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8章 是不太适合


小说: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作者:爱尚
  “是不太适合,下次不要了。”紫若兮从他身边走过,想把花还给他,最后还是没有给回他,“这花,我就当是观众送的。”
  “……”秦天盛。
  外面的表演还在继续,紫若兮换了衣服,把眼角的梅花擦去后,就到了刘小雅他们位置这边。
  看到紫若兮,刘小雅问的第一句就是,“妈妈,爸爸呢?”
  “爸爸有事。”
  “妈妈,爸爸是向你求婚了吗?是不是要结婚了?”刘小雅又问。
  “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这么关心大人的事啊?保持安静,好好听曲子。”紫若兮食指挡在刘小雅唇边,作了一个嘘的手势。
  刘小雅这才安静下来不说话。
  因为孩子在,所以紫若兮并没有等到结束后离开,时文九点钟就被紫若兮抱着睡着了,最后静静的离开。
  张艳艳一直跟在紫若兮身边,从紫若兮下台后,只对她说了一句话-很成功。
  紫若兮心里隐隐也知道原因,却没有主动去问,刚到停车场这里,就看到秦天盛的车子停在马路上,对着她们按喇叭。
  “爸爸!”刘小雅快跑了过去,叫得特别大声,可以感觉到她很高兴。
  很快,秦天盛牵着刘小雅向紫若兮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把紫若兮抱在怀里的时文接了过去,“我在车上等你。”
  宽大的停车场里,只剩下紫若兮跟张艳艳。
  “张艳艳,你有话对我说,是不是?”紫若兮打破俩人之间的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感觉两人之间好像有了隔阂。
  深深的看着紫若兮,张艳艳眼里的情绪无比复杂,“紫若兮,你怎么能这样伤害宫风驰。”
  对于这一点,紫若兮解释不了,看着张艳艳。内心也是很难受,“张艳艳,我很抱歉。”
  “他现在已婚。”张艳艳再次说出这个事实。觉得紫若兮一向聪明,有自己的主见,可是在感情上。也总是一头撞,不顾及任何后果。
  “我也不说什么了。”张艳艳往那边看了一眼,觉得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两个的亲生爸爸,摆在那里的关系。这辈子都不可能发割舍的血缘关系。
  “你好自为之吧。如果真的跟宫风驰没有未来。就不要再给他希望,这几年。我看着他怎么对你好,连我这个旁人都受了感动,紫若兮,放过他吧。”说完,张艳艳转了身,穿着的长裙在紫若兮面前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接着听到关门声。车子从她身边使过,耳边是张艳艳最后说的一句话。“我也希望你能幸福。”
  幸福。是秦天盛给予吗?
  紫若兮向着那辆黑色的车子走去,远远的,听到刘小雅在那里叫她。“妈妈。妈妈。”
  刘小雅很高兴,因为好些天没有见到爸爸,现在在这里见到,能想像到他的激动。
  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刘小雅却像一个话匣子打开,一直没有停下来。
  “爸爸,你好久没有来看我们了,你知道不知道我跟时文都非常想你啊?我们想睡觉前可以听到爸爸给我们讲睡着故事。”
  “爸爸,你是不是很忙啊?忙着去赚钱,给刘小雅和时文交学费啊?”
  “爸爸,马上就要国庆了,爸爸,到时候,你带我们去哪里玩啊?”
  很多问题,刘小雅坐在副驾驶位那时里,转过头看着秦天盛的侧脸问道,越看爸爸,刘小雅越觉得爸爸长得好看。
  时文长得像爸爸。
  “爸爸,要是我是男孩子该多好?”
  “嗯?”紫若兮很沉默。
  第二百零一章吾家有女初长成
  秦天盛转头宠溺的看了眼刘小雅,“为什么这样说?”
  “这样,我就可以跟爸爸一样帅气了,等我长大后,我就找一个像妈妈一样温柔贤惠的女人做老婆啊。”刘小雅说得理直气壮,一本正经。
  这话,让秦天盛嘴角紧紧绷紧……
  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他有种吾家有女已成长,待嫁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一涌出来,秦天盛心里就不舒服了。
  压着什么东西似的,让他浑身不自在。
  刘小雅都已经要10岁了。
  而他错过了她的成长的几年,对她小时候毫无所知,以前还从江家那边得知,刘小雅从小不会说话,说是有自闭症。
  “刘小雅。”秦天盛一开口,声音紧紧绷着,“爸爸以后会努力陪在你们身边。”
  后面的紫若兮一顿,唇角微不可闻的弯了起来。
  听到这话,刘小雅特别的高兴,也不顾爸爸在开车,身子往他身上靠了靠,“爸爸,我最喜欢你了。”
  就这样回到了家。
  给时文抹了个澡,放在床上又睡了……
  刘小雅一定要让秦天盛讲故事,紫若兮听着低沉的嗓音从房间里传来,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温馨跟满足。
  桌上的手机响了一下,收到一条短信。
  未知号码发来,紫若兮滑开短信,心蓦然沉到谷底,短信只有四个字-你食言了。
  就像一双眼睛在她身后,注视着她所有一举一动,稍稍有偏差,对方就来提醒。
  紫若兮望着这几个字,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房间里,还能听到父女两的笑声,她可以不接近这个男人,但孩子呢?
  孩子需要爸爸,是真的需要爸爸。
  手机又响了下。
  我的耐性有限,这是最后一次。
  带着警告的话语,紫若兮想着那天拍下的照片,只觉得身后发凉,如同一条冰冷的蛇在她身后爬着,阵阵寒意。
  “站在这里干什么?不凉吗?”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秦天盛站在那里,紫若兮赤着脚,脚踝一暖,低头看到骨指分明的手握着她的脚,灼热的感觉让她要抽回来。
  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柔让她无法适应。
  “我自己来就好。”紫若兮弯腰拨开他的手,自己僵硬的把鞋子穿好,“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这是在赶人。
  毕竟,他不适合呆在这里,即使这里有空的房间。
  “嗯。”秦天盛很配合的应了声。
  紫若兮诧异了一下,随着对着他笑了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