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焉知奥妙无穷(七、生命)


小说:妖魅记  作者:洛逍
推荐阅读:  
  “人有九窍,妖兽胎生类也有九窍,却是不对等,之所以或智或愚,灵性还那么悬殊就在于开窍。开窍,便是命魂开化‘神明之心’窍,从而‘心灵’生,有真正的意志,才会主宰自己之命运。因祖先造化,我们人有先天优秀品质故而很自然开窍,遗传的玄机在奇恒之腑,所以又各具差异。当然还有后天因素,每个人的机缘际遇不同,也影响用心,究竟有多开窍,那就得各凭自己之造化了。”
  “造化,开窍,神明之心,生命之星,大地……”
  “相对于整个人的小宇宙而言,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为君者神明之心,相对于我们生存的整个天域而言,也就大地是颗有生命的星辰,水曜、金曜、火曜、木曜、土曜、风曜、冰曜七正尽管可以说也都是天子,但惟有大地是真命天子。”
  “神明之心对应天廷王部,血肉之心对应赤帝火部,都位于神洲大地,伏羲大神当初如此布局天下,果然是处处契合着玄机啊!”
  “那是自然。神洲——大地之心脏,每个人都只有一颗心脏,尽管区分了左右却不可割裂。神明之心和血肉之心,两者的关系肯定极其密切,真正你中有我,我中又有你。”
  “如此密切还能理清么?”
  “能呀!”端木琪飒爽回应,紧接着又道,“我们巫修称‘心肝之窍’,专指‘肝脏’合‘血肉之心’对应的双眼孔窍;而‘心窍’,特指‘神明之心’窍。天地间任何生命,只有心窍开化,认知就会变得精彩,才算真正脱离蒙昧状态。”
  “然则天地间,除了人类,其它的万物生灵,心窍开化又谈何容易。”林遥不由得感慨了那么句。
  “看来遥儿足不出户,却也见识不凡!”
  “…”
  “你那株水仙花能够成精、开窍,还得以结丹化形,确实稀世之极。”端木琪换口气轻快地说道。林遥紧张的心放松,原来姑姑是想到雪雅那小妖精了。
  “心肝之窍是双眼,开窍就是长心眼么?”林遥顿即来个问题以符合十三岁年龄。
  “可以这样说,没错,不大开窍的人,那便是缺心眼了。”端木琪在夜风里微笑点点头道。
  绿语湖面水波轻轻地响应着,聆然山峰很静谧,林遥一时之间拿捏不准如何接腔,当心言多有失。仰望着缥缈天穹,远眺着苍茫大地,幽暗难以掩藏山河壮阔,冥顽阻碍不了万物灵长,生命是如此玄妙。
  对于开窍,即使是林遥自己亲身经历的体会,也可谓感受颇深,诚然很有些见解,却又都只能放在心底里。
  “遥儿在书籍里读到心神、心灵、心窍,都没有精准定义吧!”
  “想想好像确然如此。”
  “医经有许多论述,其实都并未能够真正阐明心窍,因为只是晓得心脏属火,却不知为君者是对应整个大地,自然无法通透解析。再加上医者缺失对风曜冰曜的认知,见识难免混乱,所以《素问·金匮真言论》篇里有‘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以及‘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开窍于二阴’如此不清不楚之谬误。当然《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又有‘南方生热,在脏为心,在窍为舌’以及‘北方生寒,在脏为肾,在窍为耳’如此之言。自然《素问·解精微论》篇还有‘夫心者五脏之专精也,目者其窍也’这样记载。”
  “姑姑,在同一部医经,对同一个器官,却论断各异,那不是自相矛盾么?”
  “并非自相矛盾,而是各持己见。”端木琪说道,“因为《黄帝内经》并不是一人之作,也不是‘黄帝’轩辕氏时期之著作,实乃周代脱离巫修处世后的医家相继撰录成集,而周代尊夏,所以医书大多都冠名‘黄帝’。”
  “这些医书都是伪作么?”林遥随即又问。
  “不能那样子认为,溯源崇本,医家确实主要传承自黄帝一脉,尽管巫修在周代真的没落了。世人只知道阴阳五行,而遗忘了大地、风曜、冰曜,那个春秋战国时期不仅仅医家,诸子百家争鸣的天下观亦都残缺不全。我们生存之天域,玄机,奥妙,其实姑姑的师门,也没能彻底参透。”
  “彻底参透……”
  “还是说回心窍,只有知道跟心窍对应的是大地,才能够理清玄妙,不会混淆二阴窍、脾窍、肺窍、肾窍、心肝之窍。”
  “二阴窍、脾窍、肺窍、肾窍、心肝之窍对应着七正,而心窍对应大地,该当和日月对应的大脑相提并论才妙。”林遥话已脱口而出,收不回肚子里了。
  “不错,日月和大地为三辰,大脑,心窍,遥儿且论论。”端木琪语气十分从容。
  “还是姑姑说。”
  “简而言之,未开窍者行事受脑支配,开窍者行事才会由心主宰。”端木琪概述,静默片刻然后道,“大脑所记若心不在乎,就会很快忘掉;眼睛所视若心不在乎,哪会留下印象;鼻子所嗅若心不在乎,又岂知妖兽膻腥;嘴巴所说若心不在乎,如何言而有信;耳朵所听若心不在乎,那自然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自知,在乎,这就是开窍之心。”
  “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林遥念的是《礼记·大学》篇里所载之文字,接着莞尔而笑道,“难怪不明所以的医家,会对心窍在何处论断各异。”
  “遥儿说说心窍在何处?”
  “我摸到了。”林遥左手自然放在心口,“就这个窝子,方寸大的窝子,在乎,自知,却是宇宙也能够尽收其内……”
  幽夜苍穹之下,那淡淡的声音自有一股豪气直冲云霄,人不轻狂枉少年,顶天立地。
  晚风轻拂着脸庞,感觉微微凉,夏天里的星空从大地相望,银河之光越发璀璨。
  时光,从不曾停留。姑侄二人同处于小巫境,端木琪太在乎,无奈只得尽心指教,享受着为师的乐趣自然也感到吃力,即使将所学倾囊相授恐怕都要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