大地蒙上一层银白色,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一个平凡的夜晚,一个还算不错的夜晚。
“明天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