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8章 隔绝了她的视线


小说: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作者:爱尚
  “绪绪,不要看!”洪泽莉侧过身把紫若兮挡在身后。隔绝了她的视线。可是紫若兮却依旧在哆嗦。
  走过来的张艳艳也吓了一大跳!
  跳楼的事。在电视上,在网上看过很多。可是就这样发生在自己面前,可是第一次。
  她拉上紫若兮的手,发现紫若兮的手特别的冷,如同冰块一样,整个人站在那里,如同一个娃娃。张艳艳把紫若兮拉到一边,“紫若兮。”
  “是。是penny。”紫若兮感觉舌头都僵硬着。
  “我知道。我认出她来了。”张艳艳握着紫若兮的手,“别怕,这只是意外。只是意外。”
  洪泽莉立刻打电话给警察局里熟悉的人。交代了这里的事。
  低眸,看着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女人,血沾染了地上一大块地方,怎么这么傻?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挑着这个地方,挑着这个时候……
  penny,你是想干什么呢?
  想告诉我,是我把你害死的吗?洪泽莉冷漠的站在那里,什么话都没有说。
  很快,他打电话过去的人便过来了。
  这个时间点,根本没有什么人。
  即使警车来到这里,也没有人围观。
  人很快被抬上车,整个地方划出了警界线,为首的着制服的男人跟洪泽莉说话的时候,还是细声细语。
  一条人命,就这样没有了。
  紫若兮站在那里,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甚至想要呕吐。
  “安小姐,你先带绪绪上楼休息,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在警员走到紫若兮跟张艳艳面前准备说话的时候,洪泽莉对着张艳艳说了这么一句。
  紫若兮脸苍白毫无血色,连着眼神都毫无聚焦,可见被吓得不清。
  “嗯,我们先回去了。”张艳艳扶着紫若兮往电梯那里走去,紫若兮颤抖得更加厉害,在电梯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靠在张艳艳怀里的。
  “紫若兮,别怕。”
  “她昨天找过我。”紫若兮的心冷得不行,脑海里全是刚才看到的模样,penny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她浑身的汗毛都坚了起来。
  “那也不关你事,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自己想不开,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是她的决定,不是推动的。”张艳艳安慰着紫若兮。
  紫若兮却摇着头。
  一回到家里,就冲去了洗手间,胃里翻滚得厉害,可是却什么都吐不出来,一阵干呕,洗手的时候,头一抬就看到了面前的镜子,里面突然涌出一个人影。
  “啊……”紫若兮尖叫一声。
  张艳艳急忙跑过来,紫若兮整个人已经跌坐在了地上,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肩,嘴里呢喃着,“有鬼,有鬼,有鬼!”
  “紫若兮。”张艳艳过去扶着她站起来,“你别胡思乱想。”
  “张艳艳,刚才我看到她出现在镜子里,是真的,就在镜子里。”紫若兮不敢抬头去看镜子,却指着镜子的方向,声音里全是恐惧。
  张艳艳看着心疼极了!
  “别怕,紫若兮,我们不怕。”张艳艳扶着她往外走去,刻意避开镜子。
  扶着她到了房间,看到镜子,紫若兮就指着那里又重复着那一句话,最后张艳艳把那张梳妆台给转了个方向,镜面直接对着墙。
  “张艳艳,penny她死不瞑目,她昨天让我帮忙,让我劝洪泽莉跟她在一起,还说洪泽莉喜欢我,但是我拒绝了,我拒绝了,所以,她想不通,甚至在我住的这个位置跳楼,张艳艳,她……”
  “紫若兮!”张艳艳打断她,“跟你没关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紫若兮呆呆的望着张艳艳,眼里的惊恐没有退去,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再说话,坐在床上,曲着腿,双手紧抱着自己的膝盖。
  她不敢闭眼睛,可是即使是睁着眼睛,脑海里都是刚才看到的场景。
  penny那么眼睛,撞击着紫若兮的心,让她惊慌害怕,内疚,愧疚,还有懊悔。
  那天,她该答应penny的。
  如果答应了,今天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紫若兮,这么晚了,你也累了,先睡觉吧。”张艳艳试着扶着紫若兮躺下床,可是她刚躺下便挣扎坐了起来,“我不累,我不想睡觉。”
  “张艳艳,要不你先休息一下。”
  张艳艳去洗了个澡,便上了床,紫若兮依旧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紫若兮,每个人的命都有它的定数,这都是上天的安排,跟我们人没有关系,你只是拒绝了她,你不是拿着刀逼着她跳楼,这跟你没有关系,别想这么多,我们睡觉吧。”
  “你先睡,我再坐一下。”紫若兮轻轻的说。
  张艳艳去关灯,房间瞬间一片黑暗,紫若兮急忙说道,“不要关灯,不要关灯。”
  张艳艳又把灯给开了。
  室内瞬间一片光明,紫若兮的脸因为关了一下灯,又变得煞白,张艳艳握着她的手,靠在她身边。
  没有说话。
  也许太累了,最后熟睡了过去。
  紫若兮静静的坐在那里,走到房间窗户那里,往楼下方向看去,看到警车还停在那里,洪泽莉跟刚才那名警员也在那里。
  她望着刚才penny掉下来的那个位置,浑身的神经瞬间紧紧绷了起来,胃里那股翻涌的感觉又来了……
  整整一夜,紫若兮都没有睡觉,就这样坐了一夜。
  张艳艳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紫若兮还保护着昨晚的姿势,有些心疼的叫了她一句,“紫若兮。”
  紫若兮缓缓转头,眼睛里布满红血丝,她看着张艳艳,被恐惧占据了整夜的心这一刻,突然之间冒出股别样的滋味,“你说penny会不会回来索命?”
  “你别想那么多。”张艳艳也坐了起来,伸手去摸紫若兮的脸时,特别特别的烫,“你着凉了。”
  “张艳艳,penny是被我害死的,昨晚,她看了我整整一夜,一直说是我没有答应她,所以,她才会选择自杀,是被我逼的。”紫若兮边说,整个人反映特别的大,像压抑了整晚的情绪面临着崩溃边缘一样。
  张艳艳已经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