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杀身成魔


小说:剑指沧溟  作者:我叫独孤刘

  一声怒吼从外面传来,那吼声震得黑衣人头晕目眩,在巨大的声波之下,屋内的瓷器镜子齐齐破碎,更有一股狂风涌来,将屋内的蜡烛吹灭……
  黑袍人大骇之下,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尖刀移到后方,只听啪一声脆响,那柄钢刀应声而断。高个子目瞪口呆,下一刻,一股大力撞击到他胸口上,紧接着,他的世界旋转了起来,砰一声,砸在墙壁上的他在吐出一滩老血之后昏死了过去。
  房门洞开着,莫离站在门口迎着面前的这一片温暖的漆黑。
  灯火俱灭,可莫离看的清屋内的情景,此时,他恨不得挖了自己这双眼睛。汩汩流淌的鲜血浸润了干冷的晚冬,小紫躺在若萱怀里,一身的单衣被血染红了,红的宛若一朵掉落的花朵。
  “小紫”,莫离嘴唇轻颤,又惊又痛又绝望,跪在地上,伸手抚上她的面颊,竟出奇的发热。
  回光返照般的,小紫睁开了她的眼睛:“莫离哥哥?”她眼中精光闪烁,忽然挺起身子笑道:“莫离哥哥。”但下一刻,她动作骤停,身子软了下去,眼中纯洁明亮的光芒也逐渐的暗了下去,身体——在飞快的变冷。
  “小紫!”若萱尖叫一声,心痛的昏厥了过去。
  “小紫。”莫离泪如雨下,他感觉一个至亲的人就这样离他而去了,这种眼睁睁的看着却无所作为的感觉让他近乎发狂,他想狂叫,想发泄,在他胸膛里,有一股浓浓的烈火在燃烧。
  外面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听声音是刚才追出去的人又赶回来了。
  莫离砰地站起,面向门外,深深闭着的眼睛再次开合时俨然成了一双血眸,无边无际的杀意从眸子里扩散出来,在阴冷的黑夜里沸腾:“小紫,伯父,伯母,你们仇我会替你们报的,我发誓,我要将魔教通通杀掉,一个不留。我发誓。”
  黑暗中响起了一声脆响,是匍匐伺机而动的毒蛇亮起了尖厉的獠牙,高个子狰狞的面孔从他身后露了出来,满是嘲讽:“想杀我们?我倒要看看是谁杀谁。”他右手再次用力,原本深入莫离腰部的半截匕首又进入了半分,莫离身体巨颤,剧痛让他冷汗直流。
  高个子洋洋自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连爷爷我都不是对手,还想灭”,下一刻,他如小鸡仔般被死死地掐住了脖子。他身前的人已经转过了身子,原本幼稚的面孔扭曲着,红眸眨也不眨的盯着他,像是远古的魔王在俯视一只不起眼的虫子,冰冷而藐视。
  高个子蓦然的惊慌了起来,他手中的断剑还没丢掉,心中一狠,双手用力,再次将断剑插入少年的胸口,剑柄疯狂地转动下,滚烫的鲜血从搅碎的血肉中喷射出来,可高个子的心却泛冷——那人竟毫无痛楚似得,慢慢的将他拎起。
  冷冷的声音从齿缝间传出,如悠悠地狱中的索魂之咒:“宿魂血咒……”
  从虚无中生出了一阵风,吹在高个子的身上,他顿时如坠冰窖,更恐怖感觉到自己灵魂宛若冰天雪地中的一缕烛火,在这股看似不大的风中左右摇曳,随时会熄灭的样子。
  “这!”高个子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和死亡,他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双手使劲的掰动钳住自己脖子上的手,可是,那只手宛若钢爪一般,任他如何用力也纹丝不动。
  少年缓慢的从胸口中拔出那柄断剑,猛地扬起,夹着他血液的利刃毫不迟疑地刺进高个子的头颅,高个子身体巨颤,手脚下意识的四伸又缓缓地垂下,在生命飞速的流失中,他的身躯化作的一团火焰……
  身后的喊骂声终于近了,高个子那些奉命出去寻找童子不得的手下们听到了近处的吵闹声,知是首领找到了目标,便都齐齐返回,且都满是兴奋。他们可是听姓高的老小子说过,在这一家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若是能找到那个小丫头,那么这个小娘们肯定也会在,到那时,既能完成任务,还能……
  一个黑袍人腿脚快了一步,先别人跨进房来,可还不待他私欲升起,一团燃烧的物什已飘然而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下一刻,他剧烈的尖叫起来,整个人也成了一团火球。
  剩下的几人面色大变,拔起手中的刀,凶神恶煞的踹门而入,在被烧得已然不动黑袍人身上火光的明灭下,他们错愕的发现,对手竟是一个少年,只是此时的少年看上去有点恐怖,满身是血不说,煞白的面庞面向众人竟露出一副阴森的笑:“这次,我要杀个够。”
  一柄通黑的剑在他右手中凭空而生,他虚空一划,黑芒闪速间,那几人头颅齐齐而落。
  院门外更多的黑袍人涌了进来,看见屋里的莫离,悍不怕死的扑了上来……
  #######################
  烽火城最中心,一场盛大的祭祀渐渐拉开的帷幕。
  在一个用石块堆砌的巨大圆形祭坛上,魔神的石像被敬奉在最中心,在石像周围,20个身着长衣,或手握神龙杖,或举鹰头法器,或头上顶尊的巫师或跳或唱。
  在石像的正首方,一人手握着鸟头权杖,剩下的一人呈双手抚胸状。在他们身后,祭坛下匍匐而跪着满满的黑袍人,他们手心朝天,头触大地,偶尔抬起的头颅,面对神像也是满满的崇拜和疯狂。
  刀疤脸双手抚胸,看看天空,又望向前方的特使,面露一丝担忧:“大人,离尊上降临时辰还早,您,要不要休息?”
  特使不为所动,但他的身体却有些微颤,显然是有些吃不消。
  刀疤脸哀叹一声,继续观看着巫师们施法,半晌后又幽幽道:“我也没料到那老头子这么厉害,我们两个联手居然也不是他的对手。若不是……若不是您,我恐怕……”
  他身前的特使姿势没变,声音却已经冰冷的传了过来:“红绝,客气的话不用多讲,尊上明察秋毫,对于有过之人,他自不会放过,而有功之人,也不会错过,待他降临,我会为你多说美言,你放心便是。”
  刀疤脸好似轻松一口气,他有露出招牌似得笑脸,看着开始有微弱荧光闪现的巨大石像,自言自语:“那我就多谢大人了。”
  “那是什么?流星雨,流星雨来了。”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然后,更多的人抬起头,只见月光皎洁的星空,绚丽璀璨的白芒一闪而逝,划过一道旖旎的轨迹,然后又一道白芒闪过。
  更大的骚动将起,人群中的气氛变得敏感而激烈。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神降我世,泽被苍生!”更多的人跟着呐喊:“神将我世,泽被苍生!神将我世,泽被苍生!”
  祈祷声排山倒海,求生的欲望响彻云霄。
  “怎么会这样?陨石雨降落的时间比计划早到了半个时辰,难道尊上在天外天出事了?”特使发出尖厉的声音。
  “尊上洪福齐天,自不会有事,怕是出了什么变故,将计划提前了,我们要不要……”刀疤脸眼睛微眯,轻声说道。
  “恩,只能这样,祭奠开始吧!”
  在刀疤脸的示意下,高台上巫师们开始了下一环节,他们命令信徒们将收集到的童男女们放到石像下的凹槽内,机关扭动下,两侧的石板渐渐合拢,原本哭喊着的众多童男女渐渐没了剩下,取而代之,无数鲜血从缝槽里涌出,沿着石像底座往上爬升,空气中瞬间弥漫起浓浓的腥甜味。
  石像下的信徒们都是普通的百姓,此时见如此多的生命被残杀,竟没有一个心生不忍,反而神色兴奋,在强烈的求生欲望下,所有的道德和廉耻已经丝毫不存。
  特使扫视着麻木的众人,心中不禁涌出一阵恶心和寒意。‘人命至贱’,他这样想到。
  “大人,该您了。”刀疤脸适时的提醒了他。
  “恩,我知道。”特使收回了目光,面无表情的拾阶而上,此时,整个石像已经覆盖住了簿簿的一层血痂,在沉静如水的月光下,发出一丝妖异的光芒。
  巨大的卷轴再次从漩涡中露出,山河图中的万物随着卷轴的摊开若隐若现。特使伸出的手臂开始发颤,他原本已经受伤,此时又要集中精力控制山河图,若不是他天赋异禀且灵魂已经和山河图有了完全的融合,怕是如今就要耽误大事了。
  山河图已经缓缓的摊开,他仿若随意一指,水墨般的画面某处闪起了圈圈波纹,一个小黑点便从这漩涡的最中心坠落而出。那东西头顶有一处眼睛般的突起,身下有无数的根须,看样子就像长相怪异的人参。若是齐天在此,睁大眼辨认之下一定会大愕:这,这不正是当日弄得他们狼狈不堪的幽幻之眸--幽蕨么,咦,它怎么这么小?
  当幽蕨缓缓的飘浮到石像的头顶之上时,特使伸出手指咬出一道血口,挤出些许血液后,猛力一甩,便见血珠已然落在了幽蕨之上。不知他这血液蕴含了什么成分,原本黝黑的幽幻之眸竟瞬间变得通红,无数红色粉末从周身喷发出来,而天空也在此时云蒸雾滚,一个巨大的虚影如神灵一般显现出来,那虚影正是一只巨大的幽蕨,幽蕨发出一声怒吼,天雷滚滚,振聋发聩。
  特使冷哼一声,咬牙再次甩出一滴鲜血,幽蕨本体中喷出的红色粉末更多,那些粉末缓缓下降,撒在下方的巨大石像之上,融入其内而不可见,石像发出耀眼红芒,那半空中原本愤怒的幽蕨映象,已经不知在何时变成了魔尊的样子,一道红色光柱从魔尊眼睛中发出,不断扫视着已然再次匍匐在地激动不已的众多信徒。
  特使惨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魔引已备,只欠魔尊降临。’
  天空中的流星雨越来越密集,好似银河从天际而来。而石像持续不断的发出耀眼的光芒,几乎映红了整片天空,当第一颗陨石坠落在烽火城中时,石像发出的光芒骤然收缩,它周身已经恢复了漆黑的颜色,只有双眸出,流光滚动,宛若拥有生机一般。
  “哈,恭迎尊上降临。”特使喜出望外,跪在地上低下了头,在他身后,所有的信徒也都跟着呼喊:“恭迎尊上降临。”
  耳边忽然传来的破风声,特使楞然,再抬头看时只见一道肥胖的身影已经飞到了石像之前,闪耀着流光之色的短剑骤然出手,死死的插在石像的头顶之上,一声凄厉的嘶啸传来,石像原本精灵活现的双眼此时瞬间熄灭,石像轰然崩塌,而它身后的巨大身影也顷刻间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分崩离析。
  刀疤脸狂笑不已:“哈哈,我终于杀了你了。我报仇了。”
  “我要杀了你。”特使已然发狂,黑色巨弓从他手中显现,拉弓搭箭,眼看就要发射出去,在人群最后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吼叫,一个如魔神一般的少年手挥巨剑,在魔教围攻的人海中如虎入羊群、大杀特杀:“啊!杀,杀,我要杀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