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1章 她的意思是叫自己倒酒吗?


小说: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作者:爱尚
?
  然后并没有给他们倒酒,而是恭敬地将溪婉酒瓶放到了紫若兮的面前。
  “小姐请用。”穿着华美韩式裙装的女侍者微笑道。
  紫若兮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她的意思是叫自己倒酒吗?可,自己现在并不想喝酒。
  女侍者看到紫若兮的惑虑,微微一笑,“小姐还请你倒酒,没准会有好运的。我们这边对尊贵的情侣们都有馈赠。试试运气也好啊!”
  呃……情侣,她是误会了。
  再看看慕容俊,一幅悠哉游哉的样子,似乎对她们的谈话并不上心。
  好吧,看看也无妨。尤其是这女侍者的笑容这样的亲切,自己不倒酒,她显然是不会罢休。算了,就是倒一杯酒而已……反正,她也不喝。
  紫若兮脸色微有尴尬,伸出纤臂,双手握住瓶颈和底部,微微倾斜。对准自己身边的一个玻璃杯,哗啦啦一阵流水的声音。不过好像在倾斜时,有什么东西响动,一个没注意,“叮咚”轻轻一响,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掉入到了杯中……
  呃……
  紫若兮是顿时怔住了眼神,大眼一怔不怔地盯着那杯中的东西。那是……
  天啊,那是一枚戒子!
  马上,一阵错愕地抬头,在对上慕容俊的金瞳时,他仍是优雅地惬然。她瞪大了眼睛,还没开口说话。
  “还有吗?就这吗?来,我来倒”慕容俊说罢,站起身来,走到紫若兮的身边,夺过她有些怔住手的酒瓶,哗啦啦地水流接着又是更轻盈叮咚的金属声音。简直像变戏法似的,一串铂金的亮光燃进了她的眼底。
  呃……
  紫若兮又惊愕了。他搞什么?他到底想搞什么啊!天啊,不会是求婚吧!怎么看怎么都那么别扭呢!
  汗死她怕他开口说话,她的冷汗都浸上了脊背。
  “恭喜二位,百结连闽之好。”女侍者说完,便谦恭地退了开去。
  留下一脸赤窘的紫若兮还呆座在原位。怎么也想不到,一顿饭竟吃出来一枚戒子和项链。
  慕容俊用一旁的叉子伸入到杯底掏出那枚戒子和那条项链,两件东西都沾满了酒气,这会正莹莹地闪动着晶莹剔透的珠光。仿若那蔓纱珠华点缀在其间,璀璨夺目,这两件东西瞬间也抹杀了一切的事物!
  “阿俊,这真是太搞笑了……呵,没想到,吃个饭竟有这玩意,这家店还真有创意!”紫若兮有些不太自然地先开口了。她知道,也许,这是她并不知道的。但不管怎样,她都不会收。
  慕容俊倒是没有答话,只是望着她的美颜沉吟了几秒钟,忽而一把捉握住她的手腕。
  “阿俊”紫若兮惊恐地道,但要收回手臂又做不到,他捏得太紧,下一秒,那枚闪亮的钻戒硬生生地套牢了她的右手无名指。紫若兮看着顿生骇颜,她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接受……惊慌失措地言道,“不行,不行的……”
  “别动,它很美!紫若兮,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能答应我,但我请你不要取下来,不要取下来”慕容俊几欲讫求道。
  可是。
  紫若兮在挣脱他的下一秒钟时,硬是将那枚戒子用指根脱了下来,怔怔地放在桌上,然后霍地站起身来,几欲要走。
  “紫若兮……”慕容俊唤了声,一把扯住她的手臂。接着下一秒,凑近她的耳畔,“坐下来”
  紫若兮挣了挣没办法。但还是倔强地站着,不去理他。他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强求她,他难道不知道那代表的含义吗?怎么可以这样轻易地给她戴戒子,他是随便的人,可,她绝不是!她玩不起!
  “你不坐是不是,是不是要我吻你抱你”慕容俊痞气地说道,说实话,现在他可是有些气节了,她竟然把他亲手戴上的戒子给取下来了。靠!这是明显的又在挑衅他。他慕容俊到底有什么不好的,根本就不比那个什么乔俊烈差!对方有的他一样有。要钱有钱,要权有权,有貌有貌,他就搞不明白了,哪点就不如乔俊烈了?!
  听了这话,紫若兮无疑是也气节了,脸膛上涨得红润润的,不可思议地回过脸来看着他。她该想到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君子,俨然一个痞子一个伪君子的纨绔形象。
  但,好歹她还是看清了这是什么地方,在大厅广众之下,她还是要低调些好,不然他真的那样做,她简直会疯掉!
  紫若兮一声不响,郁色沉重地坐回了原地。
  “这就乖嘛!”慕容俊夸赞道,随即拿出桌子上另一件东西。递到她眼前。
  紫若兮低睑着眼眸,可是她仍看到那件东西。这是项链,可,她一样也接受不了。
  正欲拒绝,可对方的速度似乎更快,立即一手牵一边,绕开她的头部,来到她的身后,一双深邃的黑眸子别具深意的透着光……
  “不,不可以的,阿俊,我不可以接受的”紫若兮又拒绝道。手拂上那根项链,想往下扯。可惜晚了一步,慕容俊站在她身后,微低着头,手指拨弄两下,已将扣子给扣上。
  “我说可以就可以,这件东西再不能取下来了哦!你要是取下来,我真的会生气的,紫若兮,你可不要再惹我生气了哦!”慕容俊带些警告性的语言飘浮在耳畔。
  紫若兮有些愕然。她真的不想接受别人的馈赠,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是欠了他的吗?她不想接受这份情,可,难以拒绝,也难以抗拒
  终于,化为心底绵长的叹息。
  她的手拿了下来。
  “呵呵,这样就对了嘛,看,多么漂亮,紫若兮,你的脖子好美,戴着它很适合。”慕容俊毫不掩示地夸赞道。看着自己精挑细选的东西戴在最爱的女人身上,甭提那心情了,可是一百个爽歪歪!
  慕容俊又拿起桌上那枚她未收下来的戒子,忽而套在了他自己小手指上,那本来就有两枚男式戒子的手,再套上这个,更显得有些燃眼了。