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3章 你看你都瘦了


小说: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作者:爱尚
  ?“你看你都瘦了。多吃肉。少说话。”
  魅江南站起来,神色是说不出的冷峻跟跟严肃。他说,“事情是怎么样,我无需向你们解释,请你们不要牵扯无辜的人进来。”
  说完,放下筷子也上了楼。
  费亚威这才缓缓靠在椅后,“你。刚才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妹妹向来说话都是脑子热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样。问你爸去。”郁羽雯也变得严肃。
  “姑姑。我就是问问你她知道的而已,事情真相是怎么样,我会自己去查证。我爸我妈的感情怎么样。我跟我哥都清楚,虽然算不上相亲相爱的那种,却也是礼仪相待,怎么现在闹到离婚的地步?”费亚威放下筷子也站了起来,“看来啊,今天不适合聚餐,你看那日历上写着,万事不吉。”
  “亚威,你去哪里?”费羽雯叫住这个小侄子,“你爸妈都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要出去吗?”
  “大人的事大人解决就好,牵扯到我们小孩子可不太好,我去赛车了。”扬了扬手,费亚威直接走了。
  “妈,舅舅舅妈的事就是我说的那个女人弄的,你去T城找她说清楚吧,破坏别人的感情算什么好人?她老公还蒙在鼓里,头顶都一片大草原了。”张旺安对着母亲撒娇,想着长辈过去说的话,就显得事情很严肃,紫若兮也会在意起来。
  “大人的事大人会解决,你在这里瞎操心什么?”费羽雯看着满桌的菜,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了,看着对面玩手机一直没有说话的费亚新,“亚新,你在家好好劝劝你爸妈,什么事都坐下来谈谈,好好解决,知道吗?”
  “嗯。”费亚新点了点头。
  费羽雯看了眼郁城荣,“回去吗?”
  “回去吧。”
  就这样,一餐饭,不欢而散……
  张旺安还想留下来凑热闹的,是费羽雯强行要求她最近只能住在家里,哪里都不准去,然后才幽怨的跟着回了关家。
  二楼,魅江南走进房间,卓于淑坐在梳妆镜面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即使到了这个年纪,她保养得很好很好,说是三十多,也许都会有人信。
  为了魅江南,她这么努力的保养着自己,当年甚至算计自己最好的朋友林秀芬,现在她人已经不在了,为什么,他都还放不下过去?
  难道,真的只有死了,没有得到的人,才会记住这一辈子吗?
  活着的人,就一直痛苦着,痛苦着?
  “江南,我为这个家努力了这么多年,配合着你的事业,努力成为站在你身边的女人,到了这个半老徐娘的年纪,你却要把我赶出费家,这样对我,你心里安吗?你就没有一点内疚吗?”卓于淑坐在那,从镜子里看着男人的身影,“到底是因为什么,你必须要跟我离婚?江南,二十多年了,你对我就从来没有喜欢过吗?”
  她委屈的质问着,看着她的委屈,魅江南脑海里全是林秀芬的身影。
  秀芬的委屈向谁质问过?
  闷声往肚子里咽,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说……
  “你们算计我们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结果了,不是吗?”魅江南清冷的回答着,“因果循环,你做慈善的时候,你最爱说的一句话,善人都会有善报的,不是吗?”
  所以,恶人也会有恶报。
  “好,当年是我鬼迷心窍了。”闭了闭眼,卓于淑不想再隐瞒这段真相,“我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但我没有说,也没有表现出来。”
  “你装得真好。”魅江南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装到谁都不曾察觉,这是有什么样的心机啊?想到林秀芬把她当好朋友对待,什么事都跟她说,跟她分享,还带着她跟自己的朋友一起玩。
  引狼入室,从来都不只是说说的话。
  “那我能怎么样?难道我要表现得我多喜欢你吗?秀芬她也喜欢你,她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抢她的心头好?何况,我看得出来,你对她有意思的,我只能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无所谓一样,跟你们做着朋友,但我的心思,却还有有人看出来了,山建他知道我喜欢你。”
  提到这个名字,魅江南眉锋一迸。
  “知道他喜欢着秀芬的时候,我们都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我们喜欢的人都喜欢着对方,我跟他只能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默默的守着自己的心。”卓于淑低声笑了起来,“可是,上天还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一个改变命运,改变着我们发展方向的机会。”卓于淑转了身,她看着魅江南说,“你知道吗?你跟秀芬的那一晚,我就在门口听着,你们的声音,像刀一样刮着我的心。”
  她红了眼框,跟魅江南的婚姻里,夫妻之事,永远都是一个位置,很简单,很普通,结束就睡觉,不会有任何的言语沟通。
  可是他跟林秀芬的那一晚,她一直在外面听着,知道他有多凶猛,持久有多长。
  “你终于承认了。”魅江南冷笑的说,“终于承认了那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的人不是你,而是秀芬。”
  “你这样对她,你心里过意得去吗?”魅江南向她大声呵斥道,“秀芬当你是朋友,最好的朋友,到头来,你却……”
  那晚两人都睡了后,应该是她到了房间里,然后把秀芬带到对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断了两人所有的可能。
  林秀芬觉得她脏了,配不上他了,才努力跟水山建演戏,最后离开了g市,一直在T城。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人都已经不在了,再说有没有后悔,还有意思吗?”卓于淑扯了扯唇角,“后来她有机会跟你说出事实真相的,可是她自己没有选择,自己放弃了,这不能怪我,我没有胁迫她这样做。”
  “后来的路,是她自己的选择,只能说,她眼光不好,选错了人,早落得一个这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