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7章 华夏国医在治病


小说: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作者:爱尚
  纤白的手指,闪着寒光的金针,原本只是华夏国医在治病,却硬让人感觉是一场视觉盛宴。
  紫若兮此刻紧紧抿着唇,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老人的情况太过严重,不是一下两下就能药到病除的,紫若兮需要医之灵加灵力一遍又一遍的帮老人洗刷郁结的病根一点点修复身体,帮他本已经不吸收的身体,一点点的吸收着药效,这位老人,可谓是她开始治病接诊以来,对她来说最大的挑战。
  紫若兮光洁的额头上不一会儿就沁出了一层汗珠,周围的人,以那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为首,都安静的等在旁边,没有人敢上前打扰紫若兮一下。
  而那个男人,似乎也格外的相信紫若兮,就那么安静的坐在一边,似乎从头至尾,就一点没有怀疑过紫若兮的医术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以后,紫若兮才忽然长出了一口气,直起了腰,白嫩的手腕习惯性的沾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才转头对坐在那边的男人淡笑着点了一下头。
  男人也终于再维持不住刚才一直强装出来的镇定,一下站了起来,看到老爷子气色好了很对,忽然对紫若兮鞠了一个躬。
  紫若兮楞了一下,笑道:“不必这样。”
  男人直起腰来,被紫若兮这笑晃了下神,随后又马上恢复了正常,他能托张云云找到这里来,自然也知道这女孩子跟张云云的关系,所以,也就是一晃神,便恢复了正常。
  此时跟着一起来的家庭医生,到前边检查了一遍老爷子的身体以后,也都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男人目光闪了闪,最终伸出右手到紫若兮面前,“谢谢容小姐,我姓谭,名叫谭子瑞,容小姐的大恩,我们谭家没齿难忘。”
  紫若兮勾唇,回握一下,“不客气,张云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谭子睿见紫若兮的豪爽,忽然笑了起来,对紫若兮点点头,上前去看爷老子的情形去了,老爷子现在呼吸平稳,面色微微带着点红光,看起来比来的时候简直不要好太多。
  “老爷子的状况稳定下来了,后边的用药,我会让张云云告诉你。”
  “好。”
  谭子睿等人并没有在这里呆多长时间,确定了老爷子可以继续长途奔波以后,谭子睿马上就又带着老爷子离开了秦川。
  直到众人离开,紫若兮才隐隐觉得谭子睿这个名字有点熟悉。“紫若兮,你忘了当今华夏建国以后的第一姓是什么了吗?”小鱼儿及时的在紫若兮脑海中提醒了一句。
  建国以后的第一姓?
  紫若兮忽然一怔,想了起来,谭姓,那在华夏建国初期绝对是最受人民尊敬的姓氏之一,不为别的,只为谭家曾经出过那样一位杰出的领袖,那这么说,那位老爷子不就是…
  想到此,紫若兮也基本确定了谭子睿和老爷子的身份,只是现在想想,紫若兮在治病的时候,居然连看都没看老人的长相,不由的心里苦笑一声。
  ——
  第二天一早,紫若兮还没打茶馆,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魏延在那边哀怨的说道:“老板,这边好像又有砸场子的!”
  紫若兮一怔,嘴角抽了一下,这砸场子是轮班来的吗?还是说,大家都觉得她煮雨阁好欺负,都想要来砸一砸呢?
  冷着一张小脸,紫若兮往煮雨阁赶去。
  到了以后才发现,今天这砸场子似乎跟昨天大不相同,一群人围坐在茶馆中,虽然看起来依然气势雄厚,但是明显不像是砸场子的。
  紫若兮一进来,坐在中间的男子回过头来,文质彬彬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但是却挡不住他镜片后那双眼中狠辣,看到紫若兮,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来到紫若兮面前,对紫若兮浅浅淡淡的笑了一下。
  “紫若兮,还记得我吗?”
  紫若兮眼睛眯了一下,“李兹阳?”
  男子脸上的笑终于深了深,“很开心你还记得我。”
  “你这是?”紫若兮指着李兹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一段时间了,很遗憾,回来以后听说叶姨已经不在了。”
  紫若兮甜甜的笑了一下,“没事了,很多年过去了,倒是你,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李兹阳一点点的跟紫若兮把他这些年来的经历讲了一遍,李兹阳的妈妈当年是叶敏的同学,却被李庆荣强迫,怀上的李兹阳,从生下他以后,他妈妈就一直计划着逃脱李庆荣的控制,这一计划就计划了很多年,到李兹阳六岁的时候,才在叶敏的帮助下,带着他逃到了国外。
  却不想到了国外以后,李庆荣为了找回当时唯一的儿子,竟派人到国外去暗杀李兹阳的妈妈,他的妈妈被杀,但是他却被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张云云给救了,之后,就一直跟在张云云身边,伺机回来寻仇。
  “原来是这样…”紫若兮叹了一声,“居然是张云云救了你。”
  “嗯。”李兹阳点点头,“我已经知道你跟他的关系了,现在青龙帮我是当家人了,紫若兮,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就好。”
  “好,必须的。”紫若兮淡淡的笑着,失散这么多年的小伙伴,还能从新见到也算是一种阴云。
  当天晚上,紫若兮回来以后给张云云打电话的时候,提了一下李兹阳的事。
  张云云只淡淡的说了句,是碰巧遇到。
  等紫若兮再想问的时候,那边张云云已经沉着声说道:“再说别的男人,我可要吃醋咯!”紫若兮忽然笑了起来,“原来孟叔叔会吃醋?”
  “唔,知道就好。以后少跟我提别的男人哦,尤其是什么青梅竹马的!”
  紫若兮揶揄着笑,听着那边张云云跟她打电话时下意识放的轻软的语调,总觉得这样的夜,格外让人心安。
  接下来的几天,紫若兮干脆停止了预约,一心一意的关在空间中配起药来,直到三天后,张云飞婚礼的到来。
  ——
  这天一大早,林菲可就用电话把紫若兮给催了起来。
  原本没她什么事的,却也早早的跑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